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节目官网-CCTV-13 焦点访谈

《焦点访谈》 20180808 全民健身 你我同行

来源:央视网2018年08月08日 20:04

努力加载中,请稍后...
努力加载中,请稍后...
相关稿件

央视网消息(焦点访谈):今天,是我国的第十个全民健身日。现在,在很多地方,健身可是越来越热,也成为时尚的生活方式。根据国家体育总局的数据:通过实施全民健身计划,我国经常参加体育锻炼的人数近4亿,占比超过34%。有自己练的,有一起练的。但是有人可能也感觉到了,有时候去哪健身、怎么健身还有一些困扰。面对这个难题,怎么办?

正在进行踢球训练的是一个有点特殊的球队,说它特殊,是因为它不属于任何俱乐部、培训机构,乃至学校,这些孩子纯属自由组合,现在都在不同的高中上学。他们中有的是小学同学,有的是初中同学,有的是同学的同学。

球队的总教练兼领队,也不是专业人士,他也是一名学生家长,本职工作是一名医生。

这个草根球队的组队,源于北京市“百队杯”足球赛。

“百队杯”足球赛起源于1984年,当年,北京市少年宫、京报集团北京晚报、北京市足协等单位,联合发起青少年足球赛,200字的“豆腐块”登载在北京晚报上,没想到一下子报名队伍就有112个队,因此起名“百队杯”。

之所以报名如此火爆,主要是因为“百队杯”和一般赛事不同的独特的规则:一个是免费报名,一个是自愿组队。 

“百队杯”主办方北京晚报编委、体育部主任袁虹衡告诉记者:“你是机关的也好,大院的也好,居民区的也好,胡同里的也好,甚至说几个发小我们几个经常一块踢球遛球,我也可以组一个队、取个名,前提是要有一个成年人担任领队,所以当时我们的领队里五花八门,有父母、有爷爷、奶奶、姥姥、姥爷、舅舅、伯伯。”

2014年,郑先生因为球踢得不错,又热心,被女儿拉来给孩子们当教练兼领队。因为年龄小,当年还可以男女混合组队,当时巴西正在举办世界杯,孩子们起名叫“小雷比特”。去年和今年,虽然女儿已经不踢百队杯了,但同学们需要教练和领队,郑先生再次带队,孩子们给球队命名叫“FCZZ”,今年,这支球队还打进了决赛。

谁起的“FCZZ”这个名字?孩子们告诉记者,这是以前一个同学起的,意思是他们比较菜、很草根,现在他们能进到总决赛,其实也不是很菜了。

今年的“百队杯”,涵盖13个年龄组,700多支参赛队,共举办了1523场比赛。

35年,坚持下来非常不容易。这种以健身为目的的青少年赛事很难商业化,场地、裁判、组织都需要钱,怎么办?有一年,因为经费原因,百队杯差点停办。

办下去,没有钱;停办,孩子们不答应。就这样,这些年,在主办方的努力协调下,场地免费或者只收成本费、裁判只拿交通补助,只能呼吁献爱心、讲奉献,就这样,在热心人士和单位的支持下,“百队杯”走到了今天。接下来,路怎么走?主办单位绞尽了脑汁。

袁虹衡说:“现在我们还没有找到非常好的解决办法,我们更加迫切呼吁社会各界,特别是相关的主管部门和职能部门,真正能够扶持像‘百队杯’这样的活动。”

硬件上场地缺乏、软件上人员缺乏是“百队杯”面临的短板,也是全民健身面临的共性问题,为此,各地积极探索解决之道。

2017年7月,山东临沂的“暴走团”,走上了机动车道,被出租车冲撞,不幸导致一死两伤。而在此之前,徐州云龙湖景区道路就曾出现两条机动车道全部被“暴走团”侵占的场面。

怎么让“暴走团”不仅走出来健康,也能走出来文明和安全?就得在车道健身场地上下功夫。山东省聊城市因地制宜想办法。从2015年开始,按照“近而实用”的原则,聊城市加强了步行、自行车等交通网络的建设,围绕当地风景宜人的东昌湖、古运河、徒骇河、植物园等,陆续修建了多条健身步道。现在,聊城市民曹鹏和他所在的健步走团,每天早晨都要在这些步道走很多公里。

今年3月,国家体育总局、发改委、财政部等12部委联合印发《百万公里健身步道工程实施方案》,提出到2020年,力争在全国每个县(市、区)完成300公里左右健身步道建设。

为了解决去哪里健身的问题,山西临汾市也下了不少功夫。

一大早,山西临汾市古城公园的广场就已经聚集了很多健身的市民,住在公园附近的市民王春英,几乎每天都要来这里打太极拳,但是2012年之前,这个公园所在的地方,还是个臭水沟,王春英所在的太极拳队也只能在小区里练,因为扰民,还曾经被人拉过电。

