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开讲啦》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高大伦:饭得一口一口吃,坑要一个一个挖(6月30日)

CCTV节目官网-CCTV-1 开讲啦 来源:央视网2018年06月29日 10:25 A-A+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将要到哪里去?相信,每一个人的成长过程中,都曾有过这样的发问。那么,对于我们中华民族来说,我们从哪儿来?中华文明是如何延续的?在《开讲啦》“触摸古今,传承文明”系列,首期节目中,一位考古学家,将带领我们探索尘封数千年的历史遗迹,寻找文明的根源。他,就是是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高大伦。

三星堆是研究中华文明起源最理想的标本

考古到底是研究什么?高院长分享,考古事实上在研究两个大问题:人类的起源和文明的起源。我从哪儿来?我的祖先在哪里?这是每一个人都需要知道的。那么,当四川人问,四川人又从哪儿来了,又到哪儿去了?这个就要探究四川的三千多到四千多年前的古遗迹——三星堆遗址。

作为二十世纪人类最伟大的考古发现之一,三星堆遗址的发掘一直吸引着大家的视线。主持人撒贝宁形容三星堆博物馆是他去过的所有博物馆里面,最能进入你梦境的,面对奇形怪状的青铜面具,就像在和另外一个文明对话,所以,三星堆是天外文明的呼声至今很高。高院长则通过三件三星堆祭祀坑出土的文物为我们还原了三千多年前,这一段文明的发展进程。金杖揭示了古蜀国国王鱼凫的身份,青铜纵目面具为我们还原了古蜀国的地貌及文明特征,瑰丽奇特的神树则令中国古代十个太阳的传说有所依据。从一个观摩发掘现场的旁观者到成为引领发掘的组织者,高院长十六载不懈追寻,找到了三星堆文明的孕育、发展,并率领中国考古队,独立挖下了“走出国门的第一铲”。

中国的古文明五千年到今天延续不断,但是我们最不清楚的是五千年到三千年这一段,三星堆这个地方,两千多年,一个文明在这个地方孕育在这个地方诞生,在这个地方成长,发展,达到高峰,然后走向衰落,融入中华文明。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这是中国研究文明起源,文明形成,文明发展,最理想的标本。

考古更重要的是,通过考古发现来写历史。

在回答青年提问时,高院长说,考古就像做侦探,通过考古发现的一系列证据来了解历史,续写文明。高院长笑称,即使现在,很多人还会觉得考古工作者都是衣衫褴褛,靠一把洛阳铲搞发掘,形容考古工作者“远看像要饭的,近看是考古的”,“考古,文科当中的地质队”。但其实,今天的考古早已不是大家所想的那样了。比如七十年代,我们基本用碳—14建立了中国考古年代序列,三星堆发掘使用了内窥镜,植物考古,动物考古也很早用上了DNA测量。总之,各个领域的科技一问世,就为考古所用,以发现更多信息,来探寻文明的起源。

也正是随着科技的发展,以往难以实现的考古发掘在今天能够实施。比如获得2017中国十大考古发现的四川省的“江口沉银”内水考古。通过出水的大量金银器,证实了明朝末年,张献忠江口之战的历史事实,印证了一段流传三百多年的传说。而这样的一次水下考古,也是前无古人的,通过围堰的方法,一次性发掘上万平方米,开拓了中国内水考古的新领域,为中国内水考古,提供了经验和技术支持。 

考古也是盗墓?考古人挖坑的目的是挖宝?

面对网友提问“有人说考古也是盗墓”,高院长痛心疾首地说,“我们这方面的损失太大了!”盗墓者盗墓,是对墓的破坏,他们拿了文物就走,而考古工作者通过小心翼翼地科学发掘,研究的是文物的摆放,了解器物和器物之间的关系,推导古人的生活状况从而去研究历史。考古不是挖宝,任何发掘品到了考古人手上,就没有价格。他们只衡量文物三个价值:历史价值,科学价值,艺术价值。考古人从不对文物的经济价值做评估,因为这是国家的财富,祖祖辈辈留下来的文化遗产。

盗墓影视文学作品的问世,让大家对考古充满了好奇,并且,最早的考古学家都是探险家出身,那么,考古工作真的险象环生吗?高院长分享,不仅考古探险有危险,考古本身也存在危险。四川有很多崖墓,崖墓很深,钻进去有可能突然就垮塌了。四十八万平方公里,甘孜阿坝地区,崇山峻岭,西部往往很多险要的地方,就是古文化遗存非常丰富的地方,四川地区的考古比其他地方更危险。但是,“这是正常的,你要有心理准备,如果什么都没有,还去做这个工作吗?”而且,“考古这项工作,真的越干越有味道,它的不确定性让你每一铲挖下去,都不知道会挖出什么。好奇心是我们人类前进的动力。”

中华文明五千年,解开了一个谜,有更多的谜等着我们,高院长寄语对考古有兴趣的同学“饭得一口一口地吃,工作得慢慢地做。考古发掘,考古研究,你越研究,越发掘,越觉得,你的生命是有限的,这个事业是无限的。”

6月30日(周六)晚十点半档

CCTV-1《开讲啦》高大伦——饭得一口一口吃,坑要一个一个挖 

860010-11190652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