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节目官网-CCTV-2 经济半小时

《经济半小时》 20131003 翡翠市场 冷暖之间

来源:央视网2013年10月03日 23:02

努力加载中,请稍后...
努力加载中,请稍后...
相关稿件

  1003《经济半小时》翡翠市场冷暖之间 主编:熊曼琳记者:王立平 摄像:何钢

  在瑞丽、揭阳、四会、平洲等全国几大玉石交易市场上,平洲的特色是全国最大的玉石毛料交易集散地,这里每年都会举办二十多次玉石毛料投标会。平洲玉石投标会更是吸引了全国各地的珠宝客商。《经济半小时》记者赶到平洲时刚好碰到一次投标会正在开标。

  一、玉石毛料销售热火朝天  价格翻倍增长数字惊人

  这一天,正是广东省平洲市玉石毛料投标会开标的时候。地上整整齐齐摆放着一排排玉石毛料,也有一些小件的毛料摆放在展台上。人声鼎沸,热闹非凡,柜台与柜台之间不足1米的过道上,挤满了前来挑选玉石毛料的客商。

  每份玉石毛料都被标明了标号、片数、重量、底价等,一个标号代表一个标的物。客商们可以像在超市买东西一样,精心挑选自己中意的玉石毛料。

  这些来自于缅甸的玉石毛料摆放在地上、桌子上,大小不一,色泽、质地不同,底价从几百元、几万元、到几十万元、甚至是几百万元不等,一旦看走了眼,那就意味着自己的真金白银付之东流。因此这些客商们都非常仔细地端详每一块玉石毛料。

  他们手上都拿着强光手电筒,在光线的照射下,查看玉石的水润度、色泽等,仔细记录下每块石头的信息,盘算着打算给出的价格;有的商家更是直接拿着手镯模子在玉石毛料上比对着,揣摩这块毛料如何在自己的手中雕琢成不同的商品,相中了的,则在现场直接填写投标单,放到标箱里,等待开标。

  投标会采用暗标的方式,客商在投标单上写下自己给出的价位,投入标箱,现场开标,价高者得。一旦投标结束,就会在现场的电子屏幕上公布出购买者、购买价格等信息。

  本次投标会共展出了9500多件玉石毛料,这场投标会的规模在平洲还算是小的。每年,平洲都会举办28次这样的投标会,销售来自缅甸的玉石毛料。据了解,每年缅甸翡翠公盘之后,90%的玉石毛料都流入中国,平洲也成了全国最大的玉石毛料集散地。公盘就是翡翠毛料交易,以拍卖的方式来确定翡翠原石的价格。平洲的公盘学自缅甸。缅甸是全世界翡翠的主要产地,每次公盘都牵动着玉石客商们的神经,而且公盘后的价格会迅速传导到成品市场。

  今年6月15日,第50届缅甸翡翠公盘在停滞一年多后重启。这是我们当时拍到的缅甸内比都交易大厅的玉石毛料交易现场,看起来更像是个集贸市场,各种成色和质地不一的翡翠毛料都堆放在这里,小块的装在篮子里,大块的则直接放在地上。翡翠旁边摆放的牌子上标明了翡翠的重量、数量和底价。来自中国、东南亚各国近万名大腕们云集在这里寻找着他们中意的翡翠原石。?????由于去年到今年年初缅甸国内战事紧张等原因,原本一年开盘2-4次的公盘,已经停滞了一年多没有公盘,这次公盘吸引了来自国内的7000多位翡翠商家,广东揭阳的玉石商人甚至包了六架专机,直飞缅甸。

  玉雕师王朝阳:好多的国内去的客商,都是抱着志在必得,带了好多的资金去拿到材料这样的心态。但是整个看起来迷雾重重。

  王朝阳是云南省瑞丽市的一位知名翡翠雕刻师,他也跟国内的其他玉石商家一样,准备了2000多万人民币,要在缅甸公盘上一试身手,但是公盘现场却让他这个行家有些看不懂。王朝阳:标价可能是很低的。但是这次我们看不到底标家,就是卖的价是多少,这次普遍地偏高。以前有很多次比如说我们叫“流标”,比方说三百万,这次可能就是底标价就是三千万。?? ? 根据缅甸政府公布的资料,这次公盘推出的翡翠毛料有10300份,比2012年的17000份少了近40%,而底价则高得让人咋舌。原石的起拍价从一年前的最低2000欧元提高到4000欧元。

