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节目官网-CCTV-13 焦点访谈

《焦点访谈》 20180309 启航新时代:两会上,她们的声音

来源:央视网2018年03月09日 20:10

努力加载中,请稍后...
努力加载中,请稍后...
相关稿件

央视网消息(焦点访谈):每年的两会,几乎都会遇到一个法定的节日,妇女节。昨天3月8日,参加两会的女性代表委员,又在工作中度过了这个属于自己的国际劳动妇女节。十三届全国人大2980名代表中有女性代表742名,占代表总数的24.9%,较上一届提高了1.5个百分点;全国政协十三届委员中有女委员440名,两者都是历史上最高的一次。她们来自各个地方、各个行业,让我们来听听她们的声音。

3月3日,在今年两会第一场委员通道采访上,政协委员周晔的出场引起了全场的关注。

作为央视新闻节目《共同关注》的手语主持人,多年来周晔已经担任过许多重大场合的手语翻译,被观众称作不说话的主持人。这次她作为政协委员亮相后,许多人才注意到了她的另一个身份:北京市东城区特殊教育学校的校长。

特殊儿童是周晔平时生活里的主角,孩子们的每一点进步都让她非常高兴。周晔说:“有个唐氏综合症的孩子有一天指着我说口红,我就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每天教他,终于有一天他告诉我说,周校长抹口红真好看,当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非常非常兴奋。”

和其他学校的老师相比,特殊教育的老师们面对的学生情况更加复杂,每个孩子学习的进度、教育方法更是千差万别,因此对老师的综合素质要求很高,但是目前特教老师的总数大概只有5万人,远远不能满足特殊教育的需求,因此,第一次参加两会,周晔就带来了关于特殊教育的呼吁。她说:“仅限于特教学校的学生,大概有50万这样的孩子,还有很多在普通学校里面的残疾儿童,所以我觉得在未来师范生的培养当中,我特别特别强烈呼吁在普通师范生当中一定要开设特殊教育的课程,而且我也建议有一些综合的院校,能够建设好特殊教育的学科建设。”

在两会上,女代表委员们关注的许多问题,都带着特有的温度。

参加两会的女代表委员们中,有来自学校的老师,因此教育的话题在女代表、委员们的讨论中经常出现。在今年的两会上,学生课外负担的话题一直备受关注,来自教育界的女代表和委员们对此也直言不讳。

全国人大代表张咏梅就指出:“有些老师现在有一种话叫做‘课上留一手,课下露一手’这种说法,我觉得也造成了课内减负、课外增负的这种现象。”

在张咏梅看来,学生教育还是要回到根本上来,就是要回到课堂上,让学生在学校里把知识学到手,一些家长盲目跟风送孩子去补习培训,学到的可能并不是真正的知识。因为一些培训机构,就是以盈利为目的。

而在另一些代表看来,在今天,评价学生标准的固化导致“唯分数论”依然很严重,只有在观念和制度上也做出相应的调整,才能真正让孩子减负又各有所长。

参加两会的女代表、委员除了职业身份以外,她们中很多人都是妈妈,因此他们非常关心孩子的健康成长。来自安徽的全国人大代表刘丽,今年的建议只关注一件事情:儿童遭受性侵。

刘丽来自农村,从十几岁起外出打工。2000年,在厦门一家足浴店打工的刘丽开始资助身边家庭困难的儿童上学,从一开始的三五个到后来的几百个人,把自己大部分的收入都捐给了这些素不相识的孩子,被人称为“最美洗脚妹”。2010年,她被评为“感动中国”人物。在那之后,她做起了自己的慈善公益,在和其他公益组织交流的过程中,刘丽发现了这个让人痛心的问题。

根据中国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基金会女童保护基金的统计,2017年全年媒体公开报道的性侵儿童(14岁以下)案例378起,其中不少儿童长期、多次受人侵害,尤其是一些父母出门在外的留守儿童,缺少和家长的有效交流,往往更容易给人可乘之机。

“可能有时候就是亲戚,或者邻居,或者同村,或者是多见过几次面,就是大人们身边的朋友啊,稍微对他们一点好,他们可能误认为这是父爱或者是母爱对他们的关心,就会有安全隐患。”刘丽说。

为此,刘丽今年专门提交了五份关于如何防范及惩治未成年人性侵的建议,希望能让儿童保护课程进入义务教育,并从法律上严惩对侵害儿童的罪犯。

不仅仅是刘丽,还有不少女代表委员在两会上关注儿童性侵的问题,在她们看来,目前我国虽然有相关制度和法律,但并没有完全和实际相结合,更需要一套行之有效的预警监控系统。

