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节目官网-CCTV-13 焦点访谈

《焦点访谈》 20171130 环保督察再出重拳

来源:央视网2017年11月30日 20:03

努力加载中,请稍后...
努力加载中,请稍后...
相关稿件

央视网消息(焦点访谈):今年十月,黑龙江省哈尔滨、佳木斯、双鸭山、鹤岗四地持续出现重度及以上污染天气,严重影响了市民的生产生活,造成了不良的社会影响。针对这一问题,11月28日,环境保护部联合黑龙江省政府对黑龙江农业委员会和哈尔滨、佳木斯、双鸭山、鹤岗四地的政府主要负责同志进行约谈,督促落实秋冬季大气污染防治工作措施。

11月28日上午10:00,国家环保部一次环保约谈正在进行。

国家环境保护督察办公室副主任刘长根说:“10月18日至20日哈尔滨、佳木斯、双鸭山、鹤岗四市持续出现重度及以上污染天气,PM2.5小时浓度最大值分别达到了837微克/立方米、1139微克/立方米、1036微克/立方米和776微克/立方米,最高的是佳木斯达到了1139微克/立方米,严重影响了生产生活,也造成了不良的社会影响。”

这次重污染天气持续时间长,PM2.5浓度高,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环保部工作人员在调取遥感卫星数据时,发现在黑龙江东部区域出现密集的火点。“黑龙江省东部地区尤其是哈尔滨、鹤岗、双鸭山、佳木斯这四个地市火点分布趋势是最明显”,国家环境保护督察办公室督察二处负责人邢长城说,“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这次专项督察重点要针对黑龙江这四个地市。”

发现问题后,环保督察组立即前往黑龙江进行督察,有的督察人员在飞机上,就看到了地面上浓烟滚滚的景象。经确认,这些火点是在焚烧秸秆。督察组现场录像触目惊心:“我现在所在地方是集贤县三方村、兴东村、兴方村附近,已经在周边发现了绵延数公里的秸秆燃烧带。”

经查,秸秆焚烧被确定为这次重污染天气的主要成因。卫星遥感数据显示,仅10月13日至31日,黑龙江火点及热敏感点总数就高达27714个,佳木斯、双鸭山、哈尔滨、鹤岗占了全省总数的六成,其中佳木斯火点占了全省的四分之一。黑龙江省早有规定,沿高速公路两侧各十公里、机场周围20公里、城镇建设区周围等多区域禁止焚烧秸秆,但此次督察发现,多处禁烧区都有火点。哈尔滨是全域禁烧区,但督察发现哈尔滨有多处出现焚烧火点,“我们发现几乎是没有约束、遏制”,邢长城说。

黑龙江省是农业大省,秸秆每年产生约1.36亿吨,占全国总量的1/8,秸秆的综合利用率一直都被看作是全国的正面典型。按理说,秸秆的综合利用率越高,焚烧的数量就应该越少,但督察组发现所查地区都在大面积焚烧秸秆,这让督察组对黑龙江省上报的秸秆综合利用率产生了疑问。

根据佳木斯、双鸭山、哈尔滨、鹤岗四市农委提供的秸秆综合利用单据,督察组对相关数据涉及的企业和合作社负责人进行了约谈,约谈过程中,发现秸秆利用率远非上报的那么高。邢长城介绍,有一家胜利农机专业合作社,去年因为下雪比较早,他们压根就没有整地,没有进行深翻整地,但是在农业部门上报的数据里还是发现了这家企业秸秆综合利用有13万吨,其实他这个量应该是0。

督察组在双鸭山、鹤岗两市抽查了20家涉农企业和农村合作社,发现数据虚报水份分别高达91.5%和69.6%,秸秆综合利用工作几乎没有开展,或者开展得很有限。佳木斯市下辖的富锦、同江两个市,2016年上报秸秆综合利用率分别为59.8%和57.5%,实际只有12%和10.6%。哈尔滨五常市市农业局测算秸秆实际综合利用率仅有36%,与上报的65%相差甚远。这种虚报会给决策造成错觉。

督察组认为,黑龙江省农委作为牵头负责部门,秸秆综合利用及焚烧工作推进不力,对地市上报的数据不审核,不把关,对地市工作开展情况不监督,不考核,没按要求对问题突出的地市进行公开曝光或组织约谈。

在国家环境部约谈现场,刘长根说:“2017年的10月以来,省农委会同有关部门虽组织开展现场巡查督导,但对秸秆焚烧问题突出的地区严肃查处不够,导致禁烧的责任没有压实,市、县、镇三级党委政府对焚烧秸秆行为基本采取放任态度,少量查处的案件也仅以批评教育为主,没有达到警示震慑的作用。”

压力传导不到位,疏没疏好,堵没堵住,这是秸秆焚烧没有管控住的主要原因,进而导致重污染天气的出现。重污染天气出现后,如果应急措施能够执行有效或者执行到位,污染程度可以减少30%-50%,但哈尔滨、佳木斯、双鸭山、鹤岗虽然都发布应急预警并启动红色应急响应,但应急减排措施没有落实到位。

“哈尔滨市在市区四个点位18日下午14点半,分别达到重度污染情况下,仍未及时提升预警等级。直到当天晚上8点50分,大概快爆表的情况下才临时启动了红色预警,应该讲贻误了应急检查的有利时机”,在约谈现场,刘长根还说,“佳木斯市政府应急办作为重污染天气应急综合协调部门,在应急预警启动以后,未按要求立即通知各成员单位启动应急措施,后来虽由市环保局代为通知,但已致使相关工作进一步滞后。”

