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节目官网-CCTV-12 小区大事

[小区大事]手足成仇(20120817)

来源:CNTV2012年08月17日 23:38

努力加载中,请稍后...
努力加载中,请稍后...
相关稿件

  央视网消息:

  年过五十的老哥俩,为何大打出手,反目成仇?

  汤小伟:那么我的伤都是我自己打的吗?

  汤伟荣:是你自己(跪下去)摔一跤

  各执一词 互不相让,一纸协议埋下争端。

  汤小伟:是你瞎说还是我瞎说

  汤伟荣:次次要便宜 他就是要占便宜

  争端从一条入户小路开始,但背后有着怎样的隐情。

  汤小伟:我从小就吃苦 吃苦吃到现在

  汤小伟:我膝盖骨碎了三块,他在前面,就打了我两下,前面,我就一把抓住

  汤伟荣:放你的狗屁,打你两下

  汤小伟:这里不是你打的啊,你去问问别人,眼睛内出血,鼻梁骨折,难道是我自己打的吗

  汤伟荣:我碰都没碰到你,是你老婆拽着我,脖子这里全都弄破了

  汤小伟:那么我的伤都是我自己打的吗

  汤伟荣:是你自己(跪下去)摔一跤

  汤小伟:你给我跪下去,你给我跪下去,跪下去(骨头)碎掉,我就一分钱也不要你的了

  汤伟荣:你说话就是没有根据的,你要是在这样下去就滚开

  汤小伟:那么今天就是这样的,警官,就是这个事情到这里就结束了

  汤伟荣:不要太过分,年纪轻,讲话不要瞎讲,要实事求是

  正在争吵的是一对亲兄弟,哥哥叫汤伟荣,弟弟叫汤小伟。今天弟弟找来了吴江市震泽派出所的民警和村干部,就是想让哥哥把欠自己的赔偿金要回来。可是没想到,兄弟俩一见面就开始吵了起来。亲兄弟俩,究竟因为什么事,哥哥需要对弟弟进行赔偿,而且还需要派出所出面协调呢?

  汤伟荣:你是畜生不是人

  汤小伟:本来就不是人

  汤伟荣:不讲道理

  汤小伟:本来就不是人

  汤伟荣:你样样要便宜,样样要占便宜的

  汤小伟:我便宜,你说出来啊,你说出来我占什么便宜了

  汤伟荣:你自己心知肚明

  汤小伟:那你就说出来啊

  汤伟荣:我三间平房让你了,你还要来(要地)

  汤小伟:你现在还来骂我,上次到派出所还来骂我

  汤伟荣:你问问你自己了,有没有讲理,有没有道理啊

  警  察:好了好了不要吵了

  汤伟荣:太过分了 太过分了

  原来,哥哥想要在自家门前浇筑一条入户的水泥地,可是弟弟却不干,他说,哥哥修路占了自己的地,而且,让自己的车也没法停。为这事,兄弟俩吵了好几个月,今年3月份,兄弟俩彻底撕破了脸,还动了手,以至于弟弟的膝盖骨都碎了。

  汤伟荣:他这个人 你看讲道理不讲了,(这个路)就是搞到这里了,就是不给我进门。我这个沟已经挖好了,我就挖到这里,他说要停车,不让我修,我就不修了。你问问你自己了,有没有讲理,有没有道理啊。

  这兄弟俩都五十多岁了,两个人做了五十多年的兄弟,现在为了一条一米多宽的通道,两个人打起来了,腿还打折了。受伤的这个弟弟汤小伟,现在是怒发冲冠;那个哥哥,一脸委屈,说这弟弟太不讲道理了。那这块地,这块引发兄弟争斗的地,它究竟是谁的呢?

  这里是小区大事,我们接着往下看。

  今年3月20日的晚上,天气寒冷依旧,住在江苏省吴江市勤俭村的村民们刚吃过晚饭,就听到外面有吵闹的声音。循着声音出去,就看到汤小伟和汤伟荣在村口吵了起来,还动了手。

  邻  居:他们之前没有吵过架的,很好的,突然之间,为这条路,他那个弟弟要停车,他说不能停的,这个地面是我的。

  民  警:当时在现场就是说了一下,他们说汤伟荣东面有一块(地),当时都是泥地,他们准备在那浇一条出来的路,然后汤小伟不同意,然后,就是因为这块地的问题,吵起来的。

