CCTV节目官网-CCTV-2 滔滔不绝(停播)

《滔滔不绝》 20131108

来源:央视网2013年11月08日 23:12

努力加载中,请稍后...
努力加载中,请稍后...
分享到: 手机观看
点赞 收藏 评论 客户端看 安装央视影音客户端,随时随地给你精彩!
相关稿件


  主持人窦文涛:

  今天一开头,我得严肃批评一下《爸爸去哪儿》这个节目。星期五晚上十点,孩子应该早睡。你这个时间播,成年人没办法跟孩子一块看这个节目,所以,播出时间不对。这个时间,还是应该让成年人观众看著名的成年人节目《滔滔不绝》的时间。而且,《滔滔不绝》今天我也真是想讲讲孩子。

  有一个作家,在我们年轻的时候对我们挺有意思,叫王朔。冯小刚说王朔很极端,他也有些话真是很刺激我,比如说他有一个奇怪的逻辑,说天底下的孩子都不欠父母的,所以,他说父亲、母亲你要是打孩子,他特别的不能容忍,从他这种激烈的程度,你可以感觉到小时候他被揍得不轻。所以,他说父母生孩子,孩子凭什么欠你的?你生我之前,你问过我同意吗?你问过我愿意来你们这世界吗,说不定我不愿意呢,你没征求过我的同意,你就把我生出来,而且孩子小时候那么样的可爱,他给你父母亲的快乐,早就把你们之间的债务抵了,他不欠父母的。相反,父母永远都欠孩子的。他这个逻辑离经叛道,按照王朔的逻辑,成年人都有病,你怎么知道怎么教育好孩子,你怎么有把握让孩子过平安、健康、快乐的一生,在咱们今天这个不堪的世界上。后来我知道,世界上有一种病叫“婚姻恐惧症”,我这个也是一种病,叫“孩子恐惧症”。

  这两天恐惧症犯病了,为什么呢?因为我听到一个新闻,我看到一张照片。咱们的孩子,有一个小男孩跳楼了,从30层楼上一涌而下。这个父母亲抱头痛哭,谁能够承受这样的事情?我们刚刚跟他的父母亲用电话聊了聊天,这个时候,爹妈讲的话自然是非常的主观,但是光听到他们的声音,就让我特别神伤,而且您可以特别听一听,他们把这件事情,这个悲剧归咎于什么,您可以听听。

  电话采访小军军父亲:

  这个班主任老师,新换的班主任老师,不但打骂孩子,而且作业比以前多的多,要求也比以前严格得多。我们这两个家长,我跟他老妈商量这个事情的时候,心里感觉非常不舒服,这个老师功利性太强了,叫学校换班主任老师,这样不行。没想到我们还没有做这个动作,就发生这个事情,这是我们觉得非常非常痛心的。有了这些事实的经过和孩子们的表现,我还要说一句就是,我们一直教育他要诚实、听话,确实就是因为他太诚实,太听话了,也许调皮一点,不理老师这么一个东西,也许都不会造成现在的悲剧。我想孩子更多的是,就是中国式教育,这种功利性教育,一天到晚学习,一天到晚都是为了争取第一名,争取第二名,学校就是这样的,家长也跟着要跑,没有办法,即使发生这样事情的时候,很多家长都没有意识到这个东西,还认为学校做的对,还一直跟着他跑。所以说这就是一种功利性教育的悲剧。

  主持人窦文涛:

  这个事怨不怨老师,怨不怨学校,咱们等会儿再讨论。目前这也只是他父母亲单方面的申诉。可是至少你可以感觉的到,孩子死了,父亲头一句话说的是什么,“中国的功利性教育”,这是积怨已久啊,还要当第一名吗?还要拔尖吗?还要千军万马挤独木桥吗?作为中小学生也是这样,排第几排第几,这成了他一个挫折感的来源。到现在,我见到好些小孩儿,我不知道是因为玩电子游戏玩的还是因为什么,唯一的目标就是我要当第一,我要当第一,我要当不了第一,就哭哭闹闹,怎么都不罢休,弄的大人都没有办法。那天,我就跟一个小孩儿讲了一句英文,我说叔叔告诉你,No.1没什么劲,你要当Only one。你不要当第一名,你要当唯一一个,对吗?你可以自己弄一个《滔滔不绝》嘛,你可以走一条只有自己一个人走的路。我觉得今天咱们中国成功的标准,实在叫一大俗。

