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节目官网-CCTV-2 经济半小时

《经济半小时》 20160512 新型毒品:你身边的“杀手”

来源:央视网2016年05月12日 22:13

努力加载中,请稍后...
努力加载中,请稍后...
分享到: 手机观看
点赞 收藏 评论 客户端看 安装央视影音客户端,随时随地给你精彩!
相关稿件

大家好,欢迎收看《经济半小时》。今天我们来关注新型毒品的致命危害。从近年来公安部门查处的毒品犯罪来看,以冰毒、K粉为代表的新型合成毒品,正在成为毒品危害的新势力。和鸦片、海洛因等传统毒品相比,这些新型合成毒品量更大,危害更严重。这一方面是因为新型毒品生产起来更加容易,另一方面由于认识上的不足,不少人误以为新型毒品不会上瘾,导致新型毒品更加迅速地扩散,给吸食者和他们的家庭造成了严重危害。那么新型毒品的真面目,究竟是什么样的呢?来看《经济半小时》记者的调查。

跳楼、自杀、伤害他人,吸毒成瘾越陷越深。

娱乐场所里吸食了摇头丸的年轻人,在强烈的兴奋剂作用下,从黑夜一直摇到天明。

这是另一家娱乐场所包间里吸食K粉的画面,在兴奋剂的作用下,吸食者需要强烈的音乐,不停地说话,有时候会有幻觉。阿弟第一次吸食冰毒后,连续六天没有睡觉。

吸毒人员阿弟:大脑很兴奋,幻想一些不是正常人想的东西,我现在也说不上那种感觉,反正我就连续一个星期没睡过觉。

让这些年轻人疯狂的摇头丸、K粉、冰毒,属于新型合成毒品,它们不同于传统毒品。传统毒品的主要成分是抑制、麻醉类药物。

新型合成毒品的主要成分是甲基苯丙胺、氯胺酮等,属于兴奋类药物。

新型合成毒品吸食后不仅会使人亢奋,产生的副作用也更加可怕。
 
阿弟:我有过一次差一点点把小孩从窗户上面扔下去了。他在哭,但是我烦,很暴躁,控制不了自己,我就拿了开了窗门了,我老婆拉着我,把我小孩抢回来。

人们对传统毒品鸦片、海洛因的成瘾性危害了解得比较多,而对新型合成毒品的认识几乎为零。吸食新型合成毒品常常被认为是不会上瘾的一种时尚。

吸毒人员倩倩:抽完了人控制不了自己的。

河南人倩倩今年35岁,已经有18年的吸毒史,开始她吸食的是海洛因、大麻,近些年沾染了摇头丸、K粉和冰毒。

倩倩:海洛因过时了吧,谁还玩那个,都是玩溜猪肉啊,就是溜冰毒。

溜冰,就是吸冰毒,这是近十年兴起的毒品之一。

广东人小肖,跟倩倩一样大,17年前开始吸毒。

小肖:吸海洛因的肯定比以前少了,吸新型毒品的,比如K粉,氯胺酮、冰毒的就会越来越多。就是为了好奇,觉得是一种时尚的东西。
阿文是广西人,他也有二十年的吸毒史,三年前开始吸冰毒。

阿文:吸了那以后,饭也吃不下,就是喝一些水、饮料之类的东西。

阿弟,广西人,曾经因为吸食海洛因导致妻离子散,而下决心戒断了海洛因,但是朋友的一句话让他又沾染了冰毒。

阿弟:他们说这个东西跟白粉不一样了,冰毒吸了之后它不会说像白粉一样点瘾(戒断反应)难受,你没有就不行,他说这个冰毒你没有也可以的。

不仅如此,在吸食新型毒品的群体中,年龄越来越小。

倩倩:好多,真的,尤其学校学生那些,大把,全部都是玩的,最小的有17岁。

倩倩目前生活在这家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强制隔离戒毒所通常只接收16岁以上的吸毒者,在这儿不满18岁的学员就有44个。

国家禁毒委员会副主任刘跃进:35岁以下的占了75%以上。吸食新型毒品的,应该说是绝大部分都是青少年。从社会阶层来说呢,比较低层次的人是占多数的,越往上应该是越少,当然也在发展变化,也在逐渐逐渐地从低层向高层的发展。比如说演艺界的,体育界的,公司的一些白领,还有国家公务人员。

吸食新型合成毒品后因为情绪亢奋失控导致危害公共安全的灾难性后果之一是毒驾。这是深圳宝安区一个人群较密集的公交车站,正在上下车的乘客们怎么也没有想到会祸从天降,造成现场13人伤亡的是刚吸食完K粉的情绪失控的司机。