在这次重污染天气的应对中,不仅出现预警响应迟滞,督察组还发现,当地重污染天气应急预案普遍不严不实不细。国家环境保护督察办公室督察二处负责人邢长城介绍:“像双鸭山、鹤岗这几个地市,应急减排现场企业的清单仅有8家和21家,全市市区、县城区大大小小的企业我想少说也得近百家,多则也得数百家,因为他这个涉气排放的污染源量还是很大的,但是你仅仅把几家稍微大一点的企业纳入到减排清单,其它的那些量大面广的企业都没有纳入,这种减排效果能好吗?但恰恰大企业也没有减排到位,所以说总体上来看,减排效果几乎没有达到预期。”

督察组在哈尔滨发现,几家大的企业在应急期用煤量不降反升,根本没有落实应急减排措施,个别企业为了应付检查,甚至制作虚假台账应付督察组。

建龙钢铁提供的生产报表显示重污染天气期间企业限产状况良好,而督察组成员在翻阅企业原始台账记录和值班表时,感觉到了不对劲。经过查找,督察组成员最终在企业的办公系统里找到了真实的生产报表。国家环境保护督察办公室督察二处干部张恒说,“实际情况是分三台高炉,每台高炉都在2000吨左右,加起来就有6000吨,所以他就隐瞒了1/3的产能。”

督察发现,不仅一些企业减排不力,不执行限产减排措施,还有部分企业违法排污。邢长城说:“我们这次在双鸭山市调度了一下他全市6蒸吨级以上的电力和供热锅炉的情况,大概有90多台这种锅炉,其中20蒸吨以上的锅炉有将近一半的样子,其中好多都没有脱硫设施,有的装有了除尘设施,但也很简易。这两台锅炉就是双鸭山龙跃供热,他有两台160蒸吨的锅炉,他连在烟囱上连检测的点位都没有。你说你在线监测点位都没有,你说你如何能保证持续达标,这么大的两台锅炉没有脱硝设施,氮氧化物肯定很难达标。”

在此次约谈中,对于发现的诸多问题,环保部要求被约谈的黑龙江省农委和四市在20个工作日内制定上报整改方案,对于约谈内容,参会的负责人进行了表态和检讨。

黑龙江省政府副秘书长田恃玮说:“我们也代表省政府深刻反思检讨,要吸取教训。”

黑龙江农业委员会副主任李世润说:“过去我们只是重粮食生产、轻视秸秆的问题,所以这是我们的问题。”

在表态的同时,各市负责人也对相关问题的解决提出了自己的思路。

双鸭山市市长宋宏伟说:“秸秆焚烧的问题现在看来就是疏堵结合,要科学地解决好秸秆的综合利用。‘疏’这一块儿省政府提出来五化,我们采取的对应措施主要是,引进社会资金来建设相关的企业和项目,来处理这个秸秆。”

哈尔滨市长宋希斌说:“在秸秆的收集利用方面,我来之前也形成了一个方案,就是在收集体系上下功夫,先把它收集起来,能不能像城市收集垃圾这样,建立政府兜底、工艺收储的这样一个方式。”

有负责人提出解决思路,也有负责人表示将在管控上多下功夫。

佳木斯市长郭冀平说:“我们采取超常措施、过硬手段,健全完善市、县、乡、村四级联防联控和网格化管理体系,加大依法惩处和打击的力度。”

鹤岗市市长王秋实说:“下一步工作中我们将举一反三,以环境质量为核心,以问题清单、责任清单、整改清单三个清单为导向,以治气、净水、保土三大战役为载体,深入实施生态绿色战略,不断推动鹤岗市内环境质量逐渐好转。”

从2015年底河北省督察试点以来,中央环保督察组已连续开展了四批督察,覆盖了全国31个省份。十九大之后环保部进一步加大督察力度,11月28日的环保公开约谈就是十九大之后环保部第一次就大气污染问题约谈有关部门和地方政府主要负责人。而就在最近还有两则环保督察的新闻引人关注。一是第一批中央环保督察8省(区)公开移交案件问责结果,一共对1140人进行问责,其中厅级干部多达130人。因为生态环境保护不力,上百名地方领导干部被问责,这在我国历史上尚属首次。二是几天前,经中央编办批复,环保部原六大区域环保督查中心“升级”成为环保部派出行政机构,正式更名为“督察局”,新增的一大职能就是承担中央环保督察相关工作。这也意味着,中央环保督察将成为常态。通过常态化的督察督政,将时时刻刻给地方党委政府及有关部门敲警钟,强化环保责任的落实。推进生态文明建设,需要的就是这样的铁腕督政。

channelId 1 1 2 2f92e4a8cfd04e0088dec007c0802f03
  • 视频简介
  • 栏目介绍

来源:央视网

更新时间:2017年11月30日 20:03

视频简介:本期节目主要内容: 今年十月,黑龙江省哈尔滨、佳木斯、双鸭山、鹤岗四地持续出现重度及以上污染天气,严重影响了市民的生产生活,造成了不良的社会影响。针对这一问题,环境保护部联合黑龙江省政府对黑龙江农业委员会和哈尔滨、佳木斯、双鸭山、鹤岗四地的政府主要负责同志进行约谈,督促落实秋冬季大气污染防治工作措施。(《焦点访谈》 20171130 环保督察再出重拳)

860010-1102012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