  视频小短片:汤姆猫版《学生伤不起》

  没有自由,只有压迫和规章制度,是学生。是谁没有发言权、地位、反抗的权力,而只能服从,是学生。是谁付出了辛勤的汗水,拼尽全力,换来的是一张会遭到鄙视、责骂的成绩单,还是学生。小学六点多就要起床,有没有?大冬天天还没亮就要去上学,有没有?学校要求七点半就要到校,安排八点到校会死人吗?放学回家,各种家庭作业,周末是各种兴趣辅导班,就为了获得几张证书、重点初中。进了初中才知道,小学那算什么苦啊,周考、月考、大考、小考外加英奥、数奥,苦逼的我变成了鸭子,整天被老师填啊填啊填啊,终于鸭子我下了一个蛋叫“压力”,老子的压力比山大。终于考上了重点高中,才知道初中那点作业算个鸟啊,高中的科目五花八门,文科理科全部要学,课桌上的各种书本资料堆积成山,这时,我已不再是鸭子,而变成了鸵鸟,下蛋已经不是“压力”,而是“鸵蛋”。

  主持人窦文涛:

  咱们刚才说的Only  one,可以告一段落。我接下来还是想回到这个可怜的小孩子。这个小孩子一连这么多天,我看着关于他的报道,我的心里一直就很不舒服,最让我不舒服的,恐怕也是最让全社会不舒服的,是他在跳楼的30楼上留下了语文课本,上边这孩子有句话,您记得这句话吗?他说:“老师,我做不到,跳楼时好几次我都缩回来了。”你想一想这个孩子当时在跳楼的时候,他的这种徘徊犹豫。关于这句话,现在可是不得了了,争论太激烈了。孩子一去不复返,他不知道他给大人们留下的这句话够多么狠。他的那位老师现在在重压之下,我看也已经濒临崩溃了。他的这个老师看见小孩儿的遗体,当时就昏过去了。这句话狠在哪儿?现在有两种猜测,有一种猜测我建议大家不要采纳,因为太可怕。这种猜测关系到一种谣言,目前我们还只能认为它是谣言,就是说老师是不是跟这个跳楼的孩子说过,你写一千字的检查。这个孩子说我写不了一千字的检查。老师究竟有没有说过那句谣传中的话,说“写不出来,写不出来你跟我去跳楼。”如果真有这么一句话,您想这孩子他说的是什么,他说的是“老师,我做不来,我跳楼,我跳不下去,我不敢跳。所以我说这个涉及严重的指控,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证据表明老师有这么一句话,我们还不可以采纳。那么就是另一种猜测,第二一种猜测就是说对于学生来说,写作文,写检查,一千字,实在是完不成,完不成,听说老师还让他罚站,承受不了,这个10岁的小男孩儿在自家的楼上,到了家门口这层楼,都没有停住,过家门而不入,往上走,走到了楼顶,他爸爸妈妈那叫一个悔呀,就是说如果我们家小孩儿当时身边有个手机,我们能给他打个电话,这事可能就不会发生。如果他能进一下家门,能见着我们一个大人,这个事可能就不会发生。

  多少后悔没有用啊,现在很多的网友也有另一方面的意见,说这个老师现在说不得,也骂不得,稍微惩戒一下学生,学生就要跳楼,老师现在还怎么当啊。加上媒体一忽悠,简直成了中国式审判,说教师现在也跟医生一样,成了高危群体了。当然,我们在本案的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之前,很难说这个事是谁的责任,但是毕竟从这里边我们看到,不仅老师应该自己琢磨琢磨,连父母也有很多悔恨不已之处,就像10岁男孩儿的爸爸妈妈,现在在电话里跟我们说起来,全是后悔呀。

  电话采访小军军父亲:

  我都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去教育娃娃了,让他不听话也不行。只有自己尽可能多多陪陪孩子。但是当父母的永远是最爱自己的孩子,。我都不知道以后究竟该怎么去做这个事情了。但是我相信我以后会更多地陪着孩子,更多地去听他们心里面是怎么样的想法,这也是我们要做的,不管自己工作有多忙,不管自己工作有多累,我觉得我们都多陪陪孩子。

  主持人窦文涛:

