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节目官网-CCTV-2 经济半小时

《经济半小时》 20131007 东北水灾再追踪(上)

来源:央视网2013年10月07日 23:30

努力加载中,请稍后...
努力加载中,请稍后...
分享到: 手机观看
点赞 收藏 评论 客户端看 安装央视影音客户端,随时随地给你精彩!
相关稿件


  七八月份时,黑龙江部分地区发生了百年一遇的洪水灾害。《经济半小时》栏目派出4路记者,分赴灾区,制作出《洪水过后我的家》系列报道。在报道中我们看到,很多灾民家被冲毁,庄稼颗粒无收。现在冬天马上就要来了。黑龙江嘉荫县的最低温度已经达到了0度左右,灾民们生活的怎么样,做好过冬的准备了吗?灾后重建现在进展如何呢?来看《经济半小时》记者发自一线的报道。

  一、鳇鱼卧子村:45000亩耕地4万亩受灾 灾后重建有条不紊

  9月23号,记者来到了向阳乡鳇鱼卧子村,鳇鱼卧子村是嘉荫县受灾较重的村屯之一,也是村民转移避险较早的一个村屯,当地村民告诉记者,现在村民都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家。这天,村长孙英彬又带着包村干部王靖宇在村里走街串户。

  鳇鱼卧子村村民朱庆库:过来了。

  村长孙英彬:怎么样啊?

  朱庆库:采点蘑菇。

  村长孙英彬:没少采啊?

  朱庆库:采了能有个七八十斤。

  朱庆库:买了一百来斤,还剩点,留着过年吃。

  包村干部王靖宇:这多少钱一斤?

  朱庆库:今年蘑菇成色不太好,好的能卖上25块钱,这样的话能卖20、17、18块钱。

  王靖宇:那也两千块钱。

  朱庆库:恩,没办法,地都淹了,采点蘑菇卖点钱,孩子还上学呢。

  鳇鱼卧子村不仅临江还靠山,村民们利用晴好天气,搭伴去山上采蘑菇填补家用。

  王靖宇:房子装咋样啊?

  朱庆库:前两天把炕搭好了,走进屋看看。

  因为朱庆库家的地势相对较高,这次洪水进水的水深只有50厘米左右,前几天又新刷了白灰,现在几乎已经看不出来洪水淹没的痕迹了。

  朱庆库:火墙子和炕,炕的外墙都裂了你看,里面都扒了,火墙的都重新砌的,重新搭的,乡政府给的砖,炕也给的大砖重整的。

  夫妻俩早上出去采蘑菇,其余时间就抢修房屋,现在家里的活干的都差不多了。

  朱庆库:灾后重建,也没花什么钱,能花400多块钱,买点炕面砖,整了一袋水泥,砖、白灰都是政府给的,受灾后让自己家的亲戚朋友会干这活的直接帮着给出点力。炕已经烧火了,都烧了十几天了。

  朱庆库说,家里一共有6口人,父亲母亲都已经70多岁了,现在家里的生活能省的地方他都省了,这些沉豆芥、玉米核发水时被浸泡过,拿出来晾一晾,取暖时都可以用。过两天他准备把村里发放的柴火再拉回家。天气转凉了,他想让家人能过个暖和的冬天。

  朱庆库:这煤我都给灌上袋了,烧的时候好烧,冬天下雪的时候不用怕,拎一袋回去就能烧。

  记者:这有多少吨呢?

  朱庆库:3吨煤吧。

  记者:3吨够吗?

  朱庆库:反正不够能差一些,实在不行烧点别的。

  记者:多少钱一吨?

