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邪不压正》:就算牙被拔光,姜文也要大嚷

CCTV专区 CCTV-3综艺频道 来源:CCTV-文化十分2018年07月17日 16:12 A-A+

  

《邪不压正》结尾,姜文饰演的大Boss蓝青峰被廖凡饰演的大汉奸朱潜龙几乎拔光了牙,然后在生命垂危之际对自己的养子——彭于晏饰演的大侠士李天然大嚷:儿子,别再找爸爸了!你该给自己找个儿子了!

看到这儿,我摇头莞尔:就算把姜文的牙都拔光了,他也是嗓门儿最大的那一个。

姜文电影对于影评人来说是不折不扣的烫手山芋。

说它不好,大批姜文粉丝或是电影迷会不吝以最大的敌意对你投来嘲讽:你真的看得懂姜文电影了吗?你真的读出那些隐喻了吗?

 说它好,大批不爱他的影迷或是云里雾里的观众依然会对你投来嘲讽:你跟姜文一样自以为是!姜郎才尽了你还在夸?

 好在,我不是专业的影评人,看完电影写写文字也只是随心下笔,信马由缰,完全没啥顾忌。所以,从我的角度看《邪不压正》是非常姜文化的电影,情绪非常充沛,表达非常跳跃;但是它的口碑不会太好,而在当下的暑期档,它的票房成绩恐怕也不会上佳。

可我依然要为这个暑期档的国产电影点赞,因为我们同时拥有了霸道浪漫的天马行空和勾连现实的脚踏实地,大银幕的生态丰富得近乎奢侈。

 我看完小说《侠隐》后对姜文的电影不太期待,并不是说我认为小说剧情太过简单会影响导演的发挥,事实上,电影《邪不压正》和小说《侠隐》基本上是讲了两个大异小同的故事。

我的不期待感来自于我对武侠文化的理解感受,以及姜文电影气质与武侠精气神的冲突无可调和。

不同于王家卫对武侠美学的造梦和徐浩峰对武侠筋肉的写实,在姜文那里,武侠只是他电影表达的一样工具,只是为他意图服务的一种元素。

 我在《侠隐》中读到的那种在侠而不在武的武侠底色在《邪不压正》里是一点儿影子都没有的,《邪不压正》只有身负大仇却又任务在身的特工,只有纵横捭阖却控制不住局面的政客,只有阴谋阳谋没有侠义干云。

如果说有一点儿味儿的话,都来自周韵饰演的关巧红,这个以民国奇女子施剑翘为原型的女侠。

 

我在《侠隐》中读到的家国大义面前放弃小武学、打破功夫桎梏、为了在紧迫时间内完成任务而弃武用枪的侠客现代化之困在《邪不压正》里也是毫无踪影。

 影片末尾那段李天然大战朱潜龙,竟然恢复了一大段武功打斗,我只能理解为是姜文为了照顾一下观众对武侠电影的期待,或者是一种为了银幕笑果的戏谑表达。

影片最与小说背离的还是那种气氛的营造。小说里为了复仇的隐忍、等待都刻画得很到位,那种侠隐的隐士感铺垫得很足;可是电影里本来深居简出、极少显露身手的李天然却成了满世界嚷嚷自己的血海深仇,肆无忌惮跟仇人照面(可是照面之后又鲜有行动),而且不顾显露武功、暴露身份的危险成天在北平城的屋檐上大秀跑酷绝技。

 这些跳脱飞扬的设计明明白白告诉观众,《邪不压正》绝不是《侠隐》。

 其实,不同于小说中那种徐徐道来、抽丝剥茧的回述,影片一开场就用极快速的节奏和极短的篇幅把李天然的身世大仇通通交代了。等于是影片前十分钟你就明白了故事主人公的全部故事,并且完全能推测到主人公最后一定能复仇成功。

 这就像斗地主的时候地主一上来就明牌玩儿,这还怎么玩儿呢? 

所以,《邪不压正》的观影从一开始就不要去看故事,故事很简单,既没有《让子弹飞》的尔虞我诈层层加码,也没有《一步之遥》的多重叙事剧情反转。

就像姜文自己接受采访说的,如果非要把话讲明,那么这部电影讲的是成长。那么观看《邪不压正》最好的抓手是那一个个人物的成长:

 主角儿李天然的成长是最显性的。十几岁就目睹灭门惨案,远跨重洋接受十数年如一日的培训,学成归来伺机报仇,一步步在巧红的激励下、蓝青峰的引导下克服重重心魔,最终大仇得报,救护爱国将领张自忠把日本兵扔进火炉子里走上抗日之路。