  汤伟荣:这个地方不属于你(汤小伟)的,我那边(老宅基地)全让给你了,你这边还要,你看有没有这个道理的

  兄弟俩起争执的这块地,因为门前是一条水沟,所以只有从这边才能出入自家的房子。为了出入方便,汤伟荣想在这个位置,浇筑一块水泥地,直接连接到村里的大路上。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自己的弟弟却不愿意了。

  汤小伟:(哥哥家东边)60%的土地,是我,40%就是他们自己家的

  汤伟荣:我前面(老宅基地)三个房子,三个房子都是我的,我让给他,那这个地方应该是我的了,他还要说这个地方是他的。

  弟弟知道哥哥会这么说,于是弟弟汤小伟拿出来一份,在2009年签订的协议,说哥哥所指的,让给自己的老宅基地是自己用钱买下的,可是面对这份共同签署的协议,兄弟俩现在却各执一词。

  汤伟荣:你要实事求是,知道不

  民警:我跟你讲,来就是谈的是吧

  汤伟荣:你讲话瞎讲怎么可以

  汤小伟:你瞎讲还是我瞎讲

  汤伟荣:一个男人怎么这样

  汤小伟:你倒给我看看这个材料,大家看看材料,是你瞎说还是我瞎说

  汤伟荣:你的土地是和谁换的

  汤小伟:你说是和谁换的

  汤伟荣:你说是和谁换的,你怎么换的

  汤小伟:我今天弄到这个样子了,你还要来骂我

  汤伟荣:我的三间房子是让给你的

  汤小伟:我给你钱的

  汤伟荣:钱是那一间半楼房的,你不要太过分

  汤小伟:一间半楼房的钱

  汤伟荣:三间平房卖给你 你不要

  汤小伟:你看看这个地面是转让给我的

  弟弟汤小伟拿出的协议,是兄弟俩共同签署的,协议中提到的老宅子,原本是属于汤伟荣和小伟共同所有的。可是当年签署的这份协议中,并没有提及哥哥马路边的新宅基地,而现在让兄弟俩起争议的这条入户小路,正是新宅基地中的一部分。

  汤伟荣:我也想自己人,自己兄弟对不对,他(汤小伟)是家里最小的,我吃亏点就吃亏点

  哥哥觉得亲兄弟之间,就即便是谁吃亏占便宜了也都是自家人,而汤小伟的想法却和哥哥截然不同。

  汤小伟:亲兄弟要明算账,是这样的

  2009年分那个老房子的时候,兄弟俩这立场就不一致了,哥哥认为都是亲兄弟,干嘛分那么清楚;弟弟认为,亲兄弟就得明算账,必须分得清清楚楚。话是这么说,兄弟俩在一起那么多年了,凡事都分得清吗?就算分得清,分得公平吗?

  兄弟针锋相对,源于一段尴尬往事

  汤小伟:妈妈要我去做女婿,到人家去

  汤家小妹:在我记忆中是争吵过的,他不肯出去的

  多年的积怨,怎样扭曲了手足之情

  汤小伟:我偏偏在这里,你大哥吃得了饭,我们二哥吃得了饭,我们小儿子会吃不到饭的?

  汤伟荣:他这个人本身没有办法,没有人能够解救他

  汤小伟和哥哥因为房基地的事,吵架报了警。兄弟俩连续几个月都没有说过话,可是没想到,就在当地震泽派出所的民警,给他们做调解工作的时候,兄弟俩又因为2009年签的分房协议吵了起来。为了理清缘由,民警高飞决定,找到当年见证汤家兄弟签协议的老主任。

  老主任:当时他大哥、他叔叔,还有他一个妹夫,就是他的妹夫,有好几个人呢,写那个协议的时候,他们开始是商量的,没有什么(别的)话。

  原来汤家一共有兄弟姊妹四个,汤家大哥结婚后,就分家单过了,最小的妹妹也早已出嫁。他们的母亲已经去世多年,只有父亲目前和汤伟荣住在一起。按照老主任的说法,当年在签订协议时,汤家四兄妹都在场,而且协议内容,也是经过大家认可的。可是为什么现在,兄弟俩又起争端了呢?