  朱庆库:这个能便宜点300块钱一吨。

  现场大喇叭:播送通知啊,有想外出打工的村民,有苏州的活儿和南岔的活儿,想干活的跟村里联系。

  为了帮助黄鱼卧子村村民进行生产自救,乡里、村里经常会将一些可靠的务工信息向村民介绍,让村民自己选择。这两天,朱庆库打算把家里的房子修完后,和妻子一起去村里推荐的哈尔滨打工,多挣些钱。但是70岁的父母倔强得很,不肯去姐姐家住,这让他犯了难,留在家里,就两位老人,他还真是不放心。

  朱庆库母亲:不用,俺俩就在家。

  朱庆库父亲:不愿意上她那去,家也没人,好几年都没去了。

  朱庆库母亲:没事俺俩。

  为了能尽可能的填补这次洪水给家里带来的损失,朱庆库还是决定外出打工挣钱,父母的思想工作,他决定慢慢做。在跟着村长孙英彬走街串户时,记者发现在灾后外出打工的村民不在少数。

  鳇鱼卧子村村长孙英彬:你看锁门都出去打工去了,现在得有120多户。

  孙英彬说,这个数字还只是现在的,村民陆续走的还会更多。鳇鱼卧子村共耕地45000左右亩,其中4万亩耕地全部受灾。当地村民告诉记者,住所的问题解决后,其余的就是怎么赚钱了。

  村长孙英彬:小华,干什么呢?

  鳇鱼卧子村村民马永华:采蘑菇,刚回来。

  孙英彬:杨老弟呢?

  马永华:出去打工去了。

  孙英彬:儿子儿媳妇呢?

  马永华:都走了,地都让大水淹了,不出去打工怎么办啊。最起码得解决咱们的温饱问题啊。

  在这次洪水中,嘉荫县全县9个乡镇、73个行政村均不同程度受损,全县农作物受灾面积达65.22万亩,为了积极做好灾后重建及自救生产,截止目前,县住建局共下发766.7万元的水泥白灰等物资,县民政局灾后发放米、面、油等救灾物资共220万元。住建、农业、民政等部门灾后成立了工作组,解决受灾村屯灾民的房屋修建、房屋处理、和来年春播等事宜。

  二、常家村:洪水几乎淹过村民房顶 村民过冬物资紧缺

  灾民们现在采蘑菇、修房子,出去打工,生活正在逐渐恢复正常。灾民们的乐观、坚强让人感动。嘉荫县在今年七八月份遭遇了百年不遇的洪水,我们再来回顾一下当时的情况。

  9月9日,记者来到黑龙江省嘉荫县的常胜乡常家村,这里的洪水正在逐步退去。当地村民介绍,和水位最高时相比,已经下降了3米多,但还没有完全消退,大片的田仍然被洪水覆盖,不时散发着刺鼻的恶臭气味。被水浸泡过的地方蚊子很多,一路过,蚊子就直接扑面而来。村民王凤春带记者来到她家屋后的玉米地。

  嘉荫县常胜乡常家村村民王凤春告诉记者,玉米地大部分玉米刚有鼓梢就被洪水淹了,所以这一片地全是水。家里的黄豆也全被水泡了,已经粘稠发臭了。

  王凤春告诉记者,她家损失是比较严重的,不仅玉米,蔬菜大棚也几乎没有任何收成,她家花4万多买的货车和1万多元的拖拉机也被水浸泡了,这些车都没有上保险,加上房屋受损,少说损失也得有十几万元。

  64岁的嘉荫县常家村村民何振芝和老伴正在家抢晒被浸泡过的衣服,打算今年秋冬接着用。何大妈告诉记者,家里的家具都倒了。走的太急,衣服全被水泡了。

  记者在长胜乡采访时看到,村民的房屋几乎都被水淹过,并遭到不同程度的损害,特别是当地过冬必需的火墙火炕,都需要拆掉重建。记者来到郑章国家时,他和妻子郑丽杰正在清理打扫被洪水淹过的房屋。

  夫妻俩告诉记者,洪水几乎淹过他们家屋顶,尽管水已经退下去了,但湿透了的墙面在低温下很不容易干,取暖用的火墙、火炕必须要拆了重建,否则,不仅冬天要花更多的煤炭,而且一个冬天可能都烧不干,全家也就无法取暖。他们家旁边的小屋是平时存放粮食的地方,洪水过后,现在也只剩下空荡荡的房屋架子、几根朽木和一个大箱子。