全国政协委员于欣伟说:“我还建议加一些配套设施,比如说信息公开,对他的话也是一种震慑和一种警示,对老百姓也是一种保护;第二用现代手段,就性侵犯罪被出来之后还要加一个电子跟踪,这样的话可以禁止他进入一些敏感场所,比如儿童场所他就不可以进。”

两会上的女代表委员既有从女性视角出发,关注热点问题,提出自己的意见建议,也有发挥女性善于沟通的特点,广泛征求群众关心的话题,并以此为基础提出自己的建议。

来自广东的黄细花是连任三届的人大代表,她在微博、微信上都公开自己人大代表的身份,倾听大家的心声。今年,给她留言的许多人都反映了国家实施二孩政策后遇到的问题。

生孩子不易,养孩子更不易。二孩生育全面放开后,两年来并没有出现出生人口爆发式增长,2017年新增人口比2016年还减少了63万,在黄细花看来,和放开二孩生育后,公共服务没有跟上有关:“我们家亲戚以前信誓旦旦地说,我一定要有两个孩子。他现在小孩子两三岁了,我说你打算要第二个?他说不要了,而且语气很坚定地说不要了,不要第二个孩了。一个是工作要中断,再有养育成本增加。”

对于这一点,许多女代表、委员也有同感。

全国人大代表张惠说:“比方说我们山东对一孩和二孩,法律上一孩二孩都是158天(产假),国家现在是98天。但是二孩真正要达到158天,保险出现了一些问题。再有0至3岁孩子的抚养,我们国家幼儿体系是从3岁以后,3岁到小学,3岁到6岁的时间段,那3岁之前,就是婴幼儿的托管托育目前还没有保障到。”

除此之外,一些来自医疗界的女代表、委员也担心,面对多出生的孩子,儿科医生短缺的问题会更严重。

全国政协委员丁洁说:“有一个估算的数据,不是很严谨,儿科医生按照人口和儿童这个比例上估算大概缺20万,虽然不是很准确,但是总的来讲儿科医生是非常缺乏的,上班已经是超负荷了。”

在丁洁看来,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儿科医生今天的紧缺有几方面的原因:“儿科工作非常复杂,因为病人不会说,发病快,所以工作强度很大;他自己的收入也少,因此就留不住人,也不能吸引到人;加上前一段很多院校儿科系又取消了,本来输入到儿科的这个输入口又给截断了,所以多种因素导致儿科医生逐年积累,逐年积累越来越紧缺。”

要解决儿科医生短缺的问题,必须要多管齐下。

全国人大代表陈香美建议:“能够在医学院校的教育里面,把儿科系恢复起来,只有把儿科的教育从基础方面,从大学、大专这个程度上去教育起来,才能为今后的儿科医生的补充来奠定教育基础。希望有关的部门在薪酬待遇上,给儿科医生一些特殊的倾斜,包括儿科的急诊,包括儿科的门诊。”

今天女性参与社会越来越多,在各行业均有突出建树,女代表、委员们关注的热点问题,在民生之外,还有更广阔的视野。许多女代表、委员的意见和建议都事关行业、区域乃至整个国家的发展。

全国人大代表孙景南说:“国家提倡的2025年中国制造,迫切需要我们这一部分高精尖人才。一个是希望这种人才培养它有一个制度化,落在一种制度上面,而不是各企业、各行业自己去培养;第二个就是也希望它的形式能够更多一些。”

全国人大代表张慧提出了怎样把人才留在边疆等问题;全国人大代表张晓庆提出了农民工的养老住房、就业等方面的问题。

女代表、女委员们的参与,让两会真正成为平等、开放、民主的履行职责和参政议政的平台。

全国人大代表温秀玲说:“女代表关心的话题从家国大事到身边点滴都有,不管是地区发展、产业发展,还是关于儿童、教育、女性权益的话题,既关乎国家发展,又不遗漏个人的切实感受,促进我们国家的全面发展。”

今年两会,女性代表和委员的比例均创下历史新高,这样的结果既有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对男女平等基本国策的重视,从另外一个角度说,也是因为女性受教育水平、参与社会发展的能力越来越强,才会有更多的女性能参与到与国家发展密切相关的政治生活中来,并且在领域和范围上也越来越广。这也显示出新时代中国平等、开放、包容、进步的发展态势。

channelId 1 1 2 62640b9f6a444aca82000f4bcb895da2
  • 视频简介
  • 栏目介绍

来源:央视网

更新时间:2018年03月09日 20:10

视频简介:本期节目主要内容: 昨天是“三八”国际妇女节,参加两会的女性代表委员就在工作中度过了这个国际劳动妇女节。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有2980名,其中女性代表742名,全国政协十三届委员中有女委员440名,她们来自各个地方、各个行业,两会上她们发出了自己的声音。(《焦点访谈》 20180309 启航新时代:两会上,她们的声音)

860010-1102012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