  王朝阳:好多行里的人是奔着拿材料,打价什么都是比较认真。但是也有一些价格爆了冷门,价格非常高,不知道人是干什么的,怎么会投那么高,我们就看不懂。

  按照惯例,公盘现场的第一道工序是看标,就是商人们寻找要投标的玉石毛料,王朝阳和他的朋友们当时看中了这块底标价为280万欧元的红黄皮玉石毛料。

  王朝阳:这个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高级的摆件料,我们当时就想做一个有时代意义的作品,所以说研究了半天。我们从整个市场来分析,做手镯的人怎么来打价,我们找了一个专业的做手镯的朋友,整个的价值不会超过两千八百万。小件也是不会超过这个价格。所以说我们当时想这个可能也有企业拿做宣传也好,或者做形象也好,会投高一些。但不会超过太高,因为它毕竟讲究个成本,顶多是五千万。王朝阳觉得这那块原石最多值5000万,然而开标结果不仅让王朝阳,也让所有的玉石商人出乎意料。王朝阳:我们估计有可能“疯狂”就是五六百万欧元,差不多不超过五千万人民币吧,结果现在是八九千万人民币,将近一个亿。

  王朝阳说,火爆的玉石毛料价格让他难以置信。前几年公盘时,翡翠毛料价格过亿者寥寥,可这次上亿的毛料却不再稀罕,成交价高于底价10倍、100倍标的也非常普遍。

  当时公盘后被称为标王的翡翠毛料,它的起拍价是1200万欧元,最后中标价是3500多万欧元,折合人民币近3亿元,而如果在2010年,它的价格不会超过3000万元,整整翻了十倍。

  王朝阳:每一次都是“疯狂的石头”,这次是相当的“疯狂”。虽然每一次都很“疯狂”,但是没有像这次这么的“疯狂”。普通的材料都已经是非常地高了。

  王朝阳最后中标了一块近200万元人民币的毛料。前两年,这些毛料不过三四十万元人民币,而现在他要多付出7、8倍的价格。

  与王朝阳一样,很多参加过缅甸公盘的客商都是大呼场面火爆、价格高得离谱。

  广东省平洲珠宝玉器协会会长梁晃林:我看到的是投标,中标价格比我们预想的要高。

  记者:能高多少?

  梁晃林:可以用火爆来形容。

  云南珠宝玉石文化促进会副会长李奇:价格涨了很多,就说你这个石头以前眼光,你看到是10万,今年你要起码都是在150万以上,才有可能买到这个石头。

  云南玉石商人白宝根:这块石头,这是昨天才到的,有六百多公斤。这一块石头表象是相当好的,色带都落完了,这块石头在两三年前可能也就是两百万左右,现在的价钱是暴涨,而且还很难得到的。现在拍过来已经是达到八百万,这是很难得的一件货,很大,这个相当好,现在那边的矿产很紧张,有一些矿都封掉了,缅甸政局又不稳定,所以这一块石头现在是暴涨。

  有些翡翠客商们花费高昂的价格从缅甸带回玉石毛料来,有的不得不空手而归。

  李奇:整体的那个原料的价格,比以往涨了50%,就是起拍价提价就50%。

   玉石经销商白福根:基本上就是很多人空手回来,没办法下手,料子是暴涨,涨得太厉害了。

  那么,是谁推高了翡翠毛料的价格呢?

  王朝阳:他们也是一种饥饿营销法,并且他们这次限制材料的投放。

  作为珠宝级翡翠矿的唯一产地,缅甸出产的翡翠原石90%销往中国,翡翠原石销售是缅甸政府的重要财政收入,也是其收入中利润率最高的一块。但是最近两年,缅甸政府对这一资源明显惜售,并开始限制翡翠开采。

  除此之外,2012年缅甸克钦地区爆发了大规模的武装冲突。克钦邦是西南丝绸之路的重要通道,素有“缅甸的北大门”之称,双方交战直接导致各类运输通道受阻、矿山停产,虽然现在双方进入和谈阶段,但大规模的开采还是在停滞中。克钦地区还是缅甸主要翡翠原石出产地,翡翠产量占全世界的90%左右。

  云南瑞丽缅籍珠宝商会会长彭觉:现在这个厂矿都在封锁,现在开采也不容易了,政府军全部封锁以后呢,工人全都已经全部下来,各方面的原料都在停顿当中。但是停顿的这个时间是什么谁都说不清楚。

  一方面,缅甸政府采取饥饿疗法控制着翡翠毛料的价格,另一方面,翡翠原石的日渐稀缺也使得翡翠价格不断攀升,同时,也有一些人对毛料价格的暴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广东省平洲珠宝玉器协会会长梁晃林:比如说我们有一些经营翡翠的大户,去到缅甸的玉石交易会,翡翠毛料存货跟自己做出来的产品一个品种的话,就会用它的手下的人高价竞标,结果肯定中标。中标之后他不去拿,就把这种对自己构成威胁的翡翠毛料推迟一段时间才到中国,其实就是钻了缅甸交易会的空子。

  翡翠进入中国市场最主要的渠道就是缅甸公盘。公盘的一举一动始终牵动着国内翡翠厂商的神经。而每年翡翠公盘之后,翡翠的价格都会水涨船高,行情也会跟着上涨。翡翠原石交易火爆,那么翡翠市场的情况又是如何呢?可以看得出来,不论是玉石的主产区缅甸还是我国玉石交易市场平洲,两地的公盘虽然大小差别很大,但是都吸引了各地的玉石商们,用火爆、疯狂、热闹这样的字眼来形容翡翠玉石毛料的交易都不为过,那么,玉石毛料如此受追捧,翡翠成品市场又会是一番怎样的景象呢?   

