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探索发现》唐墓壁画中的丝路风情(9月23日-9月26日)

CCTV节目官网-CCTV-10 探索·发现 来源:央视网2016年09月19日 15:45 A-A+

第一集《万国衣冠拜冕旒》

一千多年前,长安城是举世瞩目和令人向往的伟大都城。各国商贾把中国的瓷器、茶叶、丝绸、纸张等从这里带到中亚和欧洲,把世界各地的香料、药材、文化等等带到长安。开放包容的大唐帝国,支撑着整个丝绸之路的贸易体系,影响着人类文明的历史进程。陕西历史博物馆展出了97幅唐墓壁画精品,它们来自唐代的108座皇家及贵族墓葬。《客使图》、《战袍仪卫图》、《执笏男吏图》和轰动中国考古界和美术界的《韩休墓室山水图》、《乐舞图》这些沉寂地下一千三百多年的影像,令人触摸到了盛唐天空下热烈非凡的生活场景,也见证了万邦来朝的大唐气象。也还原了胡人和汉人共同塑造的大唐。公元633年,作为“质子”使往长安的于阗王子尉迟乙僧,深刻的影响了中原画风的转变。公元667年,波斯王子卑路斯穿越漫长的丝绸之路希望完成他复国的理想。长安鸿胪寺官员的忙碌身影,贵族庭院里的曼舞轻歌,还有万里丝绸之路上艰辛跋涉的各国商旅、武士、驯兽人、乐人、奴隶、这些都永远定格在唐朝帝王及其贵族们的墓室墙壁上。穿过时空隧道,透过层层壁画,我们看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时代!

  第二集《葡萄美酒夜光杯》

 

伴随着丝绸之路的畅通一次生活风尚的巨大改变正在开放的大唐上演着。这幅《野宴图》唐墓壁画,出土于1987年,历经数年的修复之后,唐代贵族游春宴乐生活的图景重新展现在公众眼前。这幅壁画蕴含的信息,也为我们展现和还原了唐朝贵族们真实的生活场景。举杯豪饮的贵族们手中的酒具,揭示出葡萄酒从奢侈品到流行的演变历史,葡萄酒的大批量生产,让唐朝诗人诗兴大发。一时间,饮葡萄美酒、赏胡姬乐舞,颂饮酒之诗,歌窈窕之章,成为唐诗的一道绚丽风景。在众多唐墓的甬道和墓室的壁画中,绘有大量的仕女图,这些仕女们手中都拿着各种不同的器皿,它们无一例外都是贵族生活中必备的生活用品。这些器皿或方、或圆呈现出了丰富的形态,反映了唐代贵族们的奢华生活。而这些做工精美的酒具也见证了千年前中国制造的日趋成熟。随丝路而来的异域工匠,将丝路连接的各个文明区域的文化精华带入大唐。经过长期的碰撞与交融,中原落后的玻璃制造技术得到了长足的发展。金属的加工工艺,也变得更为丰富和精湛。青铜文明的光芒逐渐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金银器无比璀璨的黄金时代。而中国的瓷器,在它漫长的成熟历史上,在唐代也大量吸收了西域文化的元素,从而一步步形成了瓷器的独立审美。丝路沿线出土的壁画,同样记录了唐人与胡人真切的生活细节。也记录了他们日常生活的悄然改变。饮食风俗的相互影响与借鉴,更让今天的人们感受到了文明交汇的光芒。这些都清晰的反映在了出土众多的唐墓壁画中。从借鉴到改变再到融合与发展,一个新的时代开启了。

  第三集《天马来出月氏窟》

 

一对高大雄骏、体态优美的石刻天马,威严的立在乾陵神道最前端的两侧。它们肋生双翼,头顶独角,散发着异样的光彩。这图腾般的崇拜,也揭示出汉人对于马的追求,也让一个帝国凿通了丝绸之路。出土于唐太宗之女长乐公主墓的《云中车马图》则展现了汉人对于天马的理解。在唐王朝和北方游牧民族长期的战争中,马对中原王朝的重要性日益突显。戎马一生的唐开国将军李寿墓出土的《骑马出行图》描绘了一个整齐森严的铁骑阵容,气势显赫,威风八面。彰显了外来马与帝国命运的联系。陪葬李世民的这六匹声名显赫的骏马也见证了唐人对于外来马的饲养与驯化的重视。《狩猎出行图》则展现了随丝路而来大量的珍禽异兽已经融入到唐朝贵族的日常生活中。一匹西域天马、一只波斯猎犬、一只西里伯斯的白鹦,一头雄健的狮子,每一种东西都引发着唐朝人的想象力,从而改变唐朝的生活模式。这些奇珍异兽曾是唐朝人最亲近的陪伴者,对它们的接纳和追崇,也体现了那个时代包容的社会心理。

  第四集《云想衣裳花想容》

 

一千二百五十多年前,在乾陵的“永泰公主”墓,墓室甬道上唐朝画工描绘了一位风姿绰约的宫女,头梳高髻,肩披纱巾,体态丰盈,酥胸半袒,她在日本学者吉田圭一郎眼中她们是唐代第一美人,郭沫若称她为“东方维纳斯”。巧合的是她与公元前1世纪的希腊,亚历山德罗斯创造出的米洛斯的维纳斯造型形象,极为相似,这也揭开了丝绸之路对于女人的巨大影响力。 19世纪的英国流行大围巾,而千年之前在章怀太子墓壁画中就已经出现了女子,配搭类似于围巾的红色纱罗,这样的“大围巾“被称为披帛。在众多的墓室壁画中我们见了大量的条纹裤、条纹裙。这些强烈色彩对比的条纹,也都是国外来的。从这些无声壁画中我们不难看出,随着丝路的繁盛,文化的交融已经演变到生活的各个角落,它不仅影响着唐人的生活也改变了唐人的精神面貌。收藏在大唐西市博物馆的一件隋代描金白石榻上绘有一行乐姬,乐姬手中的乐器,起源于埃及和西亚,其中的竖箜篌在传入中原的同时,也传入了欧洲,变成了今天依旧在演奏的竖琴。那个时候来自西域的这些音乐,给整个的唐代音乐注进了新鲜的血液。这些西域的舞蹈和音乐,留给人们一种视觉的惊艳,同时也刺激了中华文化的多元的,多领域的发展。一千多年过去了,风华绝代的唐代锦衣华服早已风光不再,舞姿婆娑的杨玉环、摩登胡服的青春少女虽已消逝在时间的长河里,但大胆与超逸永远的留在了这些影像之中。当我们穿越时空,回溯历史,那个盛世无以伦比的绚烂繁华,在一个新的世纪里依然延续着她昔日的风华。

860010-11190602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