毒驾越来越厉害,毒驾也逐渐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

32岁的阿娇是广西人,当《经济半小时》记者见到她的时候,她刚进入强制隔离戒毒所十来天。她上身绑着束缚带,管教老师告诉《经济半小时》记者,由于吸毒造成了精神问题,她偶尔会出现攻击性行为,而且她无时无刻不在怀疑被曾经工作过的一家酒楼的经理控制着。

阿娇:我是4月1日应聘进去上班的,5月份我就给窃听思维、控制大脑。全是监听器,连我这个指甲全是都是监听器来,连耳环都是,连底裤、胸罩,我从头到脚都是监控器,厕所安的灯泡也是监控器。我连我洗脸的毛巾,连我用的洗澡的桶,洗衣服的盆,没有一样东西不是监控器,你想一想,恐不恐怖。

中山市公安局强制隔离戒毒所请中山市第二人民医院的的精神科大夫给阿娇做了诊断,确诊为妄想症。阿娇沉浸在自己的妄想中,而倩倩也经常妄想被跟踪,还自己报过警。

倩倩:感觉很多人在追,把我追到楼上去,要跳楼。自己去派出所报案,我说很多人来追杀我,在派出所里面,别人让我走,我不走,我在派出所里面待着,我说你看你们派出所里面跟外面全部联合做杀手来杀我们。

这些年来,因为吸食新型合成毒品产生被害妄想而引发的悲剧一再上演。

韶关浈江区15岁打工妹陈某吸食K粉后怀疑室友莫子欣要杀她,用刀将其活活捅死。吸食冰毒后的武汉青年文某出现了强烈的被害妄想,他先是追杀自己的同居女友,接着又四处寻找要加害自己的人,当父母闻讯赶来劝阻时,他将自己的亲身父母当街砍死。
和新型合成毒品如影随行的还有幻觉。

吸毒人员小英认为她盖的被子就是一条很霸道的蛇。

小英:你知道吗,我盖的被子,就是它是一条蛇是很霸道的那种,我不怕说给你听,给你们笑我,它好像是强奸一样的,是和我做爱还是什么,我怎么样挣扎也挣扎不了的。

倩倩:有一次在家里面,抽了之后幻觉,家里面很多跳蚤,其实是没有,自己眼睛看着就是有,自己跑药店去买了几瓶酒精回去,倒到自己身上,点火去烧。

近些年来,因为新型合成毒品而造成的非正常死亡事件已经不再罕见,这些或自杀、或已经烧焦的遗体,每一具都是新型合成毒品的冤魂。北京大学第六医院院长陆林,是精神科主任医师,他同时兼任北京大学药物依赖性研究所所长,这个研究所是也是国家药物滥用监测中心,新型合成毒品的滥用问题是他们研究的主要方向之一。

北京大学国家药物依赖性研究所所长陆林:冰毒进入到我们体内作用于我们的神经系统以后,它使我们的神经递质,要不就是释放减少,要么就是过度释放,它这个平衡打破了,打破了以后我们的各种思维就变得不正常,就会出现幻觉,或幻想。

停止吸食毒品后,身体的抽搐等反应被称作戒断症状。传统毒品比如海洛因、鸦片的戒断症状非常强烈,身体会产生异常不适的感受,但戒断新型合成毒品时的身体反应不像传统毒品那么强烈,因此一些人误认为新型合成毒品不会上瘾。

陆林:它虽然身体上的戒断症状没有那么强,但是它的心瘾跟海洛因是一样的,甚至更强。比如我第一天我戒了没事,过了一个星期他身体上没事,但是他心理上难受,它非常焦虑,有些甚至去处于抑郁,要去找毒品。

吸毒成瘾后就会忍不住到处找毒品,也就需要有钱来维系,瘾君子为了毒资经常不顾一切。

倩倩:没钱的时候骗人家、偷人家,都做过这种事,有时候那些人在你这里欠账,把他们抓回去,往他身上打针。我自己都觉得好缺德,现在想想自己好缺德。

刘跃进:这个毒品的危害是万恶之源,你们说不干这行的,不清楚。这个现在全国有很多地方刑事案件偷、摸、抢、骗这些多发性刑事案件,大多数都是因为毒品问题引起来的,吸毒。严重的地方,刑事案件的70%、80%都是这些吸毒人员干的,很多地方60%、50%是他们干的,全国平均这类多发性刑事案件30%到40%都是吸毒人员干的。

