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我的中国年》导演手记:零下三十五度的极限挑战

CCTV节目官网-CCTV-4 外国人在中国 来源:央视网2019年04月22日 14:56 A-A+

导演:林晓琳

今年冬天,我和我的摄制组成员们来到了新疆喀纳斯禾木乡,这是新疆最北边的地方,一年中有大约半年的时间都是冬季,积雪最厚时超过一米。

1

这里是名副其实的冰雪世界,像童话一般,有着令人神往的美丽风光。但在美景背后,却充满了严峻的考验。这里白天温度低至零下三十五度,夜间温度更是跌破零下四十度。在这种低温下,人的眼睫毛都结着冰霜,大部分摄像机无法工作;除了摄像机,我们的三脚架、“小蜜蜂”都会因低温而断裂。GoPro、航拍器会因低温而迅速耗尽电量,有时刚开机就关机。当地人说:“这种温度,也就央视的人敢来拍,我们当地电视台都得衡量一下温度。”

1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在这里我们面临着每天都会损坏一个机器的风险,而从外地借调机器需要耗费一天半的时间。拍摄不等人,我们无奈之下,对部分拍摄内容采取了单机位拍摄的方法。而这种方法,会急剧消耗工作人员的体力。因为我们的拍摄内容大多为外景,外景的积雪又接近一米,这种积雪厚度,车辆是无法行驶的,我们只能在雪地上行走。厚重的积雪成为了最大的阻力,就像腿上绑了十公斤的重物,每走一步都步履艰难。我们发现在雪地上跪着爬行会比较快,于是我们是爬着前往拍摄地点的。

1

但等我们爬到拍摄地点,新的问题出现了:时间晚了、天黑了、温度降下来了,机器又无法工作了。在禾木乡,天亮是在大约早上十点钟,天黑在下午四点半。而摄像机正常工作是有温度要求的,算下来我们每天只有不到六小时的有效工作时间,这就要求我们和时间赛跑!每天的午饭都是打包在拍摄地点解决的,提前一天傍晚踩点,出门随身揣一大把糖果用来补充体力,我们被当地人笑称为“史上最甜的摄制组”。

环境问题可以克服,可身体却随之出现了状况。此次拍摄我们一行七人,除我本人外,均有不同程度的负伤:三位工作人员腰部扭伤,一位工作人员腿部受伤,一位头部撞伤,一位风湿病发作,我们的外国嘉宾德米日感冒、发烧。几天的超负荷工作,使工作人员的体力严重消耗,我们的拍摄陷入僵局。

外景拍摄对每个人来说不是享受美景,而是一种消耗。同一个场景因各种外在因素,不得不频繁补拍。

1

我们很有可能在有限的时间内完不成拍摄内容,而我也有可能成为一名极其不合格的编导。我开始疑惑,我该不该来这?一方面,工作人员的身体是最重要的,负伤人员应该得到充分休息;另一方面,拍摄时间有限、拍摄环境恶劣、拍摄内容较多,两三个工作人员根本无法完成拍摄。我该怎么办?是停下来还是继续向前?好在我们的工作人员都是极具责任感的。我们的航拍师勾震,上午扭到了腰,中午休息了一会,又贴上膏药带着航拍器来到了拍摄现场。他说:“我不来,谁给你拍啊,这么好看的环境,缺个航拍。”摄像师张亮,在拍摄中磕破了头,流了好多血,他是一名年轻摄像师,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工作负伤,简单的包扎后他坚持拍完最后一个镜头,才去医院检查。

摄像师李东风老师,忍着风湿病发的疼痛,陪我在雪地上跪着爬到拍摄场地。他们都是一句话:“我不给你拍,谁给你拍啊。”这,就是我们的拍摄团队。

从喀纳斯回京的飞机上,我们望着巍峨的雪山,不由得感叹:这里好美啊。

1

这个让我每天都烦恼的拍摄地点,此刻却成为了令我开始怀念的地方。在这里,我们挑战了身体的极限,在这里,我们携手前行,一起完成了一部关于梦想和爱的纪录片。在这里,我们也在为我们的梦想奋力前行。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