  汤家老大:他们两个人要分房子的时候,就是他(汤小伟)买了他的房子西边的老房子。他出了8500元钱,出了8500元钱。他说这个房子买下来,还是拆掉没用的,没用他认为好像是吃亏。

  解说:原来,在汤小伟看来,自己用钱买来的房子是拆掉没用的,根本不值8500元钱。既然这样,哥哥在马路边新建房子的地,就应该有属于自己的一部分的。

  汤家老大:我二弟弟(汤伟荣)在这里建房,光那个填地,填地那个的运费要八千多,加起来要一万多,那你(汤小伟)就是一块老地皮,你出了8500元钱。我说你那个房子不算,光是一个地皮也值这个钱了。

  汤家大哥看两个弟弟吵闹不休,也试图劝解,让他没想到的是,小弟汤小伟却毫不领情。

  汤小伟:大哥意见我也不知道,他都是帮他的,为什么帮他,他要帮他,就是闹到这样子,我这个心理就是不平衡

  汤小伟看上去有点沮丧,他认为大哥没有为自己着想,而是偏袒着二哥。而面对两个弟弟这几年不断的吵闹,汤家大哥也觉得很无奈。

  汤家大哥:我劝他也没有用

  老主任:以前还不错,以前住在一起,住在一个房子里,一人一间住在一起,没有听说他们吵架打架,没有。

  在村里人看来,在这件事情之前,汤家兄弟之间的关系还是比较融洽的。

  汤伟荣:打架倒没有打架,尽量让他的,小的时候蛮得不得了,他不讲道理啊

  虽然在哥哥口中一直说弟弟不讲理,但是在那时,兄弟两人的感情却很好。那时兄弟俩的生活过得都不富裕,相互帮衬的事也经常发生。

  汤伟荣:以前我们俩在一起生活,他肯定有便宜占的。我老婆借给他稻谷,不是以前交公粮吗。

  汤小伟:原来的经济条件很差的

  由于弟弟的媳妇不是本地人,所以弟弟家田地少,家里面的谷子根本不够交公粮的。哥哥怕弟弟着急,就拿出了自家的谷子替他交。

  汤伟荣:这个稻谷,这个谷子是我的,也借给你们,你去交公粮。

  那时哥哥汤伟荣已经是三口之家了,家里的粮食本不富裕,又替弟弟交了公粮,剩下的粮食只能省着吃了。

  汤伟荣:借给他,借给他也不还的了

  在弟弟汤小伟看来,那时的哥哥在外面做瓦工,是个有手艺的人,肯定要比自己赚得多,理所当然就要多照顾自己一些。
  汤小伟:木工瓦工,就是有点手艺,赚钱多赚一点了

  哥哥照顾弟弟多一些,也是人之常情,可是有一件事,却让哥哥汤伟荣如今说起来,都觉得愤愤不平。

  汤伟荣:要建一个小的厨房间,对不对,建一个小厨房间,我一个人就是爬上爬下地爬,他就是不帮你忙的,对不对。不帮你忙不要说,后面一个小猪棚,就是这一个猪棚不是有保险公司吗?他花几块钱,花五块钱把这个猪棚保下来。

  汤小伟:那年我养殖,就是我上保险的

  汤伟荣:他也不跟我说

  哥哥认为弟弟不帮忙也就算了,没想到弟弟却花5元钱,到保险公司为这个小猪棚上了个保险。哥哥汤伟荣说,即便这个猪棚是汤家的共有财产,作为弟弟的汤小伟使用支配它,也是应该跟当哥哥的自己说一声的。可是接下来的事,让汤伟荣更加地出乎意料。
  汤伟荣:上了保险之后,下雪下雨,这个(猪棚)塌掉了,塌掉了,他要找保险公司赔钱的

  汤小伟:赔了100元多一点,100元多一点

  汤伟荣:他自己拿起来,一分钱也没给我

  弟弟汤小伟说起这事来,也觉得委屈,因为当时是自己花钱在保险公司上的保险,猪棚被雨雪弄塌了,保险公司的赔偿金自然应该是自己得。

  汤小伟:这个保险是我保的

  汤伟荣:次次要便宜,他就是要占便宜

  汤家大哥:我二弟弟(汤伟荣),反正不说话的,性格软得不得了

  汤伟荣:他这个人本来好像是自己以为聪明一点,好像你们其他的人,好像都是傻瓜一样,我们像猪一样,他这个人就是这样的。
  解说:兄弟俩在一起过日子,总少不了一些磕磕碰碰。虽然哥哥汤伟荣有时也抱怨,但是当弟弟提出要求的时候,作为哥哥的他也还是尽量去满足。

  汤伟荣:他就是要种树了,他这个田里都是水,我在前面这个田是干的。他说我这里种树不好种,我跟你换一下。我说换一下就换一下。

  汤小伟:(二哥)这个地方种树苗最好的,那时候他也很开心的

  在弟弟看来,哥哥把地换給自己,还是满心欢喜的,可是他却不知道,其实哥哥自己心里也有一杆秤,只是不愿意向弟弟说而已。

  汤伟荣:我(的田)有一亩半,他只有9分田,我说换一下就换一下。那他现在这个换一下了之后,他现在这个田给其他厂里边包去了

  汤小伟:现在呢,就是今年呢,1300元钱(一年)

