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节目官网-CCTV-2 经济与法

[经济与法]湄公河惨案(上)(20121224)

来源:央视网2012年12月24日 20:52

努力加载中,请稍后...
努力加载中,请稍后...
相关稿件

  湄公河外景,船,两岸风光,枪声。

  画外音:2011年10月5号,一阵密集的枪声响过之后湄公河归于平静,河流上的商船照常往来,只有,两艘中国籍船只玉兴8号和华平号一动不动地停留在了湄公河泰国一侧。

  很快,人们获知了13名中国籍船员被杀的消息,更让人震惊的是泰国相关方面称,在船上发现了多达90万粒的毒品。

  主持人;湄公河本是连接中老缅泰越南、柬埔寨六国的一条黄金水道,商贸往来频繁,老挝、金三角经济特区的金木棉码头是湄公河上的一个重要货运码头,每天都会有相当数量的船只过往停靠于此,而且大多是中国货船,10.5湄公河遇袭案就发生在离这个码头只有两三公里的地方。 

  声音来源:玉兴8号船主 郭志强:大概是在(5日)12点不到1点,他(玉兴8号船长杨德毅)只说出了4句话,第一句就是我在泰国的吊车码头,赶快报案,赶快叫救护车,有人受伤,就说了这四句话,然后就所有的通讯都没有了。

  配音 惨案发生后,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批示尽快查明案情缉拿凶手,保护中国人民生命财产安全。

  外交部发言人刘为民:外交部和云南省立即启动了应急的机制,外交部指示驻泰国使馆、驻清迈总领馆敦促泰方尽速查明情况,全力搜寻失踪中国公民的下落,并做好善后等后续工作。

  配音 我驻泰使领馆人员,第一时间赶往两船停靠地开展工作,10月13号,外交部召见泰国、老挝及缅甸驻华使节提出紧急交涉,10月13号,遇难船员家属抵达泰国,认领亲人遗体。10月14号,遇难船员遗体告别仪式举行。

  玉兴8号船长杨德毅的妻子:我接受不了这样的现实。

  配音 她叫李梅,她的丈夫黄勇是湄公河“10·5”惨案的遇难船员之一。李梅的家在澜沧江边一公里的地方,打开窗户就能眺望到江面的风景,李梅曾经一次次地在这里守望着丈夫的远行,等待着丈夫的回归,但是就在去年10月的那次出航之后,40岁的黄勇就再也没能回来。

  遇难船员黄勇的妻子李梅(化名):其实我很不想提,在家也是净哭了,出门又把脸洗干净再出去,都是这种,只有自己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的这一年,虽然是一年了,但是对我们来说真的不骗你,就像是才发生的事情一样的。

  配音 这是黄勇生前惟一的一段影像,2009年初,为了考察澜沧江至湄公河航运状况,中央电视台摄制组曾随同黄勇所在的货船,由西双版纳驶往泰国的清盛港。

  摄制组当年之所以选择黄勇,是因为黄勇是这条国际航道上最早的专业船员之一,他曾经无数次地经历过这条航道上的大风大浪。

  黄勇:陆路你看得见,有水的时候你看不见,比如说澜沧江的水到了洪峰的时候,水比较大,航道标识已经基本上全部被淹完了,不管哪艘船的船长,都是靠他跑的记忆来(航行)。

  配音 黄勇所在的船名叫“华平号”,寓意中华平安,然而就在留下这段影像两年之后,2011年10月5日,伴随着湄公河泰国水域的几声枪响,一切平安不再。

  黄勇的出事毫无征兆,出事的前一天,黄勇带着华平号离开了西双版纳,和平常一样去300公里之外的泰国清盛港运送水果,临别时妻子李梅的叮嘱,也和往常一样。

  李梅(化名)我说你要注意安全,他说我知道,我知道。

  配音 但是就在第二天中午,一个不平常的消息,从泰国清盛港的其他中国船员那里传来。

  遇难船员黄勇的妻子李梅(化名):他们打电话来,就说船上有事,有血什么的,我就开始在那着急,我也在船上呆了好几年,从来没说一个人都没有,没有什么事,绝对不可能船上没有人,一般船员装了货,他们不会乱走,我就开始着急了。

  配音 随着13具尸体从泰国清盛港附近的湄公河中被打捞上来,所有的疑问终于有了答案,随后李梅又得知黄勇等13名中国船员不是失足落水,而是被人抛入水中的,并且在此之前他们就已经遇害了。

  “10·5”专案组证据组组长云南省公安厅法制总队总队长聂涛:死亡,初步判断全部是死于枪杀。

  泰国专案组成员:犯罪分子的手段非常残忍,而且必须要把犯罪嫌疑人缉拿归案,还死难者与家属一个公道和公正。

  配音 根据泰国警方的初步调查,13名中国船员,是在遭到不法武装分子劫持之后遇害的,被劫的中国货船共两艘,一艘是黄勇所在的“华平号”,船上6人,另一艘是“玉兴8号”船上7人。

