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人物|厉害了!他敢跟李嘉诚互怼?谁赢了?

CCTV节目官网-CCTV-2 对话 来源:央视网2017年02月20日 16:39 A-A+

如果放在90年代初的时候,如果跟世界冠军比,上海港连中乙都算不上,并且差距是全方位的,本期嘉宾上海国际港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陈戌源17岁就到港口工作,他对港口有着很浓的感情,他说他从前最大的梦想就是想,上海港什么时候能赶上别的国家先进港口的实力,能够迈入世界统一水平的港口行列。

  那个时候如果跟世界冠军比,上海港连中乙都算不上,并且差距是全方位的,后来他被安排去安特卫普港学习,看到那个时候港口给他很大震撼,有了比较以后,才知道差距在哪里。看了他们的管理理念、码头装卸自动化程度,包括港口设施,上海港不是差几年,差可能一两代差距。

  如今上海港发展成了世界第一大港,他做客《对话》透露曾经在上海港发展中很重要的一段故事,他当时还跟李嘉诚有过故事,他们曾经互怼?他凭什么敢跟李嘉诚叫板?更多内容敬请关注2月19日21:52《对话》!

  遇见李嘉诚且一起合作!

  为了将上海港发展成他心中的大港口,上海国际港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陈戌源带着他的同时把全球主要的码头都看了。“不光是看了,还学习了很多,就带来了新的思路,就知道你未来的港口应该是什么样的,我们不能像井底之蛙一样,只看到自己,只看到自己的过去,那肯定没有成长前途,所以出去了以后,看了以后,我觉得给上海人应该来说整个思维也好、眼界也好,就打开了不是一扇窗的问题,而是打开了整个天空,原来世界港口是这样。”

  主持人陈伟鸿问他,为了上海港的发展是不是见过李嘉诚。陈戌源表示,确实见过,而且有了合作。“1993年我们跟李嘉诚有合资公司,也是全国港口第一家合资公司吧,在国内还是合资的规模比较大的一家合资公司,李嘉诚来了以后,应该来说他对我们上海港的发展在那个时候也起了很大的作用,包括它的信息化水平,包括它的管理理念,也是今天上海港发展的一个重要基础。”

  洋教练的水土不服:与李嘉诚有摩擦?

  从历史来看,李嘉诚和上海港的发展是有很大的差距的。开始的合作中一定会有很多碰撞。

  上海国际港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陈戌源透露了当时确实有些理念不同。"应该说我们的隔阂和矛盾在改革开放初期是经常会碰撞的,闵国忠先生刚才讲,原来在美国海陆公司工作,后来到马士基公司工作,包括跟马士基公司成立过一家合资公司的时候,包括有很多不同理念的碰撞,这种理念的碰撞是会很多的。"

  马士基码头公司北亚区总裁闵国忠补充道,举个很实际的例子,比如有些外企情况不好就开始拿刀来“砍”人,裁员。“上海港从我认识陈董事长到现在没有“砍”过人,没有裁过一个人,这是不一样的地方,有些外企比较急功近利,但外企的员工对公司的向心力远远没有上海港务集团员工对集团的向心力,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有些外企有的时候会自以为是,比如当时外高桥四期在开始的时候,我们要推动一个港口的操作系统,这个是整个港口最重要的一个软件,那时候陈董事长希望用海舶系统,我们老板希望用外来的系统。但是后来我们决定选用海舶,当时来看,我们选了海舶以后,那个公司的业务经理跑到我办公室说你怎么选海舶,等到你们的码头做到50万你一定会跪下来求我。但是当我们做到400万,就是用的海舶系统,外来的和尚不一定会念经。”

  摩擦升温!谈不好就要拎包走人?

  改革开放初期,中国企业在发展生产当中,但是外企已经发展很久,很成熟,这时候会有些傲慢,在与李嘉诚合作的过程中,就遇到过类似的情况。上海国际港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陈戌源举了例子,当时在开董事会,被下了最后通牒,如果谈不好对方就要拎包走人了,但是陈戌源表示,确实心里不觉得对方的观点是正确的。

  “比如,给整个员工的福利政策上,我们知道李嘉诚在全球的员工福利政策是什么政策,到上海来,给我们员工的福利政策就有别无于他们的福利政策,我当然就提出异议,你怎么可以提出两种标准呢,他觉得就是标准不一样,因为你的效率比其他国家的港口效率低。但是我不能接受这个结果。”

  主持人陈伟鸿追问道,可是你能接受他拎包就走人这种结果吗?陈戌源回答的很坚定:我宁愿接受他拎包走人,也不接受他采取不平等的双重标准,但实际上最后他也不会拎包走人,就这种合作理念的碰撞,到了后来以后,大家就磨合了,合作就非常好了。因为早期的时候,毕竟有这种状况。还有一种冲撞那是什么?就是我们自身的落后,我们的认识偏差,看不到别人的先进的部分。

  想赶上别人的先进,首先要改变自己!

  陈戌源在经历了上海港的发展后,他表示,其实当初看不懂别人,就因为你的落后去理解别人的先进,而且不想改变自己的落后,这种也有。“比如说我们跟合资公司,有一家合资公司合作!财务会签,在我们国有企业的企业毛病,是总经理一签,财务就报销了,外企不行,程序非常繁琐,这个程序是闭关的、闭锁的,而且必须是到位的,我们就不习惯,我这个权力什么时候受制约了,那就和外商就产生矛盾和冲突了,冲突以后大家会吵架,觉得不要讲了,实际上这个制度又规定了你签了没用,因为财务有两个人,一个是外方派的经理,一个是中方派的经理,会造成企业的经营会发生重大困难,就是因为你的落后去看待别人的先进,那必须要改变我们自己。你要知道,这种认识的转变,也不是说一句话、一天就能转变的,需要在一个实践过程当中,慢慢的来改变这种东西,不是慢慢的,要改变这种东西。”

  更多内容敬请关注2月19日21:52《对话》~

860010-11140516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