  汤伟荣:那么我这个田呢,现在(给人)承包去了,就给650元钱,要差多少,要差650元钱,650元钱一年,那么我从来也没有跟他说过

  虽然兄弟俩的田地租金相差650元钱,但是哥哥觉得,这钱自己虽然没拿到,但是也没有便宜别人,弟弟和自己总归是一家人。
  汤伟荣:你这个帐不算了?对不对了?

  汤小伟:当时的时候也不晓得,人家会征用这个田地,不知道的,以前也不知道的。

  汤伟荣:我这样吃亏,他这样占便宜,他也没有一句好话的。

  因为汤小伟在家里是最小的男孩,在两个哥哥眼里,他们也不会去跟他过多地计较。

  汤家老大:小的时候一般不吵架,其他事情,也没有什么大事情。

  汤小伟是家里面最小的孩子,一般来说,家里面最小的那个孩子会得到更多的宠爱,所以哥哥说,这个弟弟小的时候,做出一些让大家不满意的事呢,大伙也都让着他。直到他们都长大成人了,需要自立门户娶妻生子了,开始分房子分地了,这时候,哥哥就不再让着弟弟了。虽然两个人在2009年的时候把房子分了,但弟弟一直认为,哥哥新房东边的那块地,应该有自己的一份儿。哥哥就说,这个弟弟啊,实在是太胡搅蛮缠了。可是弟弟为什么非得跟哥哥过不去呢?他们两个争的真的是这块地吗?

  这里是小区大事,我们接着往下看。

  汤小伟:我从小就吃苦,吃苦吃到现在。我跟我老婆就是到现在,说老实话,连这个脸都没有了。

  原来在多年前,有一件事情,一直隐藏在汤小伟的心底,至今还留有阴影。

  汤家小妹:小时候,我知道的,我妈妈一个负担重,三个哥哥都要讨媳妇儿,要多少钱?是不是?

  汤小伟:就是要我去做女婿啊,到人家去!那就是我这个脾气很犟的,我不愿意

  汤家小妹:我妈妈也是老封建,大哥肯定不让他做(上门女婿),那个二哥很听话的,我妈妈叫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很听我妈妈的话的;最小的(哥哥),妈妈想最小的让他出去。

  已过知天命之年的汤小伟,至今提起这件事来,还伤心不已。在他看来,当年自己老母亲的决定,就是想把自己推出这个家门。

  汤小伟:我偏偏在这里,你大哥吃得了饭,我们二哥吃得了饭,我们小儿子会吃不到饭的?你偏偏要赶我出去啊。

  汤家小妹:在我记忆中是争吵过的,他不肯出去的。

  家里条件不好,不能给三个儿子都完婚,于是他们的妈妈想让自己的小儿子去入赘,这样大家的生活都能宽裕些。这个在当地也并不例外,可是在汤小伟看来,这却是莫大的羞辱。

  汤小伟:小的时候就是爸爸妈妈,我们自己人都看我不顺,从小看我不顺

  汤家小妹:我小哥哥不高兴出去。这个也怪我们父母的,他怪,怪我们父母叫他出去,不让他住在自己家里面。

  汤小伟:妈妈就是不管我怎么说的,(妈妈说)反正你要娶进媳妇来,我不给你花一分钱的。

  母亲的这个决定,让汤小伟认为自己已经被亲人遗弃了,被孤立了,于是在这种心理的驱动下,使得汤小伟在这个大家庭中,凡事都要争,决不允许自己吃亏,包括对自己的母亲也是这样。

  汤伟荣:就是以前,卖这个猪,一头猪几十元钱。我大哥、我、我妈妈的弟弟,我们三个人抬到镇上去卖。

  在那个年代,家里一年到头养一只猪,就希望能卖个好价钱。这几十元钱,在当时来讲,也是个不小的数目。

  汤伟荣:他就是跟在后面,我们去把这头猪卖掉了,后来在开票的时候,他就把这个钱他抢过来了

  汤家大哥:就是拿钱的地方,谁先拿了就谁拿了

  弟弟的举动让大家有点措手不及,后来,大家觉得弟弟也不是外人,钱让他拿着也没关系。可是回家后,汤小伟并没有把钱交给他们的妈妈。

  汤伟荣:我妈妈的弟弟回家的时候,就跟我妈妈说,这个钱给你小儿子拿去了。她没有办法说他,就哭了一场。

  汤家大哥:养一头猪,卖掉了又拿不到钱,她不就哭了

  汤伟荣:他拿去了就要不回来

  一家人白养了一年的猪,除了汤小伟,其他人一分钱也没落着,但他们的母亲最终还是没再说什么。因为她知道,自己想让小儿子去当上门女婿的想法,让汤小伟的心里一直憋着一口气。

