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节目官网-CCTV-13 焦点访谈

《焦点访谈》 20160920 走出贫困·坚持

来源:央视网2016年09月20日 20:18

相关稿件

首播:

CCTV-1

9月20日19:38

 

CCTV-新闻

9月20日19:38

重播:

CCTV-新闻

9月21日03:45

 

CCTV-新闻

9月21日05:45


央视网消息(焦点访谈):新疆莎车的农民工远离家乡,劳务输出到了内地,她们中绝大部分都是第一次离家远行,很多还都是女性,告别父母、孩子、另一半,到人生地不熟、生活习惯、语言文化都有差异的内地生活工作,甚至交流都成问题,她们能适应工作岗位和异乡生活吗?她们愿意留下来吗?她们的家庭又会发生什么样的改变呢?

记者得到一张照片,这是她们在离开家乡1个多月的时候,工厂组织她们去海边旅游时照的,拿着这张照片,记者去寻访她们的家人。

吐热普·吐尔孙是新疆喀什地区莎车县阿瓦提镇的农民。面对这张合影,吐热普认了好久,才找出自己的妻子阿依努尔·艾麦提。他说:“比以前漂亮多了,在家里不是这个样子,在家里非常辛苦,干活多,不注重卫生,现在不一样了,漂亮了。”

吐热普今年31岁,看上去,要比实际年龄老气一些。妻子外出打工前,全家人靠着10亩土地,以种地为生,一年只能存3000元。

吐热普有两个孩子,一家4口生活上不富裕,但感情很好。两年前,吐热普夫妻利用国家给当地每户农民补助28500元自建富民安居房的政策,拆掉了原来的危房,建新房。新房是用钢筋水泥做框架结构修起来的,很结实,也很宽敞,不过现在只能凑合着住。眼下最需要解决的,还是钱的问题。银行的3万元贷款要还,房子也在等钱装修。仅仅依靠土地一年赚下的3000元,远远不够。因为家庭经济状况比较困难,阿依努尔被乡政府推荐,与其他20多名女工一起,到山东青岛龙鹤服装厂打工。记者也拍了吐热普的照片,带给了阿依努尔。阿依努尔说:“瘦了,憔悴了, 胡子拉碴的,特别心疼,特别心疼。”

吐热普是个孤儿,阿依努尔自小也失去了父亲,两人结婚11年,相依为命,从来没有分开过。这一次,阿依努尔最少要外出一年,对吐热普来说,地里要忙农活,家里还要照顾两个年幼的孩子,这一年的日子会很难过。

在当地,男人很少会操持家务,绝大多数都不会做饭,在家做饭的男人甚至会遭到别人的嘲笑,可是,妻子离开了家乡,家里家外都要吐热普自己来解决。新房的厨房还不能做饭,吐热普在房子外面搭了个临时灶台。

吐热普准备张罗晚饭,这时候大儿子放学回来,有点发烧,精神状态不好。小儿子总是围着锅灶转,显然是饿了。吐热普总会在电话里对妻子说一切都好,让妻子安心在外工作,可放下电话,又难免会顾此失彼。自己要给孩子做饭,只能托邻居把大儿子送到医务室去看病。

而阿依努尔远在千里之外的青岛,也在挑战着一种新的人生经历。龙鹤服装厂大多数订单都来自海外,在这里工作,既要有速度,也要保证质量。从离开家乡那天起,阿依努尔心里就一直惴惴不安:“我除了农活以外,什么都没有干过,万一我们学不会,按照要求操作不来的话,会不会受到一些粗暴的对待,发脾气。”

见到阿依努尔的时候,她已经在厂里工作了两个月。虽然比刚来的时候进步了很多,但是跟那些老的熟练工还有差距。

如果阿依努尔工作上出现一些瑕疵,她会受到批评吗?龙鹤制衣有限公司黄云芳说:“干我们这样的活,不可能谁干都十全十美的,都有(瑕疵),不用说她,连老的都有,像今天有几件活,都是我帮她改,我们给她弄,都不容易,她也不是说干得不好,她挺好的。”

现在,阿依努尔已经度过了最艰难时期,虽然语言交流还有障碍,但是跟同事之间,也逐渐熟络起来。

经过两个多月的适应,吐热普已经可以比较熟练地给孩子们做熟一顿饭。一碗拌面,用了半个多小时。这时候,大儿子看病还没回来,小儿子早就饿了,可是对吐热普做的饭似乎并没有太大兴趣。

