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时隔11年,“国师”张艺谋重回威尼斯电影节

CCTV专区 CCTV-3综艺频道 来源:CCTV文化十分2018年09月12日 10:21 A-A+

第75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

The 75th Venice Film Festival

在刚刚闭幕的第75届威尼斯电影节上,张艺谋带来了全新武侠大片《影》。这是张艺谋继2007年担任主竞赛单元评委会主席之后,再度回归水城威尼斯。

这次他执导的《影》与库斯图里卡、蔡明亮等众多导演新作共同入围非竞赛主展映单元。

张艺谋新片《影》获赞誉

张艺谋执导的电影《影》即将于9月30日国庆档期上映。该片于北京时间9月7日凌晨4点在电影节上举行了全球首映,导演张艺谋携主演郑恺、王千源、胡军、王景春、关晓彤现身电影节红毯及首映礼。

 

△张艺谋携《影》主创亮相威尼斯电影节

作为威尼斯展映电影中唯一的华语电影,《影》全球首映礼当晚在能容纳1036人的Sala Grande剧院举行,现场座无虚席,主创团队到场与媒体、影迷一起观影。

△Sala Grande剧院(示意图)

该片讲述一个从八岁就被秘密囚禁的小人物,不甘心被当成傀儡替身,历经磨难,努力寻回自由的人性故事。

两个小时的观影过程中,观众们被局中局的剧情、中式古典的水墨丹青画面、琴箫瑟三种乐器配乐所折服。放映完毕后,现场先全体起立鼓掌五分钟,亮灯后全体再度鼓掌一分钟。

△Hollywood Reporter记者的称《影》为“张艺谋最具视觉冲击力的片子”

△Screen International的记者表示完全没想到在这部电影中,伞会被当成武器使用,他同时也表示武侠类型片的影迷会喜欢这部电影。

 

导演张艺谋还荣获了组委会颁发的重量级奖项——“荣耀电影制作人”奖。此奖项创办于2006年,旨在表彰对现代电影做出特殊贡献的电影人。

此前,北野武、西尔维斯特·史泰龙、阿尔·帕西诺等人都曾获得过这个奖项。张艺谋是首位获得此奖项的中国电影人。

△威尼斯电影节主席阿尔贝托·巴尔贝拉

威尼斯电影节主席阿尔贝托·巴尔贝拉在颁奖典礼上说:“张艺谋是当代影坛最重要的导演之一,他兼容并蓄的作品代表了世界电影语言的演变,同时展现了中国电影的惊人成长。张艺谋善于以独特而出众的视觉美学风格,凸显剧本、故事和丰富的中华文化。”

身着黑色唐装的张艺谋上台领奖时表示:威尼斯电影节和他有很深的渊源,威尼斯对于他而言就像是故乡,很高兴能够带着自己的新片重回水城和老朋友见面。

张艺谋:

这个奖是奖励有创新精神的人,很高兴我拍了几十年电影还有创新,还可以得到大家的肯定,我把它看作是一种鼓励。

与张艺谋一贯的“浓烈色彩”风格不同,他的新片《影》采用水墨画风,将传统的中国美学艺术呈现在大银幕上。

张艺谋说,希望能让更多年轻人看到带有传统文化色彩的影片,并将这种传统传承下去:“中国是有五千年传统文化的国家,中国传统文化非常深厚,也一直是我创作的源泉。”

五次结缘威尼斯

张艺谋与威尼斯电影节渊源颇深,这里也是他的福地。他曾两度斩获威尼斯最高荣誉“金狮奖”(1992年《秋菊打官司》、1999年《一个都不能少》),一次获得最佳导演“银狮奖”(1991年《大红灯笼高高挂》),2007年他曾受邀担任威尼斯国际电影节第64届评委会主席。