  汤小伟:你们大哥二哥都结好婚了,我小兄弟到现在,结婚没有结,对不对?我那个时候什么都没有,我爸爸妈妈从来没有一分钱给我的。

  自从那时起,在汤小伟的心里,这个家庭,就一直想要抛弃他。

  汤小伟:我爸爸妈妈这个家具,家具都没有给我(准备)的。后来我在我们家旁边做点小生意,自己买套家具

  本来就不富裕的父母,在操办了自己两个哥哥的婚事后,再也没有能力承担汤小伟的结婚费用了。汤小伟说,自己的婚事都是自己一手操办的,那段日子的艰辛,使得他现在回想起来,也是自己永远都忘不掉的痛。

  汤小伟:我们两个人处了对象以后,就是没有结婚,没有办婚礼,就是我们家里的人,一个人都没有跟我说过,问我怎么样,问家庭情况怎么样。我们两个人到了一起以后,你们两个人就是爸爸妈妈不管了。

  这些陈年往事,汤小伟回忆起来,还是历历在目。那时的他什么都没有,但是他的妻子并不嫌弃,而是义无反顾地嫁给了他,可是自己却没有能力给妻子一个像样的婚礼,所以他一直都觉得,自己亏欠妻子的太多。

  汤小伟:我老婆,我老婆从来没有一句怨言的

  在他看来,自此以后,自己就很少再能感受到这个大家庭的温暖了。所以什么事情,都要靠自己去争去抢。原来自己至亲的亲人,现在就是想要看自己的笑话,所以他要跟家里的每个人对着干。

  汤小伟:都是说我们不好,我们就是要讨个公道,就是这个事情,究竟是我汤小伟不好,我不找你麻烦,对不对?如果不是我不对的话,我就是一定要追究原因责任。

  汤伟荣:他这个人本身没有办法,没有一个人能解救他。

  弟弟汤小伟的性格,在哥哥汤伟荣看来,已经越来越不能接受。只是一直还是顾念兄弟亲情,不愿意和弟弟去争去抢,所以大家在一起,还是相安无事。可是眼见各自的孩子都长大了,需要成家,分房子分地,也总归要为自己的孩子着想。

  汤伟荣:儿子当兵当了两年了,儿子大了,24岁了,(当兵)回来就26岁了

  汤小伟:这个土地一定要帮我弄清楚,对不对,后来不要让小孩子再发生这种事情,对不对?如果再发生这种事情,我们的儿子跟他(儿子),我们儿子肯定打不过的,(二哥的儿子)当两年兵的

  这个弟弟啊,是在众人的呵护下长大的,可是等到他长大了,他的母亲想让他当上门女婿去。虽然这种情况,在当地在一些这个比较穷的家庭当中,一点都不少见,但是汤小伟不这么认为。他觉得是家庭抛弃了他,不想要他了。从那件事情之后,汤小伟的内心就变得极度的不平衡了。从那时候起,他凡事都要跟自己的哥哥算得一清二楚。这可是在一个家庭当中,这可是跟自己的亲哥哥,要想算,能算得清吗?

  为挽回亲情,派出所民警多次调解。

  沈所长:这是吴庭长,这是司法所姚所长,我们派出所三家,就这件事情和你进行调解

  他们能否放下心结,握手言和?