  案发现场的这些画面,让李梅无法想象丈夫到底经历过什么,她也不敢去想,黄勇在面临生命终结时,会有怎样的绝望。

  遇难船员黄勇的妻子李梅(化名):我跟你讲你们是没看到,真的是太惨了,我们在泰国见的,那种(凶手)还叫人啊,我一辈子都忘不了。

  配音 和李梅一样,其他遇难船员的家属,也不得不承受着突如其来的一切,13名船员中年龄最大的57岁,最小的只有18岁,这个18岁的小伙子叫杨植炜,是刚刚跟父亲一起跑船的,他的父亲就是“玉兴8号”的船长,杨植炜曾经说过要像父亲一样,成为一名优秀的船员,可是这个梦想永远不能实现了,在“10·5”惨案中,杨植炜和他的父亲,以及他的舅舅三个人全部遇难,13名中国船员中还有两名女性,其中一个28岁,她的孩子才1岁。

  而在这些惨相之外,“10·5”案件的现场,还留下了一个巨大的疑问,当时泰国警方在中国货船上,发现了大量的冰毒。

  同期:发现船上还有毒品。

  受害者船员黄勇的妻子李梅(化名):我们一听见我们就说不可能,所有这条江上的船员听见,都说这不可能的这个,船员都是本本分分,老老实实的,哪个人都是为了求生存出来,哪个人会像这种(贩毒),如果像这种,就算是没饭吃也不可能去(贩毒)。

  配音 黄勇的妻子说,中国货船从出发地西双版纳到泰国的清盛港,沿途会分别经过中国、缅甸、老挝和泰国的检查站,谁敢携带大量的毒品呢。

  “10·5”专案组证据组组长云南省公安厅法制总队总队长 聂涛:我们做了专门的调查,可以负责任地向全世界讲,中国的13名船员没有贩毒,毒品不是中国船员的。

  配音 这个疑问,也成为后来中国和泰国警方共同侦办此案的一条重要线索。

  公安部副部长 张新枫:河里有船,两岸有人,在这种情况下作了案,想销声匿迹,杀了人想瞒天过海,那是办不到的。

  主持人:2011年11月3日,由公安部,云南省公安厅,西双版纳州公安局等国内执法部门,联合组成了“10·5”案件联合专案组,我国的刑侦和物证鉴定方面的专家,全力以赴配合泰国警方专案组的工作,争取早日破案。案件侦办的焦点之一,就是中国货船上为什么会携带了大量冰毒?这些冰毒究竟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

  配音 案件的侦破是从中国货船上的毒品这条线索开始的。

  这里是西双版纳大桥,桥上面就是澜沧江,澜沧江是在我国境内的名称,流出中国之后它被称为湄公河,沿湄公河而下,在到达泰国的清盛港之前,有一块特别的区域,是泰、老、缅三国的交界区,这个区域的名字已为人熟知,金三角。

  金三角之所以出名源于毒品,自19世纪末,西方国家开始在这里推广鸦片种植,随后鸦片开始泛滥,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高峰期,每年经金三角地区贩运的海洛因,占世界总量的60%到70%。

  云南省社科院东南亚所研究员 马树洪:鸦片加工以后就成“3号”,“3号”再加工就成海洛因。那里的民间武装,地方武装比较多。

  配音 在金三角地区错综复杂的政治以及地区形势之下,贩毒始终是和武装密切联系的。

  在上个世纪活跃在金三角一带的最大的毒枭是坤沙,随着1996年坤沙向缅甸政府投降,以及后来缅甸推广替代种植,金三角地区的鸦片数量一度大大减少,但是近些年,随着新型化学制剂毒品的出现,武装贩毒又重新抬头。

  云南省社科院东南亚所研究员骂树洪:(当地)政府还是有决心的,它有很多禁毒的措施,有很多法规,但是它是心有余力而不足。

  配音 从“10·5”案件的毒品,以及枪支上面,中国和泰国警方做出了共同的推断,作案人很可能会是活跃在金三角一带的武装毒贩。

  “10·5”专案组证据组组长云南省公安厅法制总队总队长蘖涛: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劫中国船。

  配音 尽管对于劫持中国货船的人是谁,李梅并不清楚,但是中国货船在湄公河上遭遇拦截索要财物的事情,在案发之前李梅就听丈夫说过。

  遇难船员黄勇的妻子李梅(化名):会上船来要东西,都是要点东西,拿点生活用品,要点钱,他们就走掉了。

  配音 根据中国“10·5”专案组的调查,湄公河上的武装分子对于中国货船的骚扰,自一年前就已经开始了。

  澜沧江—湄公河船东协会秘书长 方友国:要经过这个水域的时候,大家可以说进入一级的战备状态,要怎么躲藏,或者说要怎么去应对,前面的突击“检查”。

  配音 方友国——澜沧江—湄公河船东协会的秘书长,是湄公河航运最早的从事者之一,据他介绍,自2010年以来,金三角附近的水域就成了令船员们胆战心惊的地方。

  澜沧江—湄公河船东协会秘书长方友国:以检查毒品为由,强行收取“过路费”所谓的“过路费”,他们也称之为保护费之类的,然后对于咱们手无寸铁的人来讲,你要怎么就肯定是怎么办了,上来你稍微如果说慢了一点,咱们江又很窄,如果你掉头停靠,你动作慢了一点,上来肯定就枪托,一顿谩骂殴打船长。