新型毒品对人造成的伤害后果,往往是不可逆的。在刚才的节目中我们也都看到了,参与吸毒的人群年轻化的现象令人担忧。在这些吸毒人员中,有80后,甚至还有90后。妄想症,自杀,跳楼,甚至危害他人的情况屡见不鲜。新型毒品之所以社会危害如此严重,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它要比传统毒品更容易制造。这给警方的打击制毒犯罪,提出了新的挑战。

生产简单使新型毒品蔓延,警方审慎追踪制毒窝点。

毒品,这个几十年前在普通人看来相对遥远的东西,现在其实就在你我身边,出现这样的变化首先跟新型合成毒品易于制作有关。
刘跃进:新型毒品一般来讲,制造很简单,跟传统毒品不一样,在家里厨房就可以制造冰毒。

新型合成毒品可以不依赖植物提纯,只要有化工原料就可以生产,而且生产工艺简单。

美国系列电视剧《绝命毒师》里的高中化学老师Walter White,一个人就可以在破旧的汽车上大量生产冰毒并倒卖。

2015年7月24日晚上8点刚过,正在办公室值班的衡阳市公安局禁毒支队支队长张爱国突然接到一个紧急电话。

衡阳市公安局禁毒支队支队长张爱国:我们接到的是国家缉毒办反馈,有一台车子,有一伙人可能到衡阳来进行制毒。

由公安部转来的线索显示,7月24日当天,一伙来自广东惠东的制毒人员,正用一台白色五十铃货车,将制作毒品的材料运送到衡阳辖区内的常宁市,准备铤而走险,秘密生产毒品。

衡阳市公安局禁毒支队二大队队长李念雄:他们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于22日和24日,先期已经进人员、物资运送到祁东,特别是24日晚上,从惠州运了32套制毒辅料已经到达衡阳。

这个消息让张爱国和李念雄的心一下紧了起来,两位老公安敏锐地意识到,这个贩毒团伙如果不打掉,将会有数百公斤的毒品流入市场,给成千上万的个人和家庭造成巨大的伤害。案情重大,而留给警方的时间却只有短短三天。

张爱国:他们生产的周期一般都是三天,三天必须要打掉,不打掉,他制完就走了。

李念雄:这么多人员已经到了衡阳,但是他们落脚于什么地方,这些人姓什么,叫什么,有什么特征,我们都不知道,对于我们来说,他就是一个阿拉伯数字。

三天,72小时,稍纵即逝。张爱国和李念雄在向上级通报了案情之后,与侦查员一道立刻连夜赶往常宁,会同当地警方,组成专案组,一起投入到案件的侦破当中,并首先以线索中通报的白色五十铃货车为突破口。通过调取常宁高速路口和市区内的卡口视频,警方很快将目光销定在这辆车牌号为粤L2F848的货车上。

监控视频录相显示,这辆白色五十铃车辆于24日晚上23点32分左右下高速后进入了常宁市内。

张爱国:这个货车到的地方肯定是制毒卸货的地方,因为农村没有电子卡口,就不知道到了什么地方去了,就知道它经过官岭(镇)有个电子卡口。

车号为粤L2F848的白色五十铃货车,在进入常宁市官岭镇之后,便消失在了警方的视线里。根据初步分析,警方判定,这辆白色的五十铃货车就是他们要跟踪的车辆,可是,白色五十铃货车脱离了警方的视线,又会去哪里呢?难道官岭镇会藏有制毒窝点吗?警方决定缩小搜索范围,追踪嫌疑车辆。而就在这时,高速公路方面又传来一个消息,卡口视频监控捕捉到一个同样是白色五十铃货车上高速的画面,这让警方为之一振。

根据高速公路卡口视频监控显示,这辆车号为粤L2F848的白色五十铃货车,24日晚上23点32分左右进入了常宁市内,但是5个小时后在25日凌晨4点39分又离开了常宁。这台白色的五十铃货车在这5个小时的时间里到底去哪里呢?
深更半夜,5个小时的时间里,白色五十铃货车往返高速公路,这个奇怪的行为让警方的神经绷得更紧了。

根据已经掌握的嫌疑车辆运行轨迹,以及这台货车往返卡口的时间,衡阳警方迅速对制毒地点的大致范围进行推断。
李念雄:就在以广陵镇为中心的一小时行程的距离之内的所有场所,我们组织常林县参加的侦察员,对官岭一带的地形进行研判。
常宁市警方提供的线索和地理位置图显示,在常宁市西部有一个叫做西塘水库的地方,人烟稀少,十分隐蔽。专案组根据这一特点,立即将西塘水库确定为重点排查区域。
李念雄:按照制毒加工厂对硬件的要求,一个要有水源,第二个要有电力供应,第三个人迹罕迹,但是交通还是比较方便,可以运送制毒工具、制毒辅料