  他们说这个小屋是东北粮仓。平时将大米、白面、豆油,放到这里。但现在全部被淹了。里面有大米一袋、白面两袋,豆油一壶,豆油已经被冲走了。现在粮仓根本打不开,因为里面全是水非常重。

  面对洪水泡过的空房子,郑章国夫妇有点愁,这个冬天房子、粮食,过冬取暖的柴禾、燃煤,甚至秋冬穿的衣服都是一个十分现实问题。

  他们告诉记者,原来放煤的地方因为涨水被封上了,根本没法取用,被洪水淹的衣服,也已经当垃圾处理了。没有足够过冬的衣服。

  郑章国家里的院坝,仍然被10几厘米深的水浸泡着,看不见地表,时不时有恶臭的气味散发出来。郑章国说,他家这几间房即使只修复火墙、火炕,至少也得花5千元左右。在嘉荫县调查中,记者了解到,2013年这场特大洪水,黑龙江嘉荫县最高水位达到100.87米,比当地历史上1984年的最高洪水水位100.47米还高出40厘米,而且嘉荫县县城也整整被淹了10天,洪水的破坏程度超过了以往任何年份。

  嘉荫县县委书记金达人:我们全县120万亩土地,过水面积是60万多亩,成灾面积是58万亩土地。另外我们还有3700多户农民,家里被淹,其中已经有100多户土房被塌陷了,住不了家了,所以说一个是家园被淹,一个是土地被淹,损失很惨重。

  记者:怎么样的一个损失?

  金达人:土地损失,我们算了一下,大概是3.7亿元的损失。

  嘉荫县今年遭遇的洪灾非常严重,但是通过政府帮助和积极自救,村民们已经渡过了最艰难的时期。今年入汛以来,受持续降雨影响,黑龙江发生1984年以来最大洪水,松花江流域发生1998年以来最大流域性洪水,紧临黑龙江与松花江干流的鹤岗市下辖两个县全部受灾。那么现在鹤岗的情况如何呢?

  三、前锋村:村民陆续回家收拾房屋 过冬物品已备生活仍将继续 

  前锋村是鹤岗市萝北县当时受灾最严重的村,水最大的时候,整个村的水位超过两米。8月底洪水逐渐退去,前锋村的村民也从9月初开始陆续回家。

  记者来到村民李桂芳的家,看到家里的房子在这场洪水中已经倒塌,不能居住,她和老伴回家后一直住在自家的仓房里,记者看到,在仓房临时搭建的床上,有两床被褥、一件棉衣都是政府给发的,还有从倒塌的房子里抢救出来的大包小裹的衣服。

  李桂芳:一早一晚是真冷啊。

  眼下,萝北县气温逐渐下降,早晚已经开始有霜冻。李秀芳和丈夫已经在县里租了房子,但是夫妻俩还是迟迟不想走。

  李桂芳:就是把鹅都卖了,苞米糊子都晾干了,来年做打算了,还要把柴火备好了,来年回来烧啥吧。

  记者:那你这柴火怎么解决?

  李桂芳:往萝北拉。

  记者:哦,从这往萝北拉从哪拉苞米糊子?

  李桂芳:我家有啊,淹了不晒呢么,晒干了,这不干了20多袋,十月一前后吧。儿子就把我俩拉走了。

  李桂芳家的仓房里放着、2袋大米、2袋白面,有村里发的,还有儿子送来的。她说,粮食有,但自己舍不得买菜。因为全村都受灾,自家院子里的菜都淹没了,菜现在特别贵,所以老伴天天去江边打点鱼回来老两口吃。李桂芳说,过段时间,他和老伴打算在县里找个活儿干。

  记者:你要是在县里冬天打工,还能干点啥活啊?

  李桂芳:俺家丈夫,儿子说了给找个打更的,也干不了重活。我呢,哪块需要刷碗的我不能干,我蹲不下去,就是打扫个卫生啊还可以,想找个活干呗,那也不能呆着。

  李桂芳家的房子不能住,准备收拾好就搬到县里住。而刘刚秀家的6间砖房,可忙坏了老两口,从回家到现在已经半个多月过去了,老两口一直在忙着屋里屋外的收拾。

  记者:都干些什么?