  配音 2010年下半年,方友国亲眼目睹过中国货船遭遇拦截“检查”时的惊险一幕。

  澜沧江—湄公河船东协会秘书长方友国:有一个船长,也是这个情况慢了一点,人家远远的,比如说这个距离,可能有10来米的距离,他们抬着他们称的阿嘎枪,AK47这样冲过去,这样抬着,好像一种感觉就是直接要对着你本人要扫射,但是他走到面前以后,对着船长的耳根,射了一梭子子弹,人一下子震昏了,耳朵差不多一个多月才恢复。

  配音 据方友国介绍,就在“10·5”案件发生之前半年,刚刚发生过一起中国货船被劫持的恶性案件,当时船长冉曙光遭遇了非人的虐待。事后冉曙光就不敢再出航了,而是改行在我国的澜沧江上采砂。记者在釆访过程中正好遇见了这位曾经被武装份子劫持过的船长。

  同期:那不是冉曙光嘛,对,穿黑衣服的是。

  配音 49岁的冉曙光,是和方友国家同时代的一批老船长,近20年的航行中,最令他难忘,也是不堪回首的,就是2011年4月2日那天的经历,那一天,当冉曙光所在的货船行驶到了湄公河老挝水域时,几个不明身份的武装分子登上了船。

  船长冉曙光:给我们几个船长当时就铐起来了,用手铐,给我们手反铐又捆,捆了过后,就是和(去年)10月5日那些受害人,一样的捆法,眼睛也是用布蒙的。

  配音 武装分子控制货船之后,将十几个船员,驱赶到一个房间里看押,而船长冉曙光则被拖到了岸边的丛林中,之后那些人强迫他承认,自己船上携带了毒品。

  船长冉曙光:当时我就答复他们我没装过毒品,他们就将我,四五个人,有的按脚,有的按住肩膀,手就是这样背铐在后面,一个人按住我的头,另外一个人,就用一张布片搭在我的脸上,就提一桶水来开始浇水。

  配音 不承认携带毒品就被强行灌水,这种酷刑把冉曙光折磨得死去活来,而在那天晚上,只要从昏死中清醒过来,冉曙光首先想到的就是自己妻子和儿子,他们也在被劫持的船上生死未卜。

  船长冉曙光:就是这样重复了四五次过后,我实在是受不了了,我心里头凉了,因为我的老婆我儿子也在船上。

  配音 最终冉曙光不得不在武装分子提前拟好的“笔录”上签了字,这之后他和家人以及其他的船员才被释放,而他获释的代价是,货船的船东被迫向不法分子交纳了巨额的赎金。

  船长冉曙光:开始都一直安安全全的,都没有什么,主要就是那伙人出来了过后,江上就越来越乱,好多人都不安心了。

  主持人:字是签了,赎金也交了,可对船员们来说,那是一场噩梦。据船员们说,那些劫船分子身着便装,看起来就像湄公河沿岸缅甸老挝一带普通的村民一样,唯一不同的是那些人手里有枪。由于担心会被报复,许多船员在遭遇抢劫之后没敢报警,而是选择了沉默。那么, “10·5”专案组能从这些船员的讲述中获得有价值的线索吗?

  “10·5”专案组证据组组长云南省公安厅法制总队总队长聂涛:反反复复我们与船长、船员,经过我们耐心做工作,不止一次,有的船员是找了七八次十多次,有的是二十多次去找他。

  记者:为什么出这个事你觉得?

  中国船员:不知道,我们老家是(云南)昭通那边的,“玉兴8号”的人都是昭通的。

  配音 包括13名遇难的船员在内,这里的船员大多来自云南、贵州、四川、重庆等地偏僻乡村,他们都曾经是当地的好水手,他们来到湄公河上,只是为了为家里多赚一点钱。

  中国船员:家里面都有老婆、小孩,挣钱回去养孩子,养老婆。

  配音 目前仅以中泰航道为例,共有各国货船130艘左右,中国货船占了70%,能跑到这条航道里,尤其能当上船长,是一种骄傲。

  澜沧江—湄公河船东协会秘书长方友国:从一个船员到一个优秀的船长,是要经过10多年的,不容易的这样一种辛勤的培训和自己努力去耕耘,才能够达到这样一个条件,不是谁都可以当船长,像咱们长江上比如说开几万吨级的船长,到澜沧江是不可以的,开不了的。

  配音 18位船员遇害之后,中国船员们人人自危,遇害船员的家属更是陷入无尽的悲伤之中。

  中国船长:还是害怕,害怕。肯定害怕,谁也害怕。

  遇难船员黄勇的妻子李梅(化名):这些都是我们的相片。

  记者:前些年的照片?

