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刘伟:GDP不能告诉我们的是什么?

CCTV节目官网-CCTV-2 中国经济大讲堂 来源:央视网2018年11月19日 10:08 A-A+

以GDP为核心,翻番式的倍增计划带领中国经济高速向前四十年,在这个过程中,GDP这根指挥棒成为考核政府政绩最核心甚至是唯一的指标,这使得地方政府只注重短期利益,从而带来一系列社会发展问题。那么,GDP究竟存在哪些局限?《中国经济大讲堂》走进中国人民大学,特邀刘伟校长为我们作精彩解读。

嘉宾简介

刘伟,中国人民大学校长,全国政协第十三届常委,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长江学者”特聘教授。主要研究领域包括:政治经济学中的社会主义经济理论,制度经济学中的转轨经济理论,发展经济学中的产业结构演变理论,以及经济增长和企业产权等。两次获“孙冶方经济学著作奖”,八次获得省部级以上其它重大奖项。

刘伟在《中国经济大讲堂》演讲时指出,中国现在要转变发展方式,首先要树立新的发展理念。如果还沿用过去以GDP(国内生产总值)为核心,高速增长翻番式的倍增计划,那就会出问题,因为GDP(国内生产总值)存在四大局限。

注重数量和规模 不注重质量和结构

第一个局限,GDP(国内生产总值)的核心指标和体系强调的是数量、翻番,容易忽视经济结构,而不同的结构完全可以有不同的GDP(国内生产总值)水平。例如,在1820年前后,按现在的统计方法统计,中国当时的GDP(国内生产总值)水平占全球超过30%,是世界第一大经济帝国。但是不到二十年的时间,到1840年第一次鸦片战争,中国就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这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中国虽然经济规模是最大的,但是结构质量却是一堆猪马牛羊、一堆五谷杂粮、一堆家织土布。而美国、英国、德国、法国这些当时的列强们,虽然它们的规模都没有中国大,但是它们的结构是冶金革命的材料工业,是纺织革命的机械工业,是由一系列蒸汽机革命的动力去支撑,一系列工业产品、工业化的结构支撑而起来的。

所以,虽然它的量没有中国大,但是它的质和中国是完全不同的。那它是什么社会组织结构呢?中国是什么社会组织结构呢?中国是一家一户的自然经济、小农经济;它是什么?它是现代化的企业制度、现代化的市场制度。中国是什么样的社会联系呢?是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自给自足的社会经济状态。它是什么呢?充分交通、充分发达的市场网络。它是现代工业时代,中国是传统农耕时代。这两个时代碰在一起,尽管中国的量比较大,但是不堪一击。

容易导致公共服务领域形成“短板”

第二个局限,GDP(国内生产总值)是按价格统计来核算的,只能考核、核算经过市场交易的量、交易的经济活动、交易的资源配置。但实际上,人类社会很多活动却是市场失灵但社会又需要的。比如军队、警察、政府、官员这些服务,现代社会肯定需要,但这些服务领域就不能市场化。还有一些领域是很难市场化的,比如医疗领域。大夫关于疾病肯定比患者了解的多,信息的不对称性导致病人很难跟医院讨价还价,这样就很难在市场上进行约束。医院市场化就意味着医院企业化,一旦企业化,就意味着医院的行为目标是赢利最大化,这就会有麻烦。比如,本来病人得的是肝病,但因为患者负担不起医院治疗肝病的费用,所以患者要求切胃,因为切胃便宜,这种做法是不可取的。像这样信息不对称的领域,就需要政府、法律,各方面制度的、非市场制度的介入监督,严格规范它的行为。在信息不对称的领域政府介入也不够,因为政府也不一定懂,这种领域要提倡医风、医德,要提倡医者的自觉。所以,不能仅仅以GDP(国内生产总值)为核心,那些市场失灵但社会又需要的领域的发展就可能被忽略,就会形成社会现代化的短板。

容易导致经济活动的目标短期化

第三个局限,GDP(国内生产总值)的核算方法是以一年为时间期限的,是一年之内包括国家、海关以内生产者生产的附加值加在一起来进行核算的。所以,跨年度的这种穿越式的财富积累和资本积累就核算不进来。那么,以GDP(国内生产总值)为核心就可能使经济行为超短期化、年度化。比如在河上造桥,第一年造桥时,施工队、材料商、设计师都付出了劳动,都创造了价值,计入到今年的GDP(国内生产总值)中;明年要炸这个桥,炸药商、爆破队、施工队、运输商付出了劳动,第二年还要计一次GDP(国内生产总值)。每一年为修这个桥、炸这个桥,都各计了一次GDP(国内生产总值),那最后围绕这个桥的财富累积是零,这就是GDP的局限。那么,中国到了一定时间的发展,要强调可持续、强调财富的积累、强调资本积累的时候,如果用GDP(国内生产总值)这种年度的核算方法核算,就会造成严重的局限。

难以体现 “幸福”和“绿色”

第四个局限,GDP(国内生产总值)不能全面地去衡量发展的一些问题。

第一个方面,比如说“绿色”。绿色GDP(国内生产总值)是个很先进的理念,但是到目前为止,在核算体系和方法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把绿色GDP(国内生产总值)还原为国民经济核算体系,没有纳入实践。因为“绿色”就是考核发展中的环境成本,这项考核是减项,核算方法、边界确定非常难。它有严重的外在性,不清楚环境损失到底是谁造成的。绿色GDP(国内生产总值)是很好的理念,但是目前实施起来很难,如果以GDP(国内生产总值)为核心,绿色GDP(国内生产总值)包含不进来,那发展的同时可能就忽略了环境的成本。

第二方面,社会发展不光包括环境,还有人们的幸福。因为现代化最终是要以人为本。所以,当年GDP(国内生产总值)这套指标一提出来,虽然有的学者说是二十世纪人类最伟大的发明,但同时就有人提出尖锐的批评。六十年代初,当时美国总统肯尼迪看到GDP(国内生产总值)这套方法之后马上就有一个质疑,他说GDP(国内生产总值)没有告诉人们什么是幸福,没有告诉人们什么是高质量的教育,什么是没有疾病,什么是优良的环境,什么是快乐。所以就提出来一些别的修正指标,比如说人类发展指数,把综合的寿命、健康、受教育的程度反映进去;比如幸福指数,把人们的满足感、幸福感包含进去。但这种幸福指数和人类发展指数也有它的局限。幸福感怎么核算呢?方法倒很简单,就是问卷。问卷的题目也很明确,你幸福吗?然后分别选择选项,选完了之后,发卷人再去做数据统计处理。这种东西的主观性是很强的。

虽然GDP(国内生产总值)有它的局限,但现在还找不到一个比GDP(国内生产总值)这套指标体系更科学、更全面、更系统的核算方法。中国在贫穷的时候,没有意识到GDP(国内生产总值)的局限,因为它并不突出,首先要解决吃饱的问题。但如今中国摆脱贫困之后,发展观必须转变。一定要从以GDP(国内生产总值)为核心引领的发展战略转变到新的发展理念,要转变发展方式,这样才能够从根本上适应新的需要,才能克服或者在一定程度上限制GDP(国内生产总值)本身的局限。

 

 

860010-11140564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