  萝北县前锋村村民刘刚秀:晒苞米胡子,晒草,都没草今年,就剩点苞米胡子今年,今年冬天烧,来年还得烧一年,将来草都是问题。

  记者:豆杆子也没有了嘛。

  刘刚秀:没有多少了。

  记者:那现在烧都烧什么呀?

  刘刚秀:那个苞米胡子干一点烧一点。你像我今天一天的中午得五六家来吃饭。他有的家做不了饭,都在我这。

  记者:都上你家来,为啥上你家来?

  刘刚秀:我家房子的条件比他们强点。

  虽然现在屋里还是到处堆着衣服和被褥,有些杂乱,但是刘刚秀老两口已经逐渐恢复了正常的生活。刘刚秀妻子:现在天天有送水车,发的水。

  天气转凉了,刘刚秀家里被水冲塌的火炕也已经重新搭起来了。刘刚秀妻子:我得给它烧火呀,烧火就点那苞米胡子,一烧就可热了。

  火炕建起来了,可这烧火的煤却让刘刚秀犯了愁。院里存放的过冬的煤炭是今年夏天趁市场价格便宜时储存的,经过一场洪水,煤面都被水冲走了,现在就剩下三分之一的煤块。而房子被水淹了之后,更加潮湿,冬天需要比往年多一倍的煤。刘刚秀说他打算屋里屋外都收拾利索了就再置办几吨,但是,买煤的钱还不知道怎么解决。萝北县政府给每家发放了一个月的生活补助,每天15元,老两口一共领了900元,阳光农业保险赔偿了1万7千元,但是,这些钱目前看还是很紧张。

  刘刚秀:每人一个月450元钱,这个车就花了400多块,牛有病花了400多块,还有猪生病的钱还没给算,正好1000块钱没了,全花出去了。最急着还农药、化肥、种子。一旦还了,来年没有钱拿,种子还好拿点,为来年打基础。

  在萝北县,受灾人口达到了22680人,损毁房屋4311间,受灾群众从9月初开始陆续返乡,目前已经有6968人回到家园。为确保这些群众顺利过冬,萝北县全县处级、科级一对一包保对接名单,其中,处级科级干部与房屋倒塌户、125户低保户和18户五保户等重灾户,结成“一帮一”包扶对子。对于分散安置的受灾群众,每人每天15元补助,对租住房屋的群众每月发放100元补助,确保了所有返乡群众有住所、有饭吃、有衣穿、有水喝、有柴烧。

  李桂芳、刘刚秀,以及很多灾民都正在努力重建自己的家园,过冬的生活必需品已经准备好了,生活还将继续。我们再来回顾一下当时鹤岗洪水之后的情况。

  四、村民农田被淹家园被毁 多方援助重燃生活新希望

  今年8月,黑龙江发生有水文纪录以来的最大洪水,松花江流域发生1998年以来最大洪水,鹤岗市共有20个乡镇163个村屯受灾, 其中5个乡镇36个村屯被淹。
  记者在鹤岗市萝北县前锋村看到,大面积的玉米地依旧淹没在江水中。防疫人员正在村里喷洒消毒药水,村民们也开始陆续返回家中收拾破败的家园。

  前锋村村民让记者来看他家墙上的裂缝,他们说已经收拾了三四天,冬天都不一定能回来住了。有位村民说,他9月7日刚回来,已经收拾了两天,天天来回跑,因为屋里呆不了人。

  记者看到,李桂芳的家是一栋倾斜的土坯房,来不及运走的家具和电器依然堆放在里面,由于房屋随时都有倒塌的危险,尽管心里很着急,夫妻俩却不能进屋去搬运。

  8月中旬李桂芳和村里人转移到县里的安置点时,她只带走了简单的衣物和家里的7头奶牛。没想到洪水不仅淹没了前锋村,家里的房子也倒塌了一半。带走的奶牛没有地方养,也只好以4万元贱卖了出去。李桂芳的丈夫说,本来有七头牛,可以卖6万多,但因为没有地方放,只能贱卖。他们撤走的时候没带走其他东西,只带走了几头牛。