  遇难船员黄勇的妻子李梅(化名):这些都是,两个人在江边照的。

  配音 “10·5”惨案发生之后,李梅的心情极为复杂,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她算是捡回了一条命,因为四五年前她一直随着丈夫黄勇跑船,直到出事的前一年,因为女儿快高考了,李梅才从船上下来。

  遇难船员黄勇的妻子李梅(化名):(女儿当时)读高二,我们就说读高中了,回来给她管紧一点,等她考完大学我再回去。

  配音 去年18岁的女儿顺利地通过了高考,可是13岁的小儿子初中学业也开始紧张了,于是李梅没有回到船上,而女儿刚刚升入大学一个月之后,黄勇就出了事。

  遇难船员黄勇的妻子李梅(化名):她(女儿)就问我船在哪里停着,我说在泰国,她说你说什么东西,到底在哪里,我就把电话挂掉了,我没有讲,后面她打电话给她姨妈,也是哭了,真的是,如果没有娃娃真的想去死,我真的是想不通这个事情,这种事情都会发生。

  配音 在孩子面前李梅很少哭,而在已经年过80的双方老人面前,她还要强装笑脸,而当身边没有亲人的时候,李梅便常常独自站在窗前,眺望着远方,盼望着杀害丈夫的凶手,能够尽早落网。

  主持人:开展境外侦查不仅面临在国内办案时没有的种种挑战,还要充分尊重所在国家的司法主权,侦破工作困难重重。只有深入到贩毒集团当中,并且还不能直接触及首要人物,才能够从内部挖出真相。专案组最终从外围锁定了一个人。他究竟是谁?又能给案件带来怎样的突破?

  10·5案专案组成员 韩旭光:这条线索就是有一个叫岩相宰的人,这个人长期在湄公河运输毒品,这个人我们获悉,他可能了解这起案件是谁干的。

  配音 但是专案组并不知道岩相宰长什么样子,也没有照片,就知道这个名字,他很可能是贩毒团伙一个级别不高的成员。专案组只能用最原始的办法,在码头上寻找岩相宰等他出现。

  10·5案专案组成员 韩旭光:正好打听到一个船员,这个人就说岩相宰刚刚进村,那么专案组就派力量往这个村子里摸,就在这个时候,迎面过来两个人,那么就有人说这个人就是岩相宰。

  配音 在当地警方的配合下,岩相宰被当场抓获,他交代只要再迟到半小时,他就会离开这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回来。从岩相宰嘴里,专案组第一次证实了之前的判断。

  10·5案专案组成员 韩旭光:岩相宰向我们交代,他的老板叫依莱,依莱是糯康犯罪组织的三号人物,那么依莱曾经神神秘秘地告诉他,10·5案件是糯康犯罪集团干的。

  配音 据岩相宰交代,就在“10·5”案件发生几天之后,他亲耳听到糯康集团的一个核心成员说,这个案件是糯康让他们作的。

  “10·5”专案组组长公安部禁毒局局长刘跃进:说“10·5”案件是我们干的,不许跟任何人说,你要跟别人说了,小心你脑袋得搬家。

  “10·5”专案组证据组组长云南省公安厅法制总队总队长聂涛:间接地证明了糯康实施了,或者参与了“10·5”犯罪案件。

  配音 资料显示,糯康是缅甸人,早年曾在金三角第一大毒枭坤沙手下担任要职,上世纪90年代坤沙投降之后,糯康开始单干,并且逐渐壮大,糯康曾经是泰国、缅甸老挝等国,共同通缉的在逃人员,但是一直没有落网。

  泰国专案组成员:因为糯康,他主要在缅甸和老挝之间往返流窜,我们也不知道他具体的行踪。

  配音 对于糯康,中国警方此前并没有见过,“10·5”专案组获得的也仅是一张糯康20年前的照片,以及关于他谜一样的传说。

  “10·5”专案组证据组组长云南省公安厅法制总队总队长聂涛:他经常住的地方,狡兔三窟,他的居住地是经常发生变化的。

  配音 缅甸大其力,这里曾经是金三角地区毒品和赌场最为猖獗的城市,这里也被认为是糯康曾经的大本营,据了解2006年缅甸政府军曾经大规模地对糯康,在大其力的营地进行过清剿,尽管查获了大量的毒品和武器,但是糯康及其亲信还是离奇地逃脱了。

  云南省社科院东南亚所研究员马树洪:比较复杂,那个地方。

  主持人:由于金三角地区复杂的社会形势,以及三国交界地带复杂的地理特点,再加上糯康拥有武装力量,因此抓捕糯康必将是一项极其艰巨而又极其危险的任务。中国警方该如何部署抓捕行动?其间又会经历怎样的变数?明天请继续关注我们的节目,再见。
  湄公河外景,船,两岸风光,枪声。