吐热普给孩子做饭的时候,记者用手机随手拍了几段孩子的录像,因为阿依努尔出来这么久了,还一直没有见过自己的孩子。

记者的视频让阿依努尔很开心。现在,阿依努尔每月可以有2000多元的稳定收入,如果一切顺利,一年下来,可以存下25000元。

吐热普说:“她能挣回2万到2万5的话,把房子装修,搞个围墙,买几只羊。” 吐热普想法很简单,能有25000元的收入,家庭生活就会有很大改善,而阿依努尔却已经有了新的想法。当初,只是准备打一年工就回去,现在,阿依努尔想至少干3年,这样就能彻底改变家庭的面貌。阿依努尔这个想法,还没有跟吐热普商量过。她说:“我为我原来所浪费失去的时间而痛心,出来以后只要自己有信心,只要好好干,还是能创造财富,发挥自己的特长。”

龙鹤纺织厂是一家村办企业,可是这里的农村和阿依努尔的家乡有着很大的区别。新的生活环境,让阿依努尔在生活习惯、思想方面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阿依努尔在电话里对吐热普的叮嘱越来越多,让吐热普经常给孩子洗澡。

过去在农村,环境相对封闭,现在开了眼界,阿依努尔开始认真地思考和规划未来的生活,她想把孩子培养好,好好上学,不要像他们一样受苦,长大了要让他们到外边闯世界,开阔眼界,希望他们能转变观念。

为了未来的生活,阿依努尔忍受着一个母亲对孩子的思念,对丈夫的牵挂,吐热普则一个人在家乡带着两个年幼的孩子,默默操持着所有家里家外的事务。如果真的如阿依努尔所愿,再过两三年,这个家庭一定会有很大的改变。

阿依努尔所在服装厂负责人是曹承爱。包括阿依努尔在内的25个女工,是曹承爱第一次接触到的新疆少数民族,也是她所在企业第一次尝试使用新疆籍员工。初次接触,语言不通,彼此都很陌生。曹承爱说:“她们什么都没有带,被褥都是工厂给的,日用品也是在当地我们给买的。”

女工热孜万古丽·布力布力说:“新疆吃的东西在这边太少了,找不到,然后厂长自己掏钱,在这边做,我们吃的东西都是她自己拿来,还有我们用什么东西,她自己就拿来了。”

初到一个遥远的地方,陌生的环境,女孩子们都有很多不适应,也很思念家乡的亲人。曹承爱对这25个女孩,格外关注,经常到她们宿舍来关心她们,休息的时候带她们到广场、海边、公园游玩,谁过生日也都是曹承爱一手安排。

曹承爱以她女性特有的情感,关照着这些女孩。家里,吐热普默默地支持,厂里,又像一个大家庭般的温暖,阿依努尔坚定了再多干两年信心。渐渐地,女孩儿们对异乡的陌生感消失了,多了一份亲近。

曹成爱对女孩子们的关照,也影响着车间其他管理人员,大家都不约而同地把自己最大的善意给了25个女孩。在这里,大家都像姐妹一样。

阿孜古丽·玉孙是一个3岁孩子的单亲妈妈,丈夫去世后一直住在娘家,靠父母的接济生活,丧偶之痛也让她变得越来越孤寂内向。初到青岛,最难熬的就是对孩子、对父母的思念。现在,阿孜古丽与身边的汉族姐妹相处很融洽,也逐渐变得开朗起来,她还给自己的师傅和班长起了维吾尔族名字:阿依汗和夏日娃汗,在维吾尔语里面的意思是月亮姐姐和美丽姐姐。

莎车县县长艾海提·沙依提说:“我们劳务输出,解决增加他们收入的同时,增进交流、交融、交往,你接受了其他民族的关心、关怀、帮助,不是一段时间的,是永久性的渗透到你的心坎上,那么就是民族团结,加强民族团结最好的平台。”

这些来自南疆的女工们,为着改善生活的朴素梦想而坚持着背井离乡的打工生活,在打工生活里,她们不仅攒下了改善生活的钱,也攒下了见识,开阔了眼界。她们心里揣着对家乡和家人的思念,却也在他乡收获了温暖和友谊。新疆的劳务输出,既是脱贫致富的一个捷径,也是民族交流、互相了解、增进感情的一个很好的平台。

channelId 1 1 2 9b29a647a51549bcb098eb62523de51c
  • 视频简介
  • 栏目介绍

来源:央视网

更新时间:2016年09月20日 20:18

视频简介:本期节目主要内容: 新疆莎车的农民工远离家乡,劳务输出到了内地,他们中绝大部分都是第一次离家远行,很多还都是女性。这些来自南疆的女工们为了改善生活而坚持着背井离乡的打工生活,在打工的日子里,她们不仅攒下了改善生活的钱,也攒下了见识,开阔了眼界。 (《焦点访谈》 20160920 走出贫困·坚持)

860010-1102012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