  和李桂芳家相比,刘刚秀家的房子由于是砖墙,损坏不是很严重,不过屋里的墙面上已经出现了裂缝。虽然已经收拾了两天,依然随处可以看到洪水留下的痕迹。刘刚秀告诉记者,他家的电视、电风扇、电饭锅都不能用了。

  尽管房子还在,但是家里的十几垧地已经全部淹没,不仅没有了收入,还要搭上十几万的成本。刘刚秀说,一垧地最低赔了一万。他用了五千元包的地,种子、化肥、农药、播种等等算下来至少一万元钱。

  院里存放的过冬的煤炭还是刘刚秀今年夏天趁市场价格便宜时储存的,被水淹过之后,刘刚秀也在担心今年冬天这些煤炭能否使用,不知道还能不能烧。

  记者采访的这两天刘刚秀一直在家中忙着收拾屋子,虽然房子已不太安全,不过今年冬天他还是打算住在自己家里,一方面能降低生活成本。同时也能再照看一下房子。

  刘刚秀说,他打算把家里收拾收拾,能晒的东西晒一下。虽然屋子看着还好,但冬天一冻,就不知道什么样了。

  在鹤岗市受灾最严重的除了萝北县,还有绥滨县。今年58岁的毕建红家住在黑龙江省鹤岗市绥滨县东方村,家里承包着几百亩地,往年这时候已经是快到丰收的季节,然而今年的洪水却让她丧失了希望。毕建红说,一垧地的苞米至少赔一万多元。

  毕建红所在的东方村8月22日遭遇洪水,全家人租种的600亩地全部淹没在水中。毕建红说,看了不够揪心的,所以不想去看,也过不去。

  由于不知道洪水什么时候退去,毕建红思前想后,只打算临时租一个月看看,短期出租的房子很难找。对面的这间房子原本要租给别人一年,毕建红央求了半天,才终于让房东答应租给她一个月。

  就这样,一家五口便搬到了这里。由于转移的匆忙,家里的生活用品大部分都没有带出来,屋里只有几床棉被。门口堆放的这些木板还是毕建红刚花200元买的一车柴火。毕建红说,在外面住,不能像自个儿家一样有啥用啥。在这谁都不认识,需要用东西了也不知道去哪借,还是家好。

  毕建红原本以为洪水退去之后便能重返家园,然而在离开家20多天后,9月8日她第一次回到自己的家里时,却不由的流下了泪。

  毕建红说,她一进院,眼泪就含着眼圈转。孩子拦着她不让她进,怕她更伤心。家里确实什么也没有了。

  记者来到毕建红的家看到,房子是用砖瓦和土坯搭建的,经过洪水长时间的浸泡,土坯已经剥落,墙体也出现了裂缝。地面上到处都是洪水过后留下的污泥和杂物。毕建红说,能节省点,就节省点吧。

  8月份转移时,家里养的鸡和鹅来不及运走,只能留在院里自生自灭。

  这次回来,毕建红费了一天的功夫才找到家里的鸡和鹅,车上除了家禽和棉被衣物,还装着从淤泥里挖出来的生活用品。如今她只能带着这些家当离开自己的家,到外面去生活。

  半小时观察:

  现在东北不少地区的最低温度已达零度以下,一些地方的洪水还没有消退,这些村民的家园将被埋在冰雪之下。更主要的是,今年的收成已经损失惨重,而明年春天时,农田依然还是被水淹没,这让春耕变得豪无可能,明年的收成也没有着落。既要受灾群众顺利过冬,同时还要切实帮助他们解决生产生活困难,让他们对未来的生活怀有信心,这应该是当前受灾地区党委政府工作的重中之重。祝愿灾区的人们生产、生活顺利!

  • 视频简介
  • 栏目介绍

来源:央视网

更新时间:2013年10月07日 23:30

视频简介:《经济半小时》 20131007 东北水灾再追踪(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