  二、翡翠成品交易冷淡 玉器销售遭遇冰火两重天

  记者来到广东省佛山市的平洲玉器街。在这条长约一公里左右的街巷两侧,有着大约5000多家经营翡翠玉器的店铺,铺面大小不一,小的只有三五平米,大的有几十平米、上百平米,销售玉镯、玉扣、挂件等各种翡翠产品。平洲素有“玉镯之乡”的美名,是远近闻名的玉镯加工批发基地。

  广东省佛山市平洲玉器街商户黄亚群:这些完美度很高的,能卖我尽量给你卖,最低给你好不好。

  黄亚群在平洲玉器街卖翡翠已经五年了,主要销售各类中低档的玉镯。她说,跟前几年相比这几年翡翠的行情明显差了很多。

  黄亚群:去年好一点,今年整体不好。

  记者:不好是反映在什么方面?

  黄亚群:不好是因为货价涨得太离谱了,有些人接受不了。

  记者:销量上呢?

  黄亚群:量我们也降了很多,比去年降低了。

  黄亚群说,虽然自己卖的翡翠玉镯都是几百元到几千元的中低价位产品,但是仍然能够感觉到这几年价格的飞涨。

  黄亚群:对,这个两千五,以前几百块都拿得到。

  记者:哪个两千多?

  黄亚群:这个两千多,看着不一般,但是这个完美度不一样的。

  在平洲玉器街,和黄亚群有着同样感受的翡翠商户不在少数。

  广东省佛山市平洲玉器街商户谭家林:这个好难说,今年价钱涨得好厉害,石头都涨得那么厉害,成品肯定涨。

  广东省佛山市平洲玉器街商户冯优红:涨了两三成了。现在石头原价都贵很多了。

  广东省佛山市平洲玉器街商户姚女士:现在就很难做,你看现在人少多了。

  在这条玉器街,很多人都像姚女士一样,在这里做了多年的翡翠生意,他们明显地感觉到生意比以前冷清了许多。

  记者:像这只这样的卖多少钱?

  姚女士:以前卖八万左右。

  记者:现在多少钱可以卖?

  姚女士:十万。

  记者:还是涨了20%左右。

  姚女士:对。

  记者:现在问的人多吗?

  姚女士:问的人多,但是给的价钱就太低,因为以前没有那么贵。

  记者:人家不肯出十万买?

  姚女士:对。

  在平洲玉器街,记者注意到,虽然也有些顾客光顾,但是售货员显然要比顾客还多,销售火热时熙熙攘攘的玉器城变得冷冷清清,店家们看手机的、聊天的比比皆是。

  广东省佛山市平洲玉器街商户覃梅付:只能维持生意了,不过也没赚钱。

  记者:市场是毛料涨?

  覃梅付:什么都涨,涨价是必然的。涨价怎么说呢,毛料好卖一点,打开变成品就一般涨价不起来。

  广东省佛山市平洲玉器街商户方炳龙:销量下降很多。

  记者:下降多少?

  方炳龙:那怎么说呢。

  记者:我看里面人有很多,也不冷清。

  方炳龙:现在已经都很冷清了,像这样已经都很冷清了,再冷清下去那怎么做。

  记者:这还算冷清。人多时什么样子?

  方炳龙:人多都卖几十万,都很好卖。有的时候一天百万都能卖到,零卖都可以卖。

  翡翠作为特殊的商品,既有佩戴的消费属性,同时又具有保值增值的投资属性,因为好的翡翠商品价格都不菲,有的商家就选择了只针对熟人销售的方式。今天就有一批云南的客商到这家加工厂来选购翡翠。

  记者:有涨吗?

  云南客商:去年涨很多。

  记者:涨多少?

  客商:基本都在涨。

  虽然这批来自云南的客商相中了这家老客户的翡翠成品,但是双方在价格上一直没有谈拢,仍然在不停地讨价还价。而在平洲玉器街,记者在采访时还注意到,部分商家贴出了店面出租的告示。

  记者:我看你那边柜台要出租,怎么想出租掉?