与此同时,另一路干警根据上级部门发来的线索,迅速锁定了一名犯罪嫌疑人,藤某某。

李念雄:根据情报线索反映,这个团伙联系了我们衡阳当地的一个号码,使用过这个号码的人,叫藤叶云,是我们衡阳市常林市宜阳居委会的一个居民。

藤某某,常宁市人, 2010年左右前往广东惠州经商,之后返回常宁, 2011年以涉嫌毒品犯罪被公安机关查获。

李念雄:根据我们调查的情况基本上就可以确认,这个藤叶云就是这个制毒团伙在衡阳的代理人、负责人,也就是我们衡阳的一号人物。

此外根据案情通报,7月22日,曾有一辆别克车运送制毒人员进入常宁境内,而这台别克车就停在藤某某所居住的小区内,此外,藤某某妻子名下有一辆飞度车,经过调取卡口监控视频,这辆飞度汽车也频繁进出高速公路。

李念雄:发现这个车,也频繁通过卡口,进入到广陵镇,在广陵镇到西塘水库,一个交通要道的口上,经常停在那个地方,

7月26日,距离案情通报已经过去了一天多的时间,按照李念雄的经验判断,此时,毒品正在紧锣密鼓的制作,这场与时间的赛跑似乎进入了胶着阶段,他感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巨大压力。

李念雄:这三天也不知道怎么过的,醒来时候想,睡觉的时候想,这案件应该怎么搞。

警方再次把目光聚焦到一号人物藤某某身上,在对他近期的联系人进行了反复梳理后注意到,其中一位是居住在西塘水库附近的村民李某某。

李念雄:他在西塘水库旁边开设了一个养殖场,养了羊、鸡、鸭、鹅之类的,并承包了一块森林。他对当地的环境非常熟悉,所以我们分析这个人应该就是加工场地的提供者。

时间紧迫,常宁市刑侦大队副大队长谭少华临危受命,和另外一名侦察员乔装打扮,以钓鱼的名义到西塘水库进行摸察。就在谭少华他们走到李某某的养殖场附近的时候,出人意料的一幕出现了。

常宁市刑侦大队副大队长谭少华:那个水库管理员,也是那个养殖场老板开始不允许我们钓鱼,我们跟他讲了很多好话,他勉强让我们留下来钓鱼。他有一点紧张,一直跟着我们。

李某某越是表现得紧张,谭少华心里就越有了数,但是怎么样才能进入到养殖场查看呢?此时时间从上午11点已经到了下午3点,佯装钓鱼的谭少华和同事还是没能想到好办法。这时山里却突然下起了大雨。

谭少华:然后我们跑到他养殖场里面去躲雨,以这个借口,跑进他养殖场。

但是,好不容易进入到养殖场里的谭少华,却失望地发现这里并不是制毒点。

谭少华:在那里待了十几分钟以后,雨停了。他不愿意我们在那里待久一样,主动提出用摩托车送我们下山。

就在两名侦察员不得不离开之时,养殖场门口一根崭新的水管让他们暗自兴奋不已。

谭少华:因为他制这个东西必须要有水,我们就确认这个窝点应该就是沿着水管往下走的。

为了避免打草惊蛇,谭少华和同事不动声色地下了山,专案组在听取了侦察情况后,立刻决定让谭少华连夜再去一趟西塘水库,争取摸清制毒窝点的准确位置。

谭少华:晚上12点从我们单位出发,到了现场,周边的村子里面也是凌晨一点多了。一进到那山里面就闻到一股气味,因为制毒那种很浓的铵气的气味。

根据气味,谭少华和侦查员摸清了制毒窝点的大概位置,7月27日凌晨4点谭少华一行回到公安局。

张爱国:必须得动手,因为他三天时间,27号毒品估计差不多就制出来了,我们必须要动手了,虽然现在知道了制毒窝点的大概位置,但是这里进出有几条通道?一共几个人?有几个岗哨?在这些问题搞清楚之前,如果贸然行动,很可能就打草惊蛇,前功尽弃。
 张爱国:一定要抓一个人出来,在那掌握这个情况,我们就把突破口选在李某某。

经过一番紧张的布置,警方于7月27日中午将李某某成功设计诱捕。

谭少华:我们派出所的同志跟他认识,把他通知下山,以其它的事找他。

李某某被捕后,在警方耐心地说服教育下,他很快交待自己向制毒人员提供场地,并为其放风的事实。

张爱国:犯罪嫌疑人到他那里去,答应给他每天一万块钱,

李念雄:三天三万块钱,这对一个农民来说,应该是很有诱惑的了

根据李某某的交待,警方全面掌握了制毒点的准确方位,路线及岗哨情况。案件侦破已到关键节点,但是在这样的制毒案中,要保证人赃俱获,因此抓捕时机显得犹为重要。7月25日下午5时左右,专案组开始了最后的抓捕行动。