自2017年至今,临汾市先后投资建设了3000多个体育健身场所。

修步道、建公园,解决健身去哪里,山东青岛城阳区正在打造8分钟健身圈。

城阳区中心地带的一家健身房,可以同时容纳近千人进行锻炼,而两年前,这里还是一个废旧的厂房。

为了让居民们能够就近健身,除了将废旧厂房变废为宝之外,青岛城阳还在城市边角地块、高压线长廊下以及公园里增加健身设施,不仅如此,在偏远的农村社区,社区也拿出1200万元,建立了中心运动场、社区活动中心等。

有了健身的地方,村民们活动热情更高了,先后成立了足球队、乒乓球队、舞蹈队等等。

54岁的王翠花是青岛市城阳区夏庄街道的居民,两年前查出乳腺癌,做完手术后心情很低沉,村里的舞蹈队就邀请她来练习,很快,她就成了骨干。

国家体育总局群众体育司公共服务处负责人赵爱国表示:“三级联创过程中特别是全民运动健身模范市、模范县的创建过程中,解决群众去哪健身、体育场地设施建设会作为一个重要指标纳进来。”

有了健身的地方,还要知道怎么练才行。

今年61岁的甘正怀,家住上海嘉定区白银社区,十几年前,他被检查出患有糖尿病,随后又患上了高血压、肾病等并发症,让他不得不提前病退。医生叮嘱甘正怀,除了坚持吃药,注意饮食之外,还要适量运动,但是究竟什么样的运动对糖尿病人是合适的、运动量多大,医生并没有给他具体的建议,甘正怀也尝试过各种锻炼,但效果并不理想。

2015年,甘正怀在公园锻炼时,遇到了社会体育指导员刘尚凯,了解了情况后,热心的老刘邀请他加入了白银社区健康管理小组,这个小组的锻炼项目,就是针对糖尿病患者的。

社会体育指导员刘尚凯专门学习了糖尿病相应健身的专业知识,制定了包括太极拳、健身操等特定项目,每周三次,每次三十分钟以上的健身计划。为了更好地帮助小组成员科学锻炼,他还专门弄了一个“健康自我管理小组记录本”,上面详细记载了小组23个成员的年龄、联系方式和健康状况等信息,并且把每周锻炼情况都详细记录下来。除此以外,每个月,刘尚凯都会和社区医生一起,交流大家的锻炼情况,制定出更适合的运动处方。

经过2年多的科学锻炼,甘正怀的病情得到了比较好的控制,空腹血糖指标和血压都比较平稳。近年来,嘉定社区又相继探索开展了肩颈、高血压、防跌倒等运动干预项目。除了这种针对慢性病的健身指导,有的地方还把体质监测扩大到了所有健身人群。

在安徽界首市国民体质监测站,市民齐晓梅拿到了根据自己的身体状况开出的运动处方。2016年5月,在安徽省体育局的支持下,界首市与一些科研机构合作,通过购买社会服务,在体育场上建立起这个免费的国民体质监测站,在专业人员的把关下,一张专属的运动处方就产生了。运动一段时间后,如果感觉需要调整,可以再次测试,通过数据对比,专业人员根据变化状况,科学实时调整运动处方。

截至今年6月,这个监测站总检测量超过8000人次,其中复测人数超过1200人。现在,界首市正在筹建一个流动站点车,覆盖更广阔的乡村地区,让乡村群众也能享受到科学健身指导。

国家体育总局群众体育司综合协调处长孟亚峥说:“全民健身与全民健康深度融合,是党中央国务院提出来的一项明确的要求,我们也要落实贯彻落实好中央的这项要求,加快推进全民健身与全民健康的深度融合。”

全民健身的主要目的,是全民健康。而“没有全民健康,就没有全面小康。”所以,不管是从个人健康还是从国家发展来看,全民健身都是一件大事。个人有积极性是第一位的,想方设法破解场地、资金等难题,让更多的人学会科学健身,不断满足人们日益增长的健身需要,也非常重要。健康中国需要不断“推动全民健身和全民健康深度融合”,全民健身,你我同行。

channelId 1 1 2 22966bdfdd244010b13ca054277e600a
  • 视频简介
  • 栏目介绍

来源:央视网

更新时间:2018年08月08日 20:04

视频简介:本期节目主要内容: 今天,是我国的第十个全民健身日。现在,在很多地方,健身可是越来越热,也成为时尚的生活方式。根据国家体育总局的数据:通过实施全民健身计划,我国经常参加体育锻炼的人数近4亿,占比超过34%。有自己练的,有一起练的,但是有人可能也感觉到了,有时候去哪健身、怎么健身还有一些困扰。(《焦点访谈》 20180808 全民健身 你我同行)

热门推荐 换一组
    860010-1102012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