  画外音:2011年10月5号,一阵密集的枪声响过之后湄公河归于平静,河流上的商船照常往来,只有,两艘中国籍船只玉兴8号和华平号一动不动地停留在了湄公河泰国一侧。

  很快,人们获知了13名中国籍船员被杀的消息,更让人震惊的是泰国相关方面称,在船上发现了多达90万粒的毒品。

  主持人;湄公河本是连接中老缅泰越南、柬埔寨六国的一条黄金水道,商贸往来频繁,老挝、金三角经济特区的金木棉码头是湄公河上的一个重要货运码头,每天都会有相当数量的船只过往停靠于此,而且大多是中国货船,10.5湄公河遇袭案就发生在离这个码头只有两三公里的地方。 

  声音来源:玉兴8号船主 郭志强:大概是在(5日)12点不到1点,他(玉兴8号船长杨德毅)只说出了4句话,第一句就是我在泰国的吊车码头,赶快报案,赶快叫救护车,有人受伤,就说了这四句话,然后就所有的通讯都没有了。

  配音 惨案发生后,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批示尽快查明案情缉拿凶手,保护中国人民生命财产安全。

  外交部发言人刘为民:外交部和云南省立即启动了应急的机制,外交部指示驻泰国使馆、驻清迈总领馆敦促泰方尽速查明情况,全力搜寻失踪中国公民的下落,并做好善后等后续工作。

  配音 我驻泰使领馆人员,第一时间赶往两船停靠地开展工作,10月13号,外交部召见泰国、老挝及缅甸驻华使节提出紧急交涉,10月13号,遇难船员家属抵达泰国,认领亲人遗体。10月14号,遇难船员遗体告别仪式举行。

  玉兴8号船长杨德毅的妻子:我接受不了这样的现实。

  配音 她叫李梅,她的丈夫黄勇是湄公河“10·5”惨案的遇难船员之一。李梅的家在澜沧江边一公里的地方,打开窗户就能眺望到江面的风景,李梅曾经一次次地在这里守望着丈夫的远行,等待着丈夫的回归,但是就在去年10月的那次出航之后,40岁的黄勇就再也没能回来。

  遇难船员黄勇的妻子李梅(化名):其实我很不想提,在家也是净哭了,出门又把脸洗干净再出去,都是这种,只有自己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的这一年,虽然是一年了,但是对我们来说真的不骗你,就像是才发生的事情一样的。

  配音 这是黄勇生前惟一的一段影像,2009年初,为了考察澜沧江至湄公河航运状况,中央电视台摄制组曾随同黄勇所在的货船,由西双版纳驶往泰国的清盛港。

  摄制组当年之所以选择黄勇,是因为黄勇是这条国际航道上最早的专业船员之一,他曾经无数次地经历过这条航道上的大风大浪。

  黄勇:陆路你看得见,有水的时候你看不见,比如说澜沧江的水到了洪峰的时候,水比较大,航道标识已经基本上全部被淹完了,不管哪艘船的船长,都是靠他跑的记忆来(航行)。

  配音 黄勇所在的船名叫“华平号”,寓意中华平安,然而就在留下这段影像两年之后,2011年10月5日,伴随着湄公河泰国水域的几声枪响,一切平安不再。

  黄勇的出事毫无征兆,出事的前一天,黄勇带着华平号离开了西双版纳,和平常一样去300公里之外的泰国清盛港运送水果,临别时妻子李梅的叮嘱,也和往常一样。

  李梅(化名)我说你要注意安全,他说我知道,我知道。

  配音 但是就在第二天中午,一个不平常的消息,从泰国清盛港的其他中国船员那里传来。

  遇难船员黄勇的妻子李梅(化名):他们打电话来,就说船上有事,有血什么的,我就开始在那着急,我也在船上呆了好几年,从来没说一个人都没有,没有什么事,绝对不可能船上没有人,一般船员装了货,他们不会乱走,我就开始着急了。

  配音 随着13具尸体从泰国清盛港附近的湄公河中被打捞上来,所有的疑问终于有了答案,随后李梅又得知黄勇等13名中国船员不是失足落水,而是被人抛入水中的,并且在此之前他们就已经遇害了。

  “10·5”专案组证据组组长云南省公安厅法制总队总队长聂涛:死亡,初步判断全部是死于枪杀。

  泰国专案组成员:犯罪分子的手段非常残忍,而且必须要把犯罪嫌疑人缉拿归案,还死难者与家属一个公道和公正。

  配音 根据泰国警方的初步调查,13名中国船员,是在遭到不法武装分子劫持之后遇害的,被劫的中国货船共两艘,一艘是黄勇所在的“华平号”,船上6人,另一艘是“玉兴8号”船上7人。

