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20岁的理工科妹子:我那“又臭又长的叛逆期”……

CCTV节目官网-CCTV-4 中文国际频道《环球影迷大会》 来源:央视网2018年01月11日 14:27 A-A+

谁的青春不曾有过叛逆期?

在刚刚过去的《环球影迷大会》青春片单元里,就有这么一个刚刚过了“叛逆期”的青春少女。没错就是那个被嘉宾路阳导演真挚鼓励的萌妹子,李芸璐。

这个把自己的叛逆期形容成“又臭又长”的长沙“妹儿陀”,有个“电影梦”不吐不快——

为了电影,我也曾“哭爹喊娘”想学编导

1

“小时候读到《一只特立独行的猪》,‘工作是人一生的主题……人可以从工作中得到乐趣’,觉得王小波说的,甚是在理。

占据了生命的工作就应该是我热爱的事情,不然如何忍受它陪伴自己度过漫长一生?

所以我热爱的,到底是什么?

我是一个慢热的人,高二的时候才模模糊糊觉得,自己可能深陷电影无法自拔。彼时的路子,却已经走歪,似乎还有点‘越歪越远’。

高中毕业了,才到处去找编导培训,哭爹喊娘地求爸妈让我学。

然后入了大学,没有了外界的束缚,开始了放肆又潇洒地大量研究电影。那时我终于懂了我的野心:长久以来我对电影的迷恋,早已不只台前默默去看,更在神秘的幕后。”

为了电影,我的叛逆期变得“又臭又长”

1

“我总是会想,如果当年,我也有个《怦然心动》里温暖和蔼的爷爷为我当年的茫然疑惑解开云雾,给我瞎眼摸索的生活塞进一点阳光。那我现在的生活,会不会真的有些不一样?

不知道。

但我知道,从来没有第二次的一辈子,已经让我这样任性地走过来了,我从不排斥他们把我对电影梦想的“勇敢”偏执地解读成“任性”,因为那看似光鲜亮丽的我的追梦之路,总归是淌着无数日子里流过的苦泪。

所以我的叛逆期随了我,慢热。在这个又慢又臭又长的叛逆期里,在十七八岁最美好的大学时光里,我开始有意识、或者无意识地跟父母闹:复读、退学、重新高考、然后学电影。

平日里,沟通总不会超过三句话,然后就是无休止的吵架。一个本地的大学生,一两个月也不回家。”

为了电影,我最终学会了理解和坚持

“我喜欢电影。这五个字是我坚持下去的信念。

叛逆期的时候,我认识了很多电影专业生,当真十分羡慕。不仅羡慕他们科班又正统,更羡慕他们走上这条道路的畅通无阻。

再后来,或许是叛逆期最终还是过了。慢慢地也就看淡了。接触到了很多跟我一样游离在‘圈子’外面、自己勤奋努力学习做电影和音乐的人。

毕竟,二十一世纪的我们,其实要比想象中更好跨出这一步。

跟电影的青春不太一样,我的青春里几乎都是在‘做梦’。即便在大学里也是忙于边拍实验片边学习。

《环球影迷大会》播了之后,爸妈特别兴奋,也很自豪,当然也很支持我。当一切渐渐走上正轨,当我真的在为学电影而努力的时候,我意识到,又臭又长叛逆期里的我,是多么对不起他们。

或许能回报的,从来都是坚持:坚持下去,学好已经没得回头的现在的专业;坚持下去,研究生考入电影学院;坚持下去,拍出自己满意的电影!

为了父母,为了自己,为了心中的,永不磨灭的,电影梦!”

其实,叛逆期是青春绕不开的路,有成长的痛苦,也有懵懂的探索。

所以,谁说那个别人看来遥不可及又无比可笑的梦想没有实现的一天?

你看,这个小姑娘,正在用力回答,才不是呢!

戳这里,一起来看李芸璐在《环球影迷大会》的可爱表现。

860010-111617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