 两个女性角色都有成长。许晴饰演的唐凤仪从一心想依附权势男人当正房的封建女性,从一心想包养小鲜肉远走他乡的交际花,成长为明白乱世之中身世浮沉雨打萍的道理进而跳楼自尽的悲情女子。

 巧红从裹小脚、接受三从四德的小女人成长为独立走上复仇路、却终于明白私怨大不过时势、家仇大不过国恨的道理,进而成长为男主角儿的人生导师。

 甚至反派朱潜龙也有成长。从若干年前欺师灭祖残忍好杀的禽兽变成一个在中日势力之间左右逢源、甚而学会利用舆论为自己洗白罪恶,几乎成功自我洗脑的四肢发达、头脑也发达的大汉奸。

  如果说朱潜龙、李天然、日本人、美国人都是大棋局上的一颗颗棋子,那么影片最隐秘的线索,应该是姜文饰演的幕后执棋手蓝青峰的成长。

 小说中的蓝青峰一直隐于幕后,偶有现身,论人物形象其实更符合电影英文名的Hidden Man,我读小说的时候猜到姜文可能会饰演这个人物,但又觉得蓝青峰戏份太少、太过于神龙见首不见尾,不太符合姜文的表达特色。

结果,姜文干脆合三为一,把李天然养父美国大夫、李天然师叔德玖和蓝青峰本人的戏份全部整合在一起拼出一张蓝青峰的全新形象。

 

这也再次证明,就算影片上映前读完了小说也丝毫不影响观影的期待感,因为从角色到故事,原著小说对姜文来说从来都只是一个大框架、大背景。

按说以蓝青峰这等幕后Boss的身段,再要有什么成长似乎很勉为其难了,但是姜文硬是用蓝青峰把小说故事重塑,也把自己的胸中块垒一吐为快。

 影片中,蓝青峰一登场就不只是小说中儒商的身份。他简直只手通天,京城里有十二座四合院大宅子、还处处是曹雪芹写红楼梦的故居,能让全城的黄包车夫乖乖听话,能从末代皇帝那里搞到朱元璋的正版画像,能和阎锡山、白崇禧这些民国大佬互通消息,如此人物二十余年里却好像没干什么于国于民于自己了不起的大事。

除了左欺右骗、上下出卖、东西暗杀,除了守住了自己不当汉奸的底线,除了对大汉奸和手下的特工两头忽悠,几乎是一事无成!到头来,竟几乎性命不保,被严刑毒打、被拔光了牙。

那他的成长是什么呢?是李天然对他内心的唤醒。

 一开始,他把回国报仇的李天然只当做交易的工具,他更看好手握实权的汉奸师兄朱潜龙,他宁愿说服汉奸起义、调转枪头打日本人;可是李天然的莽撞和率真竟然一再打乱自己的计划,蓝青峰终于放弃腐朽到根子的大师兄,转而把希望寄托在青春刚强的小师弟。

不同于《让子弹飞》里阴暗的结尾:革命者最后竟然落得革命成果全被窃取,革命弟兄纷纷被奢靡物质生活同化,只剩自己纵马横枪的孤独;《邪不压正》的结尾是辛亥革命元勋用身体力行的示范、用拔光牙齿的疾呼唤醒青年的家国大义,把重整山河的火炬继续传递。

 

 所以我们回到本文的开头,蓝青峰对李天然的大呼:儿子,别再找爸爸了!你该给自己找个儿子了!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李天然自幼受传统武术的熏陶,走的是正宗的中学为体的路子;可是逃往美国后习练的全是西洋拳术、神射枪法,仿的是西学为用的法子。可是蓝青峰的大嚷就像一声狮子吼:别再找爸爸了!要做自己的主人!要走独立的道路!

看,我们为什么爱姜文呀?因为随便一颗红豆,你都能换来一整个宇宙。

最后想和大家探讨一个片中没看懂的地方:

美国大夫死后的录音是怎么回事?以他对养子李天然的热爱,断不可能配合蓝青峰录制那样的语音,难道那个时候篡改语音技术已经如此成熟?

史航那段痛斥影评人的无良有人说很出彩,我觉得其实很出戏,生拉硬拽,非要在这里一吐胸中不平,这可能就是姜文电影最大的毛病所在吧。

这种手法不是说不对或者不好,而是用的不巧妙,不高明。像《让子弹飞》里站着也能把钱挣了的桥段才是剧情需要和作者意图高度契合的典范。

我一直以为,只有和剧情需要若合符节的言外之意才能让人回味无穷。《邪不压正》和《让子弹飞》的档次差距大概就在这里。 

860010-1105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