  案发现场的这些画面,让李梅无法想象丈夫到底经历过什么,她也不敢去想,黄勇在面临生命终结时,会有怎样的绝望。

  遇难船员黄勇的妻子李梅(化名):我跟你讲你们是没看到,真的是太惨了,我们在泰国见的,那种(凶手)还叫人啊,我一辈子都忘不了。

  配音 和李梅一样,其他遇难船员的家属,也不得不承受着突如其来的一切,13名船员中年龄最大的57岁,最小的只有18岁,这个18岁的小伙子叫杨植炜,是刚刚跟父亲一起跑船的,他的父亲就是“玉兴8号”的船长,杨植炜曾经说过要像父亲一样,成为一名优秀的船员,可是这个梦想永远不能实现了,在“10·5”惨案中,杨植炜和他的父亲,以及他的舅舅三个人全部遇难,13名中国船员中还有两名女性,其中一个28岁,她的孩子才1岁。

  而在这些惨相之外,“10·5”案件的现场,还留下了一个巨大的疑问,当时泰国警方在中国货船上,发现了大量的冰毒。

  同期:发现船上还有毒品。

  受害者船员黄勇的妻子李梅(化名):我们一听见我们就说不可能,所有这条江上的船员听见,都说这不可能的这个,船员都是本本分分,老老实实的,哪个人都是为了求生存出来,哪个人会像这种(贩毒),如果像这种,就算是没饭吃也不可能去(贩毒)。

  配音 黄勇的妻子说,中国货船从出发地西双版纳到泰国的清盛港,沿途会分别经过中国、缅甸、老挝和泰国的检查站,谁敢携带大量的毒品呢。

  “10·5”专案组证据组组长云南省公安厅法制总队总队长 聂涛:我们做了专门的调查,可以负责任地向全世界讲,中国的13名船员没有贩毒,毒品不是中国船员的。

  配音 这个疑问,也成为后来中国和泰国警方共同侦办此案的一条重要线索。

  公安部副部长 张新枫:河里有船,两岸有人,在这种情况下作了案,想销声匿迹,杀了人想瞒天过海,那是办不到的。

  主持人:2011年11月3日,由公安部,云南省公安厅,西双版纳州公安局等国内执法部门,联合组成了“10·5”案件联合专案组,我国的刑侦和物证鉴定方面的专家,全力以赴配合泰国警方专案组的工作,争取早日破案。案件侦办的焦点之一,就是中国货船上为什么会携带了大量冰毒?这些冰毒究竟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

  配音 案件的侦破是从中国货船上的毒品这条线索开始的。

  这里是西双版纳大桥,桥上面就是澜沧江,澜沧江是在我国境内的名称,流出中国之后它被称为湄公河,沿湄公河而下,在到达泰国的清盛港之前,有一块特别的区域,是泰、老、缅三国的交界区,这个区域的名字已为人熟知,金三角。

  金三角之所以出名源于毒品,自19世纪末,西方国家开始在这里推广鸦片种植,随后鸦片开始泛滥,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高峰期,每年经金三角地区贩运的海洛因,占世界总量的60%到70%。

  云南省社科院东南亚所研究员 马树洪:鸦片加工以后就成“3号”,“3号”再加工就成海洛因。那里的民间武装,地方武装比较多。

  配音 在金三角地区错综复杂的政治以及地区形势之下,贩毒始终是和武装密切联系的。

  在上个世纪活跃在金三角一带的最大的毒枭是坤沙,随着1996年坤沙向缅甸政府投降,以及后来缅甸推广替代种植,金三角地区的鸦片数量一度大大减少,但是近些年,随着新型化学制剂毒品的出现,武装贩毒又重新抬头。

  云南省社科院东南亚所研究员骂树洪:(当地)政府还是有决心的,它有很多禁毒的措施,有很多法规,但是它是心有余力而不足。

  配音 从“10·5”案件的毒品,以及枪支上面,中国和泰国警方做出了共同的推断,作案人很可能会是活跃在金三角一带的武装毒贩。

  “10·5”专案组证据组组长云南省公安厅法制总队总队长蘖涛: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劫中国船。

  配音 尽管对于劫持中国货船的人是谁,李梅并不清楚,但是中国货船在湄公河上遭遇拦截索要财物的事情,在案发之前李梅就听丈夫说过。

  遇难船员黄勇的妻子李梅(化名):会上船来要东西,都是要点东西,拿点生活用品,要点钱,他们就走掉了。

  配音 根据中国“10·5”专案组的调查,湄公河上的武装分子对于中国货船的骚扰,自一年前就已经开始了。

  澜沧江—湄公河船东协会秘书长 方友国:要经过这个水域的时候,大家可以说进入一级的战备状态,要怎么躲藏,或者说要怎么去应对,前面的突击“检查”。

  配音 方友国——澜沧江—湄公河船东协会的秘书长,是湄公河航运最早的从事者之一,据他介绍,自2010年以来,金三角附近的水域就成了令船员们胆战心惊的地方。

  澜沧江—湄公河船东协会秘书长方友国:以检查毒品为由,强行收取“过路费”所谓的“过路费”,他们也称之为保护费之类的,然后对于咱们手无寸铁的人来讲,你要怎么就肯定是怎么办了,上来你稍微如果说慢了一点,咱们江又很窄,如果你掉头停靠,你动作慢了一点,上来肯定就枪托,一顿谩骂殴打船长。