  冯优红:柜台是档主的。这个是我的。我一个人看两个忙不过来。

   记者:是不是以前也雇人?

  冯优红:没有。

  记者:是不是生意没有以前好了,要出租?

  冯优红:有这个原因吧,不好意思说。

  记者:我看你这店面要租掉。

  广东省佛山市平洲玉器街商户李欢霞:这些都是跟老板租下来的摆不了这么多,就要租掉一部分。

  记者:那是不是跟整个市场也有关系?

  李欢霞:也有一定的关系。如果货很多的话,就不用租掉,自己用。

  很多店主都做了几年、十几年的翡翠生意,面对着翡翠毛料价格的暴涨,销售的下降,一些店主迫于经营压力,不得不选择出租部分店铺减少支出。

  亲历过今年缅甸公盘火爆场面的平洲珠宝玉器协会会长梁晃林也感受到了毛料市场和成品市场冷暖之间的巨大反差和反常。

  记者:你的意思是说缅甸的公盘那么火爆,但是反应到成品市场按说应该及时就能够反应过来。

  广东省平洲珠宝玉器协会会长梁晃林:以前马上就有反应。缅甸翡翠毛料价格一涨,不超过一个礼拜,我们这里批发零售都会增长,到这边遇到我们这边批发零售就要好长时间才会影响到缅甸源头的价格。今年已经过去三个月。过去翡翠价格都有点跌断了,但是明显毛料市场越往上游看越热,到了北边更热。到现在到了销售的终端,温度就差了,低很多。很奇怪,一头热,一头冷。

  面对冷热差别如此之大的翡翠毛料市场和成品市场,一些商家采取惜售的办法扣留下部分产品希望未来能卖个好价钱。

  李欢霞:以前货出来,我们走批发,都销售得差不多。现在的话,稍微滞留一些,也是想把货留一些,因为石头太贵了,还不如把货放一些,因为说不定价格还会好一点。

  广东省佛山市平洲玉器经销商户黎升强:留着一部分都有,这个肯定有。原材料我们一般储存量一两年不买,都够用。也不是大库存,放一点。

  广东省佛山市平洲玉器经销商户岳民权:而且现在尤其是现在这种情况,因为量有点萎缩,价格又不会走低,我们也有一点惜售心理。好多东西我今年卖掉了,明年再拿这个钱拿回来。就是我要看看有合适的买家,有合适的价位才买,如果说买家不合适,价位合适,我也不想卖。

  岳民权是平洲珠宝玉器协会的副会长,自己经营翡翠生意也有20多年了。他分析,由于翡翠毛料价格一路狂飙,翡翠经销商惜售部分产品,消费者也有持币待购的观望心态,几年前翡翠热销的场面一下子变得冷清了许多。

  广东省佛山市平洲玉器经销商户岳民权:因为以前的话,比如说翡翠几万块钱,现在几十万的话,感觉到接受不来,所以说要观望。今年的销量比去年的销量,供需来讲有所下降。

  记者:你的公司比去年略有下降?

  岳民权:按这个量来讲大概有一个20%。

  记者:这么大的比例。

  岳民权:差不多。就好象股市盘整期,徘徊一些,行业消费者之间有一种毛病,消费者想便宜一点买,也是想买的便宜,将来升值了自己赚多一点,资产增多一点。但是从我们从业来讲,也是想赚钱,所以说我们想买,人家不买也不行,所以量就减少。

  半小时观察:翡翠投资 三思而行

  喜剧电影《疯狂的石头》讲述的是一块价值连城的翡翠引起的一系列的荒诞故事,但事实可能比电影更传奇:缅甸公盘,国内公盘的火爆,亿万富翁云集的现场让翡翠市场再现一石难求、毛料陡涨的现象;在市场上,连中低档翡翠售价都高了两三倍。翡翠市场真的如此“疯狂”吗?一位投资商忧虑地表示,涨到两百万的时候有几个人能买得起?就算买得起,又有几个真正懂行?过几年之后市场日趋理智,能接手的人更少,还真的不好变现。虽说黄金有价玉无价,但是翡翠投资,还请您三思而行。

channelId 1 1 2 50d62f5c7b384a9d8cf6f2843a2cf406
  • 视频简介
  • 栏目介绍

来源:央视网

更新时间:2013年10月03日 23:02

视频简介:本期节目主要内容: 一年20多次拍卖,翡翠原石火爆交易,公盘价格屡创新高,成品市场水涨船高,然而却乏人问津。商人囤货待涨,翡翠市场究竟是向左还是向右?欢迎收看今晚央视财经频道《经济半小时》“翡翠市场的冷暖之间”。(《经济半小时》 20131003 翡翠市场 冷暖之间)

860010-11140509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