△《秋菊打官司》曾获威尼斯金狮奖,巩俐凭借该片获得最佳女主角奖

加上这次获奖,这已是张艺谋第五次与威尼斯电影节结缘。

此次,华语青年导演竹原青执导的电影《星溪的三次奇遇》也在威尼斯国际电影节举行了全球首映

导演张艺谋称在国际视野能够看到这样一位新兴的导演非常欣喜,尤其在华语电影普遍被商业类型裹挟的今天,《星溪的三次奇遇》对艺术类型电影的探索显得尤为珍贵。 

张艺谋在活动现场与导演竹原青做了简短交流,他说:“导演对年轻人来说是一个辛苦又有魅力的工作。”张艺谋还从专业角度点评了竹原青新作,希望竹原青能够“脚踏实地,坚持自己的梦想”,在华语电影的艺术探索上多做贡献。

△青年导演竹原青与张艺谋

自《英雄》之后,张艺谋将更多精力放在华语商业片上。开启商业电影之路以后,他似乎离三大电影节也越来越远了。

这次,影片《影》回到了张艺谋更熟悉的领域,运用他最擅长的影像与视觉,讲述了具有中国传统古典美学的人性故事。

片名就道出了影片的方向,一直很崇敬黑泽明的张艺谋,借鉴了黑泽明《影子武士》的概念,拍了一部关于替身的故事。

张艺谋:

我对替身的故事一直比较有兴趣,四十年前看黑泽明导演的《影子武士》,我当时就想,这样的替身故事,在中国过去历史中应该有很多吧,想着有一天我也想拍一个这样的故事 。

我查了很多资料,但通过这么多年的研究来看,我觉得资料很少,中国关于替身的记录非常少。中国每年的古装电影、电视剧有很多,但没有人拍替身,所以我就越来越好奇,促使我完成了这个电影。

外国人看到这种类型的中国电影,就把它归到动作电影或者武侠电影上。其实我觉得这个电影讲的是人性,它只是用这样的方式来包装。我自己也喜欢讨论人性的故事。

《影》其实是借鉴了历史上三国的背景,最初的剧本改编自朱苏进的《三国·荆州》。

虽然故事发生在2000多年前的战乱时期,但是张艺谋并不觉得这会让西方观众对于影片的理解和共鸣上产生障碍:“主要是要讲得生动,大家能看懂,对人性、情感的表达比较充分,就会有共鸣。全世界所有的好电影,都是在人性和情感表达上有独到的地方,这也是拍电影万变不离其宗的一个重点。

张艺谋:

其实我很多年前就想拍一个水墨画风格的电影,只是没有找到合适的题材。在我过去的电影中,可能西方观众熟悉了浓郁的色彩,他们觉得我是浓郁色彩的一个代表吧。

其实中国的传统,还是水墨画为主。这种韵味让我更为感兴趣,因为要拍水墨风格,所以全片都在下雨。里面还应用到黑白、阴阳、太极这样一些中国美学观念。

用水墨感觉的画面来刻画人性。人性是复杂的,它就像水墨画,用水把墨冲稀后呈现出的各个层次,恰恰能表现这种主题——人的心态的复杂性。用水墨画帮助我去表达人性的一种张力,所以形式和内容是统一的。

 

 

《影》此次回归国际影展,背后是其自我风格的回归,影片中无处不在的浓烈的个人造型艺术,以及对表现主义的探索。

张艺谋:

在这样的一套架构中,我的重点其实是写这样一个平民的故事。不管是草根逆袭,还是反抗、求生、野心,但这是一个人的故事。

所以它其实脱离了权谋,脱离了老一套古装戏的规范性主题,我喜欢这个。

张艺谋是一位以高产著称的导演,他一直在探索和尝试不同类型的表现方式,在来威尼斯国际电影节之前他刚刚拍完了一部新片——《一秒钟》。

△《一秒钟》杀青照

这是一部关于现实主义题材的电影。“跟《影》完全是两回事。我自己就喜欢尝试不同的类型。几乎是拍着一个,筹备着另一个。两个故事,两个方向。我喜欢不同的东西,因为可以把创作空间撑得比较大。你可能有更多的包容,学习到更多东西。”张艺谋说。

