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故事里的中国》用朴素的《凤凰琴》致敬坚守乡村教育的民间英雄

CCTV节目官网-CCTV-1 故事里的中国 来源:央视网2019年12月01日 13:09 A-A+

1993年教师节之际,一部名为《凤凰琴》的电影牵动了无数国人的心。影片讲述了高考落榜的女青年张英子来到大山深处一所叫界岭的乡村小学任教,与几位乡村教师从互不理解、到相互支持的感人故事。

“孩子们是希望,老师是希望的希望。”而今,中国乡村教育早已迈入新的阶段,但我们永远无法忘记在整个二十世纪的后半叶,几百万名默默无闻扎根于大山深处的乡村教师,是如何带着朴素而美好的信念,进行着中国社会最为基层的启蒙教育。

今晚八点档,大型文化节目《故事里的中国》将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综合频道播出第八期。戏剧总导演田沁鑫将联袂吴谨言、辛柏青等演员,重现电影《凤凰琴》的经典片段,再度弹拨动人心弦的朴素记忆。

 

 图:《故事里的中国》第八期节目海报

 

和节目开播以来所致敬的那些流血牺牲的英雄相比,本期节目所聚焦的是如山花一般默默奉献的平凡个体,但无论是《凤凰琴》原著作者刘醒龙,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首任秘书长徐永光,还是教育部教师工作司原司长、现任北京外国语大学党委书记的王定华,都曾在他们的事业以及生命中,被乡村教师的力量感动过、鼓舞过、浸润过。现场,一个“一门师表,两万弟子,三尺讲台,四世传家”的家族坚守故事,更是让在场众多听众泪花闪烁,肃然起敬。

吴谨言称“乡村教师就像是大山里的造梦人”

新中国成立初期,全国教师资源匮乏,广大农村更显薄弱,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诞生了乡村教师这样一个特殊的群体。在学校,他们是老师,传道授业解惑;而离开了学校,他们又像普通的农民一样,为了生计苦苦耕耘。

提到电影《凤凰琴》,相信很多人都有和《故事里的中国》主持人董卿一样的好奇:“凤凰琴是什么样的琴?它有什么样的特殊寓意吗?”

 

 图:《凤凰琴》原著作者刘醒龙 现场展示介绍凤凰琴

原著作者刘醒龙特别带来了这种构造简单、易于演奏,音色清脆的小型乐器。他说,这是上世纪五十年代末为了推进文化的普及而设计的,在乡村玩凤凰琴的都是当地的文化人,他们内心有一种身份的认同,凤凰琴需要识简谱,声音和二胡、笛子也不一样,“在乡村,你只要听到哪个屋子里有凤凰琴的声音,就知道在家里大概有个乡村教师”。

在电影《凤凰琴》中,除了象征追求与信念的凤凰琴,操场中央的简陋旗杆上飘扬的国旗,山里孩子的天真与渴望,乡村教师的执着与期盼,都深深印在了无数观众的记忆深处。《故事里的中国》即将浓缩再现的,是张英子和校长、同事之间为了通过县里的扫盲工作检查谎报入学率、筹钱修缮破漏不堪的校舍而发生的冲突与和解。

 

 图:《故事里的中国》浓缩再现电影《凤凰琴》中的经典片段

因《延禧攻略》等作品中的古装形象而被观众熟知的吴谨言,此次将挑战出演乡村青年女教师张英子。她说:“在看到剧本的第一刻,就觉得她热血,倔强,很执着,向往着美好纯粹。乡村教师就像是大山里的造梦人一样,这种无私的奉献、无私的坚守,是非常值得尊敬的。”

 

 图:演员吴谨言饰演《凤凰琴》中的乡村青年女教师张英子

 田沁鑫导演认为吴谨言身上有和张英子一样的倔强气质。在排练过程中,吴谨言反复和田导交流人物感受,积极融入自己对作品的理解,将角色把握地准确而细腻,获田导点赞“真棒”“成熟”。整个作品中吴谨言感触最深的,是最后升起的那面国旗:“在望向国旗的那一刻,我觉得是一种力量,是一种向往和希望的寄托。”

