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从明媚少女到时髦辣妈,我在乎的除了娃,还有“你”呀~

CCTV节目官网-CCTV-4 中文国际频道《环球影迷大会》 来源:央视网2018年01月11日 14:44 A-A+

时光对女人来说,到底是什么?

对拿下《环球影迷大会》青春片单元冠军的李芳瑶来说,时间,可能是帮助沉淀收获最好自己的神器。

这个被时光过分优待、完全看不出岁月痕迹的四川幺妹儿,她说她早已将那些斑驳的光影,深深刻在了青葱岁月里——

滚滚红尘

1

“和电影的结缘,竟始于文字。

小时候酷爱看书,初中二年级生日,收到一本小册,作者是至今仍很喜爱的三毛。册子很薄,弱不禁风,起的标题却宏大悠远,沉重的楷书深深印下四个大字——滚滚红尘。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剧本。

不是小说,也并非散文,不够‘流畅的’行文方式着实适应了很久,可是紧接而来的画面感却让人深深着迷。

那些文字组成的画面,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深深铭记在心。这本薄薄的剧本,也被我来回翻看了不下二十遍。

那时教室的窗外有颗银杏树,春天发出嫩芽,夏天郁郁葱葱,秋天抖落一地厚重的金黄,校长说不要扫,就留着到冬天,会有落雨下来,让它们回到土里。

我也在春夏秋冬,滚滚红尘中,看清了自己。”

《这个杀手不太冷》

1

“就这么一路走过了十几岁的青春。

高考时因为某些令人啼笑皆非的原因,拿着过线的成绩,却同这个专业失之交臂。

命运是一根弦,光洁如丝,顺滑坚韧。它从不给人以停顿喘息的机会。大学四年意外到了海边的城市,看了四年海和天空,也看了四年电影。最终还是不甘心,独自躲在一间屋子里冻了几个月之后,还是下了决心考研,去北京,去接近电影。

第一次在学校大屏幕上看的电影,是《这个杀手不太冷》,玛蒂尔达坐在楼道里,冷冷地问:是人生本就凄苦,还是只有童年如此。

杀手里昂的眼神在那一瞬间突然变得通透,他抱起花来的时候,我坐在影院里,突然就哭了——

人类实在太渺小,这一生也浑浑噩噩,如溺水履冰。可电影却突然伸出手来,把你扔进另一段生命,有凄苦,却也更是幸福。”

《甜蜜蜜》

1

“二十几岁焦虑与惊慌,闯荡与不安,都是来自上帝的独特礼物。

慌着,晃着,很快就过了另一道门槛。

时光从不留情,却对电影格外友好。无论多少年过去,年轻的脸依然年轻,纵使那个看演出的人再也找不回来,可屏幕里的岁月,始终甜蜜蜜。

《甜蜜蜜》重映的时候,我已初为人母,屏幕上的张曼玉笑着流泪,我靠在椅背上,感觉站在人生的另一个路口,向身后望去,高山流水,广陵无归人。

我的青春记忆遥远空旷,那里没有夏日阳光的白衬衫,一直陪伴左右的,竟然全都是电影。”

是尾声,也是重启

“都说少年时光荒唐无措,如今想来,对也不对。

荒唐的或许是无所事事的光阴。可摇摇晃晃中呼啸而过的,总有那么至少一两处,让人不甚难忘。

我总告诉自己,难忘就不要忘了吧。毕竟,当初的执拗总有情怀可以安放;原来自己,早已咬着牙,走了很长的路。

所以,当有人问我为什么最终选择了做编剧。我想,大概因为人生总是如戏,而生门匆忙,总得留下个印记。”

任时光匆匆,当少女华丽转身,成了正太的妈妈;当岁月偷偷吹过窗外的杨柳。

斗转星移,眼前的一切好似都变了。但她特别清楚地知道,心里那个早年已经种下的电影梦,始终,如最初那般疯狂、美好、甜蜜。

860010-111617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