  怎不叫人黯然神伤。其实,这个父亲他的这种感受,我觉得是今天中国太多父母共同的感受,但是今天咱们30年改革开放,再加上整个中国近百年来天翻地覆,我觉得有一个焦虑,就是我们不再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我的感觉,好像没有哪个时候比今天中国的父母在面对孩子的时候,更加六神无主,进退两难,没有哪个时候像今天一样,那么多的儿童心理专家说三道四,最后莫衷一是。我这就要次批评《爸爸去哪儿》这个节目,我说的什么意思?心理专家说,你注意到没有,田亮从来不跟孩子的眼神有接触,他关注的就是孩子不要在众人面前出丑,这个也是给孩子不好的一个示范。就连林志颖,不是说最好的嘛,最榜样的嘛,心理学家也能发现,说有一天闹钟把林志颖的孩子叫醒了,林志颖当时怎么说的,林志颖当时说骂闹钟,这个闹钟不乖,你看,陷入了一种指责模式,你这样会把你的孩子将来教成一个“怨妇”,你的孩子将来碰见事情就会去指责别人,就会推卸责任。然后又说郭涛,这是个老爷们的教育方法,把自己的孩子当男子汉培养,但是自己儿子抢了个锅回来,他要表示赞赏的时候,郭涛说了句什么?说好小子还是够爷们之类的话,可能夸了这么一句,心理学者就说,你看,这个有流露出等级思想,这就像上级对下属训话一样。我说这爹是没法当了。

  视频小短片:《爸爸去哪儿》的花絮

  主持人窦文涛:

  我还有一个问题,孩子为什么要写检查?这个问题我想问了几十年了,因为我从小到大就在写检查,以至于我现在写一个工作报告,写完了一看都像检查。检查跟道歉很不一样。检查,我作为专家,我总结要有四个步骤,缺一不可。哪四个步骤呢?坦白认错,交待原因,挖掘内心,展望未来。您看这四条,每个中国人写检查都要按这四条来,要不大家就不过关。说到这我就要说起孙扬,因为喜欢孙扬的粉丝管他叫“大白杨”,但是也有一些不喜欢他的媒体给他起外号,叫他“巨婴”,巨大的婴儿,你想谁家婴儿胳膊展开了,两米多长。所以,我们今天虽然是谈孩子,但是也可以把孙杨列入儿童问题一起来讨论。看看这名儿童写下的检查。坦白事实,你看说了,交待原因,他的原因大家不接受,说是训练很忙。然后接下来挖掘内心,只是说了我已进行深刻的认识和反思,也算发掘内心,但是显然没触及灵魂深处,所以我们有所不足。最后,希望大家以此为戒,给我机会,展望未来。与此相比,我想比另一个人,也是“飞鱼”,奥运上八金王——菲尔普斯。菲尔普斯抽大麻,前两年,然后也是道歉信,他不是写检查,你就看外国的文化就很不一样了,他要照我的标准,菲尔普斯这个检查完全不合标准。首先坦白认错,我做了一件让大家感到遗憾的事。交待原因呢,这显示了我很差的判断力。这叫怎么回事?然后挖掘内心呢,做了一件跟年轻人身份不相符的事,辜负了人们对我的期望,为此我感到抱歉。这个没有挖掘内心哪。我向大众和我的泳迷保证这件事绝对不会再发生。光剩下展望未来了,外国人就很不合格。但是由此看到两种文化的不一样。我们说的让孩子们写的检查,照我看来,原本是咱们历史上用于成年人所谓思想改造的工具,上岁数的人大概都记得自己当年写检查,有的写检查一万字不够深刻,写十万字,要狠斗私自一闪念,斗自己到灵魂深处。写检查要到这样一个程度。可是,我们又要把我们成年人的这一套用来让孩子去写检查吗?美国有一个孩子,他因为对老师出言不逊,最后被罚了637美元,为什么是这个数呢?本来按照校规,你道歉,然后按照校规,罚你300多块钱,他不服,法律手段,他向法院起诉,最后法院裁决学校胜诉,管你就是没商量,你就是错了,这下子他变成法院裁定,你得赔600多美元给学校。这孩子也够狠,他还没有跟父母要钱,他自己去打工,打工挣了600多块钱赔给了学校。他说他记得出言不逊,因为他真的付出代价。这不由得让我想起,西方的法庭上,它倒没有要求犯罪分子必须要袒露内心,必须要交待思想,必须要触及灵魂深处,反而它规定,犯罪分子或者嫌疑人,你有沉默的权利,不管你犯了什么罪,法院要求你的是为你的行为负责任,付代价,包括失去自由,失去财产,甚至失去生命,但是到死你也有保持沉默的权利,你有保守你内心的权利。

