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节目官网-CCTV-2 经济半小时

《经济半小时》 20131002 正在消失的古建

来源:央视网2013年10月02日 22:14

努力加载中,请稍后...
努力加载中,请稍后...
相关稿件

  1002《经济半小时》正在消失的古建筑

  主编:熊曼琳

  记者:康敬峰

  作为有着悠久历史的文明古国,我们不仅有故宫、长城、赵州桥。在很多地方都散落着不同时代的古村落、古建筑。目前,关于古建筑是否属于文物,我们国家规定得十分模糊。而在利益的驱使下,市场上早已有人用不菲的价格开始交易古建筑。对此《经济半小时》记者进行了调查。

  一.古建筑与文物之间没有明确定义  古建筑买卖大行其道

  老柴,景德镇人,他是记者在中国古建交易网上认识的古建买卖中间人。老柴说,自己常年奔走在浙江、安徽和江西等地,专门搜罗散落在农村地区的老房子,再联系北京、上海、浙江的买主,从中赚取差价。

  老柴:我自己就是做木工的,在这方面做得久,对这方面有些了解。在浙江、上海、北京有做,现在北京也做。房子买去了我们帮他组建,帮他修复。

  老柴带我们看的第一栋老房子,是他2010年买下的,按照他的说法这是一套典型的清末徽派建筑。

  记者:这原来住的是什么样的人家?

  老柴:贡生,有功名的贡生,比秀才高。这就天井,从这个底下出去的,我们这个水代表财,钱财不外露。它有几个特点,一个就是防水防火,以前有钱人用。

  老柴告诉我们,这栋老房子买来之后,他更换了一些腐烂断裂的横梁和柱子,像这些横梁和天井上的木雕都是修复过的。不过地上的水池、柱子下面的石墩、以及一些木雕和窗片都是当年的东西。

  老柴:这个叫盛唐谱,上面下棋的、写字的、弹评的都有。喝茶的,聊天的,这天井上面是八仙。这块修过的,真正的原来的你不修没这么完整。

  购买这栋老房子,老柴当时花了8万元,后期修复又花了一笔不小的投入,现在他打算出售的价格是42万元。

  老柴:我投进去差不多是30万,我的意思是卖个42万,自己可以赚个几万元钱。

  老柴带我们看的第二套房子,是一套没有经过任何修复的老房子,现在还住着人。房东准备以22万元的价格出售这套房子,而老柴报给我们的价格是26万,他说他要赚一个中介费。

  老柴:这是你们家祖上的吗?

  房东:这是祖上下来的,几百年了。四五百年。

  记者:这是大概什么时候建的房子?

  老柴:他也不清楚。清中晚期了。

  记者:200多年是有吗?

  老柴:大概是清乾隆。

  这些古建筑大多散落在农村,很多已经年久失修,有些已经自然倒塌。这栋老房子由于年久失修,无人居住,已经被村民拆掉了一半,剩下的一半也是岌岌可危,随时都有倒塌的危险。

  老柴:外面看不出腐烂了。要是完整的话,到现在都得几万了。

  记者:这是残缺了吧?

  老柴:不是残缺是腐烂了,这是两个的。

  老柴说,这些老房子一旦拆除,就变成了一堆垃圾。所以在没有资金维修的情况下,要么通过私下的通道出售,要么就自己拆除卖废料。

  老柴:老百姓的房子,现在拆了扔了就可惜了。卖不能卖的,那个实际情况。好多人拆老房子建新房子,拆老房子卖,你不保护,不给钱给他,他就可以拆了,拆了以后就扔了。

  为了证明这些老房子的潜在价值,老柴特意带我们看了一套叫“大夫第”的老宅。这栋房子有着典型的明朝建筑风格,横梁和窗片上的木雕栩栩如生。这些木雕融合了镂雕、透雕、圆雕等多种雕刻手法,具有极高的文化艺术价值。

  老柴:它是把这几种雕法全部都融洽在里面,圆雕、透雕都有。还有麒麟,都有意义,鹿就代表福禄的意思,再一个喜上眉梢,一个喜鹊和梅花在一起。

  老柴说,通过他的运作,可以将这些古建筑保留下来,虽然离开了原来的环境和文化,但是可以保留下一个完整的房子。在老柴和其他合伙人一起开设的工厂里,摆放着十几套古建筑,有老祠堂、有老戏台,还有官宦家庭宅院以及普通老百姓的民居,不过这些都是经过了修复的古建筑。

  记者:一年卖几套?