张爱国:兵分三路。第一路把所有的哨要摸掉,他们有明哨,有暗哨,有流动哨,有固定哨,把所有的哨卡全部摸掉以后,为我们成功的捣毁这个窝点创造条件。第二组就是我们从水库这边一个路进去,我们另外一组这边进来的一个路,两路包抄过来。

由衡阳市公安局副局长李衡带队的一路人马,乔装打扮,从水库大坝拾级而上,迅速控制住了李某某的妻子。

衡阳市公安局副局长李衡:这里地形很好,往下面一看一览无余,什么都看得清清楚楚,所以一有动静,她马上一个电话打过去,所有的该跑跑,该逃逃,该藏匿的藏匿。

而谭少华一组则是负责打掉放风的流动哨。这个流动哨正是之前警方所摸察到的一号人物藤某某妻子名下的那辆飞度车,由另一名犯罪嫌疑人刘某某驾驶,在山间巡逻放哨。

谭少华:当时飞度车就停在这个位置,我们当时根据领导安排,过来侦查,安排了两台摩托车,四个民警。第一台摩托车经过车子观察,发现他的车子停在这里没有启动,一个嫌疑人坐在里面,我当时坐在后面一台摩托车,我把摩托车骑在这里,停在他驾驶室旁边。
在成功摸掉所有岗哨之后,几路干警直捣制毒窝点。

张爱国:他们看到的第一时间就是往山林里面跑,我们的干警非常勇敢,就追进去,跟毒贩,那地上有泥巴,在泥巴水里滚,才把他们抓回来。

这里是犯罪分子砍伐树木、添置篷布之后制毒的中心现场,分划为成品区、生产区和生活区。

李衡:这就是当时的中心现场,这里面原本密不透风,密密麻麻的全部都是树,他把树全部都坎了锯了,加了一个篷布,在这里面生产。这一块主要是放原材料,这一块放成品,当时的成品放在这里,还有主要的生产区就是这里,什么洗衣机,高压锅,全部在这里。
7月27日6点左右,距衡阳市警方得到线索70个小时。这场与时间的赛跑,以警方的完胜而告终。在突击捣毁的这个特大制贩毒窝点里,现场缴获毒品K粉成品264公斤,半成品139.95公斤,制造毒品的原材料9公斤,并抓获犯罪嫌疑人9名,扣押涉案车辆4台。

在此次特大制贩毒案件侦破中,现场缴获的各种毒品。

犯罪嫌疑人李某某:有一天晚上出去的时候遇见朋友,朋友说最近是不是没钱话?我说是啊,最近没什么钱发,他说最近有事做要不要去?我说做什么事儿?我当时说是不是做那个啊?他说是啊,那时候我考虑了一下子,我说多少钱?他说两万,做好了有提的,我当时考虑了一下子就答应了他。

【半小时观察】对待毒品零容忍

以年轻人为主要目标,以夜店为主要场所,以时尚来伪装险恶,这就是新型毒品,它就在我们身边,极度危险。然而,由于认识水平所限,相当多的吸毒者并不知道,这些新型毒品不仅不像他们所理解的那样不会成瘾,反而是极易成瘾,而且会给人造成永久的损害。《2015年中国毒品形势报告》显示,2015年,全国破获的毒品刑事案件数量、抓获的毒品犯罪嫌疑人、以及缴获的各类毒品数,比上一年都有较大增长,尤其是缴获的毒品数量,更是增长了48.7%。这其中,新型毒品的危害尤其突出。由于其制作简单,利润惊人,给禁毒工作带来了巨大的挑战。而要有效禁绝新型毒品,不仅需要公安部门加大打击力度,更需要全社会行动起来,对毒品“零容忍”,积极举报犯罪,努力挽救生命。不获全胜,决不收兵。

 

  • 视频简介
  • 栏目介绍

来源:央视网

更新时间:2016年05月12日 22:13

视频简介:本期节目主要内容: 一些迪厅和KTV包厢里的女孩持续摇头长达一个小时以上,中间没有一点停顿。这些女孩之所以会这么疯狂,是因为她们吸食了一种名叫“K粉”的毒品。记者暗访“K粉”吸食过程。在公安局毒品检测中心,检验员带领我们走进了毒品分析室。经过批准,检验员取出了警方过去收缴的毒品,为我们看到了“K粉”的真面目。(《经济半小时》 20160512 新型毒品:你身边的“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