  我很难说东西方的文化哪一个高明,哪一个下劣,但是我眼中所见,如果是出于老师、出于学校还是父母某种权力强迫孩子整天为自己错误写这种一千字检查的话,那么我自己的体会是,这有可能会产生两种人格,一种叫伪君子,一种叫奴才和工具。

  我们曾经把只会得金牌的那种运动员说成是“金牌工具”,过去西方有评论,说中国的运动员没有个性,他们没有爱好,他们对运动并不真的热爱,他们被训练成了一心拿金牌的工具。但是,中国的年轻人今天已经变了,就像孙杨,他又是要拿金牌,但是他又是要他自己的自由乃至于放纵,这两件事加在了这个“巨婴”身说,这就不得了。你看,他脑子里有一个主义,拿到冠军就什么都别说,拿到冠军就是一切,No.1主义。中国很多父母相信这个主义,中国很多父母还会说我信奉强者哲学,你们别说不要给孩子施加压力,社会对我们孩子就是个高压的社会,我不让我的孩子有竞争力,将来他怎么能拼得过别的孩子,将来我的孩子前途会怎么样呢?所以,我让他学钢琴,学奥数,学这个学那个,我就是为了让他不要输给别人,不要被别人踩在脚底下,这就是这个残酷的现实。

  视频小短片:小学生摇滚乐队自演自唱MV《我很忙》

  主持人窦文涛:

  10岁男童跳楼,我还有问题。我这个问题是从我这一辈人身上来的。我记得那个时候我们上体育课,有时候我跳不过去,体育老师冲我屁股上“磅”就一脚,那个时候我罚站都平常事,我觉得那个时候我怎么那么强悍呢,简直到了没皮没脸。一迟到,老师说站那儿,然后让我面对着全班同学,跟老师一块讲课,站整堂课,然后一看同学们在笑,老师说背过去,屁股对着同学,整天罚站,但是怎么那个时候就觉得这么扛造呢?好像跳楼,没有想过。

  但是我倒是想起我也曾经尝试自杀,这倒是一个青春期的小孩子要提防的一种荷尔蒙冲动,因为我不是真的要这么干,但是后来想起来有这个危险,因为我们那个时候流行喇叭裤,喇叭裤要拿穿的军裤需要改,改成下边开口有多大,在开口多大的问题上,我跟我的父母亲当时展开了坚决的斗争,我坚持要求我要一尺这么宽的裤脚,我父母最多只给八寸,一尺、八寸,我们斗了一晚上。结果我就记得,那个时候我满腔愤慨,在床上一夜未眠,就想我跟这个封建家庭彻底决裂,我在这不得自由,然后我说我要去自杀,我就留了个小纸条,“你们不给我把喇叭裤改成一尺,我走了,永别了。”我就穿着八寸的喇叭裤去了石家庄火车站,当时我看有铁轨,气恨恨的想,我就躺这,我就躺这,往铁轨上这么一躺,然后心里有一种很壮烈的感觉,觉得哼,死给你们看,死给你们看,但是当时的心态我很清楚,就是远远的听着铁轨开始震动起来,咯噔咯噔,基本上火车离我还有2000米远的时候我“噌”就起来了,回家了,但是好像这样就觉得发泄了一下。所以,我用我的教训也来说明,会不会有些时候,小孩子最后自杀成真,是一种失手,是一种疏忽,冲动之下出了事,有没有这样一种概率?

  转回头来我就在想,那个时候我们这些孩子好像都野生糙长的一样,对于一些有压力的,老师怎么对待,往往就有点抗压能力强,可是为什么今天的孩子却显得好像那么样的骄气?我得说,那必须是环境好了,肯定是大人们对他们更细腻了,但这个也还真的就是个矛盾,你越细腻了,他还真的就越细皮嫩肉了,这事也很麻烦,比方说现在的孩子都受什么影响呢?动画片里,我给你看这个,就有这么一个画面,火伤一个动画片里的角色,然后现实当中,三个不满10岁的孩子玩游戏,就有一个孩子把俩孩子绑树上,点了草就走了,严重烧伤,这个孩子就能够是这个样子。还有前一阵媒体开始打这些动画片,有的妈妈就说了,我怎么发现最近我的孩子嘴里老说“大笨蛋,大笨蛋”,我后来说在哪儿学的讲粗话,动画片。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想,我想时代真的是不一样了,我想起我的小时候,我觉得我的小时候相比之下,如果说这就算暴力的话,那么我小的时候是看什么长大的,看《英雄儿女》长大的,当然那个时候我们说是受革命教育,可是在今天的眼光看起来,可也全是暴力凶杀镜头,直到今天我看到有一幕,我仍然会哭的撕心裂肺,它播一遍我就哭一遍,哪一幕呢?就是英雄王成。