  老柴:不一定的,好的话也能卖个四、五套,不好的话一套也卖不出去。买房子这个不是像我们生活中每天都需要的。你三年没卖一套的也有,后来一下就卖个十栋也有。

  老柴告诉我们,现在黄山一些地方对老房子进行了鉴定,还挂上了文物保护的牌子,但是在老柴的家乡景德镇乐平市,还没有进行这样的保护。

  老柴:只要不挂牌就能允许。这个就是挂牌保护的,我们就不能拆,现在不挂牌的,现在只要是办好检疫就行了。

  老柴不仅做中间人,还进行古建筑的修复和复原。他告诉我们,只要买家打了款,他们就会拍照、编号,然后拆除,丢弃那些腐烂、被虫子侵蚀的木料,剩下好的装车运往北京、上海等,然后按照原样进行恢复。

  老柴:所以都是有钱的,自己拿去搞个山庄、搞个庄园、有些就是做个茶座。

  记者:那现在这个需求都满了?买的也比较多一些?

  老柴:那一般是上海、浙江、北京,现在做的多的,贵州也多,山西都有。

  老柴告诉我们,这些年随着投资和个人收藏的增多,老房子的价格也水涨船高,过去几万元就可以买下一套不错的老房子,现在都要几十万元。

  老柴:浙江做得多。浙江的他做得早,原来都是几万几万一套的房子,现在都是几百万几百万的,升值升得不得了。

  陈金根在江苏苏州市经营着江南最大的私家园林静思园,这个园林里的建筑大多购于八九十年代,然后整体搬迁到这里。

  苏州市静思园园长陈金根:我们就是从安徽、江西、浙江、上海、苏州,这个古城市规划拆迁改造,把它保护来的。这个大的厅堂是从苏州干将路移过来的。是这个叫陆潤庠的一个家里打的门庭。陆状元,苏州的一个状元。这个厅堂你看规模多大,过去不是做大官的绝对没有住这么大的厅堂。

  苏州干将路上的古建筑并不少见,这条路历史悠久,明清时代当地很多达官显贵都聚居于此,留下了不少有江南特色的园林建筑。但是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当地政府决定将这条路改造成为城市主干道,当时还在经营环保产品的陈金根收购了大批园林建筑。而静思园里的古建筑几乎都是在面临拆迁之时,他从老百姓或者开发商那里购入囊中。

  虽然这些古建筑在陈金根眼里都有较高的历史价值,但是在当时,它们都不是被列入保护级别的文物。为了搬迁和修复这些古建筑,陈金根投入不菲,现在这个园林已经成为国家4A级风景区,对外开放,门票价格70元。

  陈金根:从我个人来看,把它吃掉的再建起来,不管是哪一个功能,还是正能量地发挥,因为你把它保护起来,它到木材市场上去卖掉,当柴火劈掉了,破坏掉了。

  二:珍贵木材价格飙涨  收购商不惜高价购买整栋老房子

  一个个破败古建筑在生意人那里转手就成了巨大的金矿。事实上,除了找现有的老房子进行买卖。还有一种生意更是火爆。在很多古建筑里,会用到有一些十分珍贵的木材,比如金丝楠木。四川是我国独有的珍贵树种桢楠的主产地。在桢楠中有一部分木材,经过漫长的岁月积淀后可以转化成名贵的金丝楠木。目前在市场上,紫檀和黄花梨的木材价格在每吨一百万元左右,而金丝楠木,根本就没有成品的木材可买,如果想要购买桢楠,唯一的途径就是到桢楠的原产地去收购拆房老料,这也引发了桢楠价格的一路疯涨。

  记者跟随收购商阳林进山去收购金丝楠木,阳林告诉记者,这些山上的人家,或多或少都藏有一些桢楠老料。金丝楠木属于桢楠树种,只要显现金丝明显的均可确定为金丝楠木。不过记者跟随收购队伍走访了几户人家都没有找到桢楠。下午,在当地人的指点下,阳林来到一栋老房子,惊喜地发现这里有几根房柱是桢楠老料。

  阳林:有7根柱子是桢楠的,我感觉比较好,也比较大,这些柱子按我的估价,值600万元左右。

  阳林告诉记者,这是他两个月来发现的最好的桢楠老料,这样的桢楠容易产生金丝楠木,不仅能卖一个好价钱,而且还有收藏价值,时间越长,它的价格会越高。阳林和房主谈了两个多小时,他愿意用一栋两层的楼房外加五百万元,换这几根桢楠老料,但是被这位房主拒绝了。

  房主刘女士:我们这个房子已经有好几拨人来看了,出的价格都不一样,也有出一千多万的,但是我还是不想卖,因为这是我爷爷奶奶遗留下来的遗产,到我这一代已经是第五代了,所以出再多的钱我都不想卖。

  房主刘女士说,这几根桢楠是明朝时候的老料,当时她的祖上是专为皇上采伐金丝楠木的,而明朝大明律严格规定,金丝楠木为皇家专用,民间擅用就要治罪,这样的规定一直沿用到清朝。