  配音 2010年下半年,方友国亲眼目睹过中国货船遭遇拦截“检查”时的惊险一幕。

  澜沧江—湄公河船东协会秘书长方友国:有一个船长,也是这个情况慢了一点,人家远远的,比如说这个距离,可能有10来米的距离,他们抬着他们称的阿嘎枪,AK47这样冲过去,这样抬着,好像一种感觉就是直接要对着你本人要扫射,但是他走到面前以后,对着船长的耳根,射了一梭子子弹,人一下子震昏了,耳朵差不多一个多月才恢复。

  配音 据方友国介绍,就在“10·5”案件发生之前半年,刚刚发生过一起中国货船被劫持的恶性案件,当时船长冉曙光遭遇了非人的虐待。事后冉曙光就不敢再出航了,而是改行在我国的澜沧江上采砂。记者在釆访过程中正好遇见了这位曾经被武装份子劫持过的船长。

  同期:那不是冉曙光嘛,对,穿黑衣服的是。

  配音 49岁的冉曙光,是和方友国家同时代的一批老船长,近20年的航行中,最令他难忘,也是不堪回首的,就是2011年4月2日那天的经历,那一天,当冉曙光所在的货船行驶到了湄公河老挝水域时,几个不明身份的武装分子登上了船。

  船长冉曙光:给我们几个船长当时就铐起来了,用手铐,给我们手反铐又捆,捆了过后,就是和(去年)10月5日那些受害人,一样的捆法,眼睛也是用布蒙的。

  配音 武装分子控制货船之后,将十几个船员,驱赶到一个房间里看押,而船长冉曙光则被拖到了岸边的丛林中,之后那些人强迫他承认,自己船上携带了毒品。

  船长冉曙光:当时我就答复他们我没装过毒品,他们就将我,四五个人,有的按脚,有的按住肩膀,手就是这样背铐在后面,一个人按住我的头,另外一个人,就用一张布片搭在我的脸上,就提一桶水来开始浇水。

  配音 不承认携带毒品就被强行灌水,这种酷刑把冉曙光折磨得死去活来,而在那天晚上,只要从昏死中清醒过来,冉曙光首先想到的就是自己妻子和儿子,他们也在被劫持的船上生死未卜。

  船长冉曙光:就是这样重复了四五次过后,我实在是受不了了,我心里头凉了,因为我的老婆我儿子也在船上。

  配音 最终冉曙光不得不在武装分子提前拟好的“笔录”上签了字,这之后他和家人以及其他的船员才被释放,而他获释的代价是,货船的船东被迫向不法分子交纳了巨额的赎金。

  船长冉曙光:开始都一直安安全全的,都没有什么,主要就是那伙人出来了过后,江上就越来越乱,好多人都不安心了。

  主持人:字是签了,赎金也交了,可对船员们来说,那是一场噩梦。据船员们说,那些劫船分子身着便装,看起来就像湄公河沿岸缅甸老挝一带普通的村民一样,唯一不同的是那些人手里有枪。由于担心会被报复,许多船员在遭遇抢劫之后没敢报警,而是选择了沉默。那么, “10·5”专案组能从这些船员的讲述中获得有价值的线索吗?

  “10·5”专案组证据组组长云南省公安厅法制总队总队长聂涛:反反复复我们与船长、船员,经过我们耐心做工作,不止一次,有的船员是找了七八次十多次,有的是二十多次去找他。

  记者:为什么出这个事你觉得?

  中国船员:不知道,我们老家是(云南)昭通那边的,“玉兴8号”的人都是昭通的。

  配音 包括13名遇难的船员在内,这里的船员大多来自云南、贵州、四川、重庆等地偏僻乡村,他们都曾经是当地的好水手,他们来到湄公河上,只是为了为家里多赚一点钱。

  中国船员:家里面都有老婆、小孩,挣钱回去养孩子,养老婆。

  配音 目前仅以中泰航道为例,共有各国货船130艘左右,中国货船占了70%,能跑到这条航道里,尤其能当上船长,是一种骄傲。

  澜沧江—湄公河船东协会秘书长方友国:从一个船员到一个优秀的船长,是要经过10多年的,不容易的这样一种辛勤的培训和自己努力去耕耘,才能够达到这样一个条件,不是谁都可以当船长,像咱们长江上比如说开几万吨级的船长,到澜沧江是不可以的,开不了的。

  配音 18位船员遇害之后,中国船员们人人自危,遇害船员的家属更是陷入无尽的悲伤之中。

  中国船长:还是害怕,害怕。肯定害怕,谁也害怕。

  遇难船员黄勇的妻子李梅(化名):这些都是我们的相片。

  记者:前些年的照片?