  视频短片:电影《英雄儿女》片段

  主持人窦文涛:

  有点丢人,这是我的感动,跟今天的孩子们没法比,他们有他们的激动,什么手机、游戏、网络。人类过去任何玩艺儿都是老的教给小的,可是到现在几千年未有之变局,新的科技将是孩子比我们玩得转。所以,有人说现在很多事都反过来了,就是说孝顺都是爸爸妈妈孝顺儿子,爷爷奶奶孝顺孙女,反孝顺了。他们接受的影响,他们向往的事也跟我不一样。有一个小孩子叫小粽子,才上初中,小男孩儿,你知道他跟他妈妈能说出什么话来,他说妈妈,等我长大了,生一儿子,这儿子准是一富二代。这是他的向往。可是这个小粽子已经不在人世了,这个星期爆出来,又是一个跳楼自杀,恰恰就是这个小粽子,他在网络世界里是个大英雄,可是你看他的妈妈,哭成这个样子,现在都是独生子女,然后小粽子就是因为玩游戏可能弄伤了同学,据说是被责令检讨,又是检讨,从17楼跃下,警方初步判定是自杀。

  为什么?十万个为什么,现在不是问孩子,而是问我们。当然,最近有人问来问去,问来问去,问到我们这来了,说罪魁祸首你当是谁,就是你们媒体,你们媒体整天说这个说那个,传播这些个新闻,对社会有什么影响?有什么示范作用?有人拿出一段视频,说这就是在网络上整天流传的,这确实是监控录像头拍到的,也确实是对孩子不好的,可是这样的一个东西到处传播以后,会让人们产生一种印象,如果没有恰当的引导和解释的话,会让人们觉得老师阿姨都该杀,所以,您可以看看,带着批判的眼光看看这段录像。

  监控录像:老师暴力对待孩子

  主持人窦文涛:

  我现在懂得,不管我心里看这个视频恨不能踹这个老师一脚,但是我心里必须明白,就是这一个老师,不是全体,甚至不是大多数。所以,人们骂媒体有道理,我记得台湾曾经有一位老学者,叫方东美,是个哲学家,他也很极端,说曾经有人问他,现在这个社会这么乱,孩子们都不学好,我们应该怎么办,方东美说了一句话很有意思,他说关掉电视,他认为电视是万恶之源。你看,这就是极端的看法,可是照我说,不可能了,不可能关掉电脑,不可能关掉电视,我们只能尽可能的希望电视里放的内容好一些,深思熟虑一些。

  所以,这就说到我,我的过错,一直也有观众会批评我们,比如说像上一期节目里有的观众就批评我,说文涛,医生都死了,你还在嬉皮笑脸,所以我也得检讨。我记得我在电视上没有流过泪,但是我在电视下边流过泪,第一次我当时讲,改变了中国收容遣送制度的著名事件,孙志刚事件,我记得我讲完之后,忍不住就流眼泪,可是讲了这么多年,天天在这讲,讲了这么多的惨情、惨事之后,有的时候真的就像一个医生他不再能够像第一次对待一个病人一样,保有那种同情一样,恐怕我也很难对第一千件类似的事情再有那种感同身受的感情。所以,像我这个做媒体的,也应该认真的检讨,检讨到灵魂深处。


  • 视频简介
  • 栏目介绍

来源:央视网

更新时间:2013年11月08日 23:12

视频简介:本期节目主要内容:本周有一个绕不过去的人:成都10岁跳楼男孩。孩子的父亲悲痛不已向我们倾吐心声。中国式教育造成孩子的抗压性低,当第一的思想也是孩子的挫折感的来源。本期节目让我们探讨中国式教育。更多详情敬请收看。 (《滔滔不绝》 20131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