  调查中记者了解到,现在山里有桢楠老料的人家并不多,而收购的人却越来越多,这导致桢楠老料的价格越涨越高,最便宜的10万元一根,最贵的一根达到几百万元,可以换取一辆宾利轿车,有的收购商不惜重金将整个老宅子全买下来,在里面去寻找金丝楠木。

  桢楠收购商:我们花300万买了一个古宅子,当时认为这个里面的桢楠是真的,这些桢楠里面一定会有金丝楠木,但是拆下来以后发现,99%都是润的,就是润楠,这个润楠和桢楠很相近,很倒霉的。买了一所宅子只有1%是桢楠,赔了80%。

  三.古建宁拆不翻修  古村村民视老房子为鸡肋

  自古以来金丝楠木就是珍贵木材,虽然古宅子在一些人眼中是座金山,但在另外一些地方却成了鸡肋。位于江西省宜丰县的天宝古村落,辖内的西惠村和新连村、历史遗存建筑早至明代。古村至今有1800多年的历史。是目前宜丰规模最大,保存较为完整的古村落,然而这个古村落却在现代化的进程当中不断衰败甚至是遭到了严重的破坏。

  在天宝古村路口,记者看到古村路路牌的右边,多名工人正忙着打地基,左边正在建设的房屋已经有两层高。沿着古村往里走,里面的场景更让记者感到惊讶。破败的古建筑群中夹着为数不少的现代建筑。四栋同时在建房子让这里变成了一个建筑工地,到处都是钢筋水泥。当地村民介绍这些建房的村民有的是利用古村里的空地建新房,有的则是拆了上百年的古建筑盖房子。

  记者:原来这个房子是什么房子啊?

  村民:就是那种的平房。原来那个外面都不允许做房子的,现在有很多都在做。

  记者:原来不可以做?

  天宝古村村民:原来不可以做。去年都不能做。

  记者:为什么现在可以?

  天宝古村村民:现在也不能做。

  大多数村民都知道古村内不能随意兴建房屋,但是对建房却都是默认态度。家住天宝古村后街的李陶新告诉记者,他们一大家有19口人一直居住在这栋老房子里面。由于住宿拥挤,再加上老房子年久失修,担心安全,他们只好把200多年的老房子拆了。

  村民李陶新:这个是不安全的,你看这个危房,这个也不安全,你看那个房子,那个墙都要倒塌了。

  和李陶新一样,家住旁边的刘志坚今年9月份就把自己居住的有着两百多年历史的古宅拆除建了新房,现在房子已经完工进入装修阶段。

  村民刘志坚:同样我也把房子拆了建了。

  记者:你不觉得你们这些古建筑都是宝都是文物?

  村民刘志坚:是宝,但是我们住不了,没地方住了,怎么还叫宝呢。已经不是宝了。

  刘志坚说,他家的房子由于年久失修已经没有办法居住,而古建筑维修成本非常高,所以他们宁愿冒险建新房。

  记者:当时维修大概花了多少钱?

  村民刘志坚:最低要花到六万五千块钱,但是像现在我建成这个样子,我也就是九万块钱左右,我也就是多出三万块钱可以。最起码我改变了我的居住条件,一下雨这里就开始漏雨。

  记者发现距离古村后街的建筑工地不足100米处就是天宝乡政府办公场所。村民告诉记者,从去年下半年开始至今,天宝古村盖新房人的人越来越多,很多古建筑都被拆掉以方便建房。对此一位负责乡里城建的干部也说出了自己的无奈。

  记者:你们这里允许建吗?

  天宝乡乡镇干部:不允许,我们这个房子都是没有审批的,他们也是生活所逼,我们知道以后也都是找了他们做工作,也发了他们通知书,这些我们都做了,这个老百姓十几年累积的一些居住环境,需要改善。我们看到这种情况我们自己也是很为难。

  其实早在2005年的时候江西宜丰县当地就颁布了《天宝古村保护区保护管理试行办法》。根据这个规定,村民只能是住在这些古宅里,不能拆也不能私自对古宅进行翻修。但是由于这些古宅建造年代很早,而且大多是砖木结构,因此都不同程度的存在屋顶渗漏,虫蛀腐烂、甚至损毁等现象,记者在走访的时候就发现,由于缺少必要的保护和修缮,很多老建筑目前正面临着倒塌的危险。

  四:古建筑年久失修  维修价格昂贵村民无力支付

  村民熊皮生家的房子,是清代时期建筑,大门右边的墙上挂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市级保护文物。这是一座年久失修的古屋,木质的门窗残缺不全,仅存的木条已经开始腐烂,院子的一个角落已经坍塌,从院子里往门外看,支撑着房檐的两根柱子已经严重倾斜。现在他们一家已经搬到别处,房子就空在这里。

  记者:这个房子你有什么打算吗?