 

中国电影何以走向世界

从《红高粱》的一鸣惊人,到开启国产大片时代的《英雄》,再到尝试国际化制作的《长城》。从影40年的张艺谋“造梦”的勇气一直未变,他总是在坚守中国传统文化表达的同时,在电影的形式和内容上做着大胆探索。

张艺谋已经将自己的名字和中国文化四个字连在一起,被世界观众记住。他始终坚持在银幕上营造中国文化氛围,定义中国式审美,然后将它呈现给全世界。

当下电影市场存在着一个巨大的差异,中国只有极少数电影可以进入国际市场,而好莱坞电影却可以吸引到大量中国观众。

中国观众为好莱坞提供了巨额利润,但反过来,中国的电影行业又得到了什么呢?

张艺谋:

我觉得戛纳、威尼斯、柏林这几个老的电影节,还有全世界几百个电影节,都是交流的平台。电影是座桥梁,它沟通世界,让我们之间有了理解,所以这些国际电影节很重要。

我觉得中国电影要多参加。今天我们的市场很好,这是一个奇迹,但是我们还是要走出去,广泛地参加电影节,介绍自己,不能因为市场好就自娱自乐。你的电影很卖座但别人看不懂,拿到电影节上大家说不喜欢,那也不行。

一个国家、民族的电影离不开交流,离不了互相学习。所以我觉得年轻导演要多参加电影节,开拓眼界,学习好的东西,也介绍你自己。中国市场越好,就越需要好电影,不然跟这个市场不匹配。

2016年,好莱坞将目光投向了中国。这一次,他们想与这个不断创造票房奇迹的国家,合拍一个发生在古老中国的魔幻故事。

他们需要一位执行者,来掌控这部耗资巨大,面向全球市场而又不失中国韵味的好莱坞大片。于是,他们找到了张艺谋。

尽管后来对于《长城》的好坏众说纷纭,批评的声音也很尖锐。但张艺谋说,《长城》是属于他的一次大尝试,他一点也不觉得拍商业大片有失身份,反而将其看得很重:“那种主流院线上映的,影响世界大部分年轻人的大片,一直是中国电影的短版。如果电影是个工业体系的话,这是重工业,是支柱产业。”

张艺谋:

中外合拍、互动的电影其实难度挺大的。有些电影为了合拍而合拍,这样的合作很难达到一定的质量。

比如说《长城》就是个大“爆米花”,我很有体会。东西方的文化有很大的差距,两边的观众口味也不同。一部电影要做到中外通吃是很难的,你要把握一个最合适的分寸,这是需要学习的。

在中外合拍的事情上,坦率地说,电影本身是母语文化。如果你去拍一个英语电影、法文电影、意大利文电影,这都不是你的母语。导演很难做到深入,因为你要判断一个演员的表演到底准不准,可是你都听不懂他说什么。所以难度很高。

这些合作,我们也许彼此了解对方。但是,合作要产生一个精品还是很难的。

在好莱坞大片的阴影下,中国的国产电影常常要面对巨大挑战。我们理应考虑对中国电影传统的传承,也要考虑失去独特价值观和美学的潜在风险。

张艺谋:

虽然有担心,但我们也将顺水推舟,在继续努力保存自身独特性的同时,承认这样的文化交流所带来的益处。

想想外来的玉米、西红柿、红薯,他们在中国遍地结果,但也一样为人们提供了营养。

在张艺谋看来,电影本来就是世界性的。

说起中国电影,可能没人比他更有发言权,作为中国第五代电影人的代表人物,他完整地见证着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电影40年的新问题、新发展。

诚如张艺谋所说:“也许,我们所做的全部努力,都只是一个开始。”

 

 

860010-1105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