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央视揭秘:金砖国家投资究竟如何相互提高?

CCTV节目官网-CCTV-2 对话 来源:央视网2017年09月25日 10:55 A-A+

2017年9月3日至5日,金砖国家领导人峰会在中国厦门举行。此次会晤主题是“深化金砖伙伴关系,开辟更加光明未来”。习主席在此次厦门峰会一系列活动中多次指出,要把打造第二个辉煌十年作为金砖合作的长期目标,“第二个金色十年”的概念则成为各方共同认可的积极愿景。《金砖国家领导人厦门宣言》重点提及“金砖+”合作治理思路,强调在五个成员国之外继续扩展广泛的经济政治合作,在新兴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之间强化综合联系与相互支持。

2017国际投资论坛在厦门开幕,主题是开启金砖合作“金色十年”,这与金砖国家领导人峰会的主题恰好契合,本周《对话》特别节目将为大家揭秘:中国对另外四个国家的投资当中,哪个国家投资会更多,成功率更高?中国在金砖国家投资中扮演的角色未来将发生哪些改变?

中国在金砖国家投资中有新角色?

春华资本集团主席胡祖六在《对话》现场表示,中国是一个能源快速需求的国家,巴西是全球最大的石油生产国和出口国,所以中国在那里有很多内地的投资,还有一些很大的项目。“为什么金砖五国相互投资还比较少,因为一般对外投资还是因为资金的供应,,只有中国是一个有最高的外汇储备,中国现在是资本走出去的一个时期。其他国家比如说印度,它的资金是非常短缺的,没有能力成为一个净投资国。所以我非常同意未来金砖五国的相互投资主要是中国对其他四个成员国的投资,当然在个别的产业,个别的企业也不排除其他国家在中国的投资。中国作为制造业大国,制造业大国的崛起,一个投资大国的崛起,不只是靠官方,不是靠多边开发机构,靠民间,靠企业,商业性的自觉的投资行为,这是奠定的基础。看美国、德国、日本的跨国公司,他们在全球之所以能够提升他们国家的硬实力和软实力,这一点我觉得中国正在成为全球领袖,依赖于紫金和振华这样的优秀企业能够代表中国的名片,能够去做审慎、聪明,但是又能够有很好的回报,能够创造就业税收,并帮助社区、符合东道国、促进东道国发展的投资行为。”

紫金矿业集团董事长陈景河也提出了自己的建议,他希望下次金砖会议至少能够免签,五个金砖国家互相免签,关税实现优惠,这才是比较实质的。再一个就是相互之间的关税等能够实现一些相对的优惠,这才是比较实质的。这是对各自的投资提供相关的一些便利,包括物流等等。

如何提高“金砖五国”相互投资?

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副行长祝宪表示,他认为金砖五国互相之间的经贸活动、投资活动,大概分两个层次。“一个层次是企业家看到的投资机会,风险可控,回报率高,他就去,这是一个经济行为。但是作为金砖五个国家的政府在金砖合作这个层面上也要注意各自怎么能够开放市场,各自怎么能够改善投资环境,减少投资成本。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这是一个有为的政府、也是能力比较强、效力当先的政府。金砖五国层面,应该制定一个比较好的协商机制,能够尽快地赋予实施,把企业家呼声最高的,需要解决的问题,比如之前提到的免签问题,包括一些交易成本的问题,能够把它降下来,这就能让广大的企业家感觉到去这个国家投资,是比较容易的,比较透明的。”

中国要对其他金砖国家投资增加!

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姚景源也给出了他的看法,这五个国家尽管有差异,但是共性都是发展中国家。而发展是硬道理这句话,适合所有的发展中国家。“要想能够让相互投资能够有所增加,我还是赞成首先是中国对其他四个国家的投资要增加。振华的朱总那边是到印度去搞基础设施建设,紫金的陈景河董事长是到俄罗斯去搞资源方面的开发,这恰恰就是我们得看到这些国家的优势。比如印度,尽管这些年印度经济增长速度很快,但是印度的基础设施是远远的落后。所以印度的基础设施是一个了不得的市场,振华作为中国企业到那里,我们去开拓、开发、去建设印度的基础设施,应当是一举多得,起码是两得,一方面,我们为印度解决了经济发展当中的基础设施的瓶颈,同时我们自身这个企业也得到发展。”

如何建立金砖国家间更紧密的投资关系?

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姚景源表示,在对外投资上,包括对金砖五国投资,建立金砖国家相互间更紧密的投资关系应该有两方面的问题。“一方面投资的决策应该由企业去做,但是另外一方面,政府要做好引导工作,政府要确定一些准则,应当告诉我们企业,比如对外投资包括投到其他金砖国家,应当有一些基本准则。比如说第一,你的投入要对这个国家的经济发展有益处,要有助于它的发展,第二要有助于这个国家国民民生的改善,这是我们的根本目的。对于我们应当说,这个投资有助于企业自身经济的发展,有助于我们自身的转型升级,所以应当说,就是习近平总书记讲的共商共建共享,他就有可持续性。所以确实对于政府来讲,应当有一些准则来规定,来避免一些不理智的投资。

春华资本集团主席胡祖六也表示,其实中国走出去是比较漫长也很复杂的一个国家,肯定会有很多挫折和失败,最关键还是去哪一个国家、哪一个地区投资,当地的经济的基本面非常重要,如果那些东道国国家本身宏观经济非常不稳定,汇率危机、金融危机还有税制的不稳定,法制的不健全,这都会给我们的投资带来更大的不确定性和风险。“所以这些政府做金砖合作,我觉得我们在金砖五国之间,我们新开发一个行业,可以作为一个中介角色,能够签订很多多边的协定,如果说我们陈总和朱总去俄罗斯、南非、印度投资,都有很好的法律的保障,如果有比较好的公平的仲裁机制,中国能不能成为一个投资大国还是靠企业,靠这些非常有远见,有智慧,有运营能力的企业家们。”

860010-11140516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