  村民熊皮生:有啥打算,没有啥打算,有人来买就卖掉了。

  记者:没人就让它这样了?

  村民熊皮生:没人来买就这样倒掉。

  在村里另外一处住房,同样贴着市级文物保护的牌子,里面原来住了五户人家现在仅住了两户,大清堂上面的屋顶已经支离破碎,住在这里的村民说,一到下雨天在屋内都要撑伞。

  村民:这个房间我们今年上半年维修了一下,但是现在请那些维修很多人都不愿意搞这个老房子,很难请的,我们那个厨房下雨都不能进去的。

  采访中,部分村民反映如果房子出现漏水或倒塌等问题,他们都是自己进行简单的补漏维修,并没有专业人士来对古建筑进行维修。

  记者:这里是古村,要在人家来看,你就应该出点钱来维修是不是?

  村民:我们自己请人修理,古村一年有几百万块钱维修,村里如果不拿钱,我们就没有办法。

  据了解目,前天宝古村140余栋古屋中保护较好的仅有20栋不到,而且都已破旧不堪,存在很大的风险。天宝乡乡长李国祥告诉记者,虽然天宝古村享有中国民族优秀建筑文化魅力名村,中国历史文化名村等多个称号,但并没有相关的专项经费对古建筑进行修缮,由于古村还处在保护阶段,并没有开发,所以目前也没有任何旅游收入,古村大部分都是木质结构的建筑,一年用于白蚁防治消防设备添置就要30万,而现在如果要修缮一栋古建筑多的话三四十万,少也要五六万,目前140多栋老房子已经修缮了40多栋,在政府财力有限的情况下,只能有所取舍。

  天宝乡乡长李国祥:财力实在是紧张,不仅仅是不能叫做杯水车薪,还不能用杯水,是滴水。

  除了资金短缺,李国祥还告诉记者,如果要对古建筑按照修旧如旧的要求来修缮,还缺少专业技术人员,村里能修古建筑的木工也仅剩几个老人。

  李国祥告诉记者,古建筑保护与古村居民住房需求日益凸显的尖锐矛盾早已爆发。早在去年(?哪一年)他们就已经通过将部分村民外迁进新农村建设点或者建设农民公寓的办法来缓解矛盾。

  李国祥:这里是41户,我们再看我们这边刚封顶的。

  目前天宝古村已有60多户居民外迁。李国祥说。他们也正在向上级政府争取土地,来解决现在急需建房的村民的土地问题。不过对于把村民搬迁出去的做法,专家们并不赞同。因为古村最吸引人的就是凝聚地方特色和人文风俗的文化。如果古村村民都搬迁了,留下一个空心村,对古建筑保护和旅游开发没有任何帮助。

  南昌大学人文学院副教授邓勇:觉得他要有那种相对的人的活动,就是还是要有人居住,你不能把它完全的清空,把人搬迁出去,那房子很容易塌。

  参与江西历史文化建筑遗存保护与利用调研的黄希佳认为,古村落的保护与开发,必须把当地村民的利益纳入保护开发计划中,让他们通过保护与开发获得合理收益。

  南昌大学旅游与规划研究中心主任黄希佳:我目前是居住的,现在不太适应居住了,如果改变作为一些公用设施,作用一些公益设施来进行使用的话,这个房子既然就保护下来的,需要保护下来的房子可以出租给社会上需要的人去使用,那么他去使用以后,他就要对它进行维护,对它进行维修,保存它的完整性等等。

  半小时观察:商人看重古建筑的价值,进行收购和拆卖;慈善家看重古建筑的文化,展开收藏和保护。一栋栋濒临荒废的古建筑,或许能找到一个更好的安身之所。但是在很多专家看来,作为不可移动文物的古建筑、古民居,一旦离开了原本存在的环境以及民俗风情,就失去了原本蕴涵的价值意义,这就是一种巨大的破坏。在我国,文物保护为何频频失守?古建筑为何“命途多舛”?多年前还遮遮掩掩的古建筑拆卖,如今已发展成了一条收购、修缮、出售的完整产业链。

channelId 1 1 2 6491048a32874dccac702298298241a2
  • 视频简介
  • 栏目介绍

来源:央视网

更新时间:2013年10月02日 22:14

视频简介:本期节目主要内容: 作为有着悠久历史的文明古国,我们不仅有着故宫、长城,在很多地方都散落着不同时代的古村落、古建筑。目前关于古建筑是否属于文物,法律还显得十分模糊。而在市场上,在利益的驱使下,早已有人用不菲的价格开始交易古建筑。 (《经济半小时》 20131002 正在消失的古建)

860010-11140509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