  遇难船员黄勇的妻子李梅(化名):这些都是,两个人在江边照的。

  配音 “10·5”惨案发生之后,李梅的心情极为复杂,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她算是捡回了一条命,因为四五年前她一直随着丈夫黄勇跑船,直到出事的前一年,因为女儿快高考了,李梅才从船上下来。

  遇难船员黄勇的妻子李梅(化名):(女儿当时)读高二,我们就说读高中了,回来给她管紧一点,等她考完大学我再回去。

  配音 去年18岁的女儿顺利地通过了高考,可是13岁的小儿子初中学业也开始紧张了,于是李梅没有回到船上,而女儿刚刚升入大学一个月之后,黄勇就出了事。

  遇难船员黄勇的妻子李梅(化名):她(女儿)就问我船在哪里停着,我说在泰国,她说你说什么东西,到底在哪里,我就把电话挂掉了,我没有讲,后面她打电话给她姨妈,也是哭了,真的是,如果没有娃娃真的想去死,我真的是想不通这个事情,这种事情都会发生。

  配音 在孩子面前李梅很少哭,而在已经年过80的双方老人面前,她还要强装笑脸,而当身边没有亲人的时候,李梅便常常独自站在窗前,眺望着远方,盼望着杀害丈夫的凶手,能够尽早落网。

  主持人:开展境外侦查不仅面临在国内办案时没有的种种挑战,还要充分尊重所在国家的司法主权,侦破工作困难重重。只有深入到贩毒集团当中,并且还不能直接触及首要人物,才能够从内部挖出真相。专案组最终从外围锁定了一个人。他究竟是谁?又能给案件带来怎样的突破?

  10·5案专案组成员 韩旭光:这条线索就是有一个叫岩相宰的人,这个人长期在湄公河运输毒品,这个人我们获悉,他可能了解这起案件是谁干的。

  配音 但是专案组并不知道岩相宰长什么样子,也没有照片,就知道这个名字,他很可能是贩毒团伙一个级别不高的成员。专案组只能用最原始的办法,在码头上寻找岩相宰等他出现。

  10·5案专案组成员 韩旭光:正好打听到一个船员,这个人就说岩相宰刚刚进村,那么专案组就派力量往这个村子里摸,就在这个时候,迎面过来两个人,那么就有人说这个人就是岩相宰。

  配音 在当地警方的配合下,岩相宰被当场抓获,他交代只要再迟到半小时,他就会离开这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回来。从岩相宰嘴里,专案组第一次证实了之前的判断。

  10·5案专案组成员 韩旭光:岩相宰向我们交代,他的老板叫依莱,依莱是糯康犯罪组织的三号人物,那么依莱曾经神神秘秘地告诉他,10·5案件是糯康犯罪集团干的。

  配音 据岩相宰交代,就在“10·5”案件发生几天之后,他亲耳听到糯康集团的一个核心成员说,这个案件是糯康让他们作的。

  “10·5”专案组组长公安部禁毒局局长刘跃进:说“10·5”案件是我们干的,不许跟任何人说,你要跟别人说了,小心你脑袋得搬家。

  “10·5”专案组证据组组长云南省公安厅法制总队总队长聂涛:间接地证明了糯康实施了,或者参与了“10·5”犯罪案件。

  配音 资料显示,糯康是缅甸人,早年曾在金三角第一大毒枭坤沙手下担任要职,上世纪90年代坤沙投降之后,糯康开始单干,并且逐渐壮大,糯康曾经是泰国、缅甸老挝等国,共同通缉的在逃人员,但是一直没有落网。

  泰国专案组成员:因为糯康,他主要在缅甸和老挝之间往返流窜,我们也不知道他具体的行踪。

  配音 对于糯康,中国警方此前并没有见过,“10·5”专案组获得的也仅是一张糯康20年前的照片,以及关于他谜一样的传说。

  “10·5”专案组证据组组长云南省公安厅法制总队总队长聂涛:他经常住的地方,狡兔三窟,他的居住地是经常发生变化的。

  配音 缅甸大其力,这里曾经是金三角地区毒品和赌场最为猖獗的城市,这里也被认为是糯康曾经的大本营,据了解2006年缅甸政府军曾经大规模地对糯康,在大其力的营地进行过清剿,尽管查获了大量的毒品和武器,但是糯康及其亲信还是离奇地逃脱了。

  云南省社科院东南亚所研究员马树洪:比较复杂,那个地方。

  主持人:由于金三角地区复杂的社会形势,以及三国交界地带复杂的地理特点,再加上糯康拥有武装力量,因此抓捕糯康必将是一项极其艰巨而又极其危险的任务。中国警方该如何部署抓捕行动?其间又会经历怎样的变数?明天请继续关注我们的节目,再见。

channelId 1 1 2 57e1ce8641d944d19fa29202817967bb
  • 视频简介
  • 栏目介绍

来源:央视网

更新时间:2012年12月24日 20:52

视频简介:[经济与法]湄公河惨案(上)(20121224)

860010-1114050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