 图:吴谨言谈及在演绎中令她感触最深的在乡村小学中升起国旗的一幕

孩子是希望 老师是希望的希望

刘醒龙说,他在写作生涯中是极少流泪的,但是写《凤凰琴》他哭了三次,“我高中时候的班长、副班长后来都成了乡村教师”,回忆起坚守乡村直至癌症去世的班长,刘醒龙的情绪有些激动。他自己的作家之路,也是被从武汉到基层的老师所启蒙的,“这个老师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她给人一种外部世界更美妙的想象。”

伴随《凤凰琴》这部作品,那些隐藏在大山深处的艰辛,不为外人道的那份苦涩,走进了千千万万读者和观众的心。一些地方的老师人手一部《凤凰琴》,他们在小说中读自己,知道这世上还有如此多的同道中人在经历和坚守,同时又孕育着希望。

 

 图:小说《凤凰琴》作者刘醒龙 讲述作品背后的创作故事

2009年,刘醒龙出版《凤凰琴》的续作《天行者》,而触发他动笔的理由,是一对四川映秀的教师夫妻。2008年汶川大地震后,刘醒龙读到一篇同行的文章,文中提到一名叫樊晓霞的老师和丈夫分属两个高山教学点,他们彼此能看到对方的星火,但想见一面的话,大山一两天都翻不过去,他们用《凤凰琴》安慰自己。樊老师好不容易熬到调回县城的映秀小学,才一个星期,汶川地震爆发,她被夺走了生命。在《天行者》的扉页上,刘醒龙写道:“献给二十世纪后半叶中国大地上默默苦行的民间英雄”。

一家四代接力坚守,出了20多位乡村教师

《故事里的中国》特别邀请到了一个来自河北省平乡县的特殊家庭。他们一家四代人有二十多位乡村教师,从爷爷那辈算起,整个家庭教授的学生超过两万人。

节目中,胡清汝、胡亮作为家庭代表,讲述了一家人的漫漫坚守路。曾经,他们所处的环境比《凤凰琴》中还要艰苦,但对这家人来说,最难得的不是一个人的坚守,而是一群人无怨无悔地接力。

 

 图:四代乡村教师胡清汝(右)、胡亮 讲述跨越70载的家族致力乡村教育的故事

胡清汝的爷爷胡金锜早年读过私塾,他于1945年创办了村里第一所小学,教的第一批八个学生,出了三个教师、两个会计、一个医生。胡清汝的父亲胡庆瑞曾经一个人带五个年级的全部科目,晚上还在村里办扫盲班,他将马灯挂在枣树枝上,村里的青壮年们就在灯下听他讲课。

胡清汝1981年高中毕业时,最大的梦想是当个军人,但当时村里缺老师,“我父亲跟我谈这个事的时候,我十万个不愿意,躺在炕上,一天没有吃饭,大哭了一场。后来父亲叫我起来吃饭,说你还是教书,我从来没有看到过父亲那种眼神,饱含着期望和请求。”胡清汝说,父亲在高中毕业时,也曾希望走出村子,去考大学,结果被爷爷留住了。

虽然和父亲一样留了下来,但是日子太过贫苦。1989年,胡清汝萌生了下海经商的想法,一份短短的辞职报告写到半夜,眼泪把纸都浸湿了。第二天上完课和孩子告别,话一开口,孩子们哇哇哭着喊:“胡老师,你别走!”胡清汝顿时就哭了,“我后悔不该有这个决定,该把孩子们教下去!”

回忆这段经历,胡清汝几度哽咽。令人欣慰的是,他们一家四代用血泪浇灌的教育事业,在小山村里不断开花结果。节目特别邀请胡清汝一大家到场,爷爷曾经教过的学生、现年87岁的胡德印也来到现场,老人家感激道,自己一家四代人,都是胡清汝一家教出来的。

 图:胡清汝爷爷曾经教过的学生胡德印(87岁)现场致谢胡清汝一家

伴随时代的发展,中国的乡村教育不断开启新的局面。尤其是进入新世纪之后,伴随一系列政策的有效实施,教育工作也更加行稳致远。

《凤凰琴》的朴素琴声,奏响了千千万万农村孩子的命运之曲。今天,如何让扎根基层的教师群体更加受人尊敬和爱戴,让他们有职业的高尚感,也许就是我们重温经典《凤凰琴》的意义所在。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