  汤伟荣:他就是瞎说,不实事求是。

  汤小伟:说我们不好,我们就是要讨个公道

  手足成仇,小区大事正在播出。

  现在一提起今年三月份兄弟打架的事,弟弟汤小伟还是愤愤不平。

  汤小伟:就是这个脚踹到这里,踹到这里,这里的,踹到这里,我就倒下去了,等我起来了,我这个手一抓,我二哥就是拿这个手,拉住了,就是咬到嘴里,这个指甲咬坏了。

  汤伟荣:他就是过来一拳,这个嘴唇以前是黑的,肿的,打一拳后是肿的,把这个牙齿打掉了

  汤小伟:如果他那个是好牙的话,这个指甲就咬掉了,咬掉了。

  可是对于那天晚上,那起让全村人看了热闹的争执,哥哥汤伟荣却觉得,弟弟不讲理,先动了手,自己根本就没有想和他打架的。
  汤伟荣:他要说打他了,他就是瞎说,不实事求是。

  汤小伟:到家里(他)一次都没有来过,就是我大哥来了一次

  打架以后,兄弟俩就没在一起说过话,但弟弟多次来到派出所,要求尽快处理这件事。考虑到这是兄弟之间的纷争,于是民警决定让他们老哥俩坐在一起好好聊聊,用调解的方式来解决,可是,两人只要坐到一起,就是没完没了地吵。

  汤小伟:这里不是你打的啊?你去问问别人,眼睛内出血,鼻梁骨折,难道是我自己打的吗?

  汤伟荣:我碰都没碰到你,是你老婆拽着我,脖子这里全都弄破了。

  汤小伟:那么我的伤都是我自己打的吗?

  汤伟荣:是你自己(跪下去)摔一跤

  汤小伟:你给我跪下去,你给我跪下去,跪下去(骨头)碎掉,我就一分钱也不要你的了。

  汤伟荣:你说话就是没有根据的

  眼看兄弟俩再这么争论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于是负责调解工作的民警,在第一时间,把调解情况汇报给了沈所长。

  民警:经过现在我们调解的结果是,他们现在,汤小伟这一方,要求的赔偿比较高,然后汤伟荣那边现在一直不肯让步,现在就是调解工作做不下去了。

  沈所长认为,再这样单方面调解下去,也不会有什么进展,于是决定申请外援。

  沈所长:喂,法庭,吴庭长,你好你好,我跟你说,跟你联系个事情,就是3月20日 ,就是勤俭村那个兄弟俩打架的事情。

  由于汤家兄弟的血缘关系,于是震泽派出所的沈所长,决定联合震泽法庭的吴庭长,还有震泽司法所的姚所长,分别去两兄弟家给他们做工作。

  沈所长:这个是吴庭长,这是司法所的姚所长,我们派出所三家,就这件事情和你进行调解

  汤伟荣:我一直在让他,他所以越来越要占上风,早点把他打一顿,他也不会这样的,就是总让着他,让着他,他就要占上风,现在已经是第三次了。而且是他自己跪那的,还怪我什么事情,太过分了。

  沈所长:你们这样世世代代下去,也总归不是个事,你说对不对?就是到老,你们总归也是有血缘关系的,你说对不对?

  沈所长看哥哥汤伟荣的态度缓和下来了,于是决定再去汤小伟家做工作。

  沈所长:我们刚才到你二哥家去过了,你还要起诉啊?小伟?你(腿上)的钢钉什么时候拆?

  汤小伟:一年后

  沈所长:你们弟兄两个为这个事情吵,这么好的一块地方,在公路边上,你要停车,如果你好好跟你哥哥讲,用不着这样的,是不是?

  汤小伟:这个就要问他了,他无中生有。我是小的,实事求是讲,我这里的(土地)是出钱的,但是那边的土地你香樟树弄掉,也不出一分钱,土地弄掉也没给我土地,就这么多事情,你走路总得让我走吧?

  沈所长:你们给他哥哥工作做好,让他(汤小伟)在边上停车,大家态度都好一点,都退一步好了,退一步就好了

  经过了几次的上门走访,而且当地法院和司法所的工作人员,也都介入了调解工作。大家觉得,这会儿兄弟俩,应该在思想上有些松动了,不那么情绪激动了,如果趁热打铁,把他们再叫到一块儿,可能调解成功的概率就会大一些。所以,沈所长决定,把兄弟俩再叫到一起,再说说。那这次弟弟能解开心里的疙瘩吗?

  汤小伟和汤伟荣在第一次调解失败后,又再次坐到一起。

  沈所长:今天叫你大哥也过来,把这个事情怎样处理一下,有句话要说好,今天我们一共是三个单位,派出所、司法所、法庭。今天我们再给你们协商一次,大家可以再谈谈自己的想法。

  汤伟荣:就当自己倒霉,医药费我们承担一部分

  汤小伟:那么目前现在沈所还有大家都在,我就稍微让一点,我就要十万元钱。因为什么呢?我的医药费三万肯定要你来承担,算他三万,其他的也没算,这些是最重要的。

  弟弟腿伤花了三万,但加上误工费等,提出了十万元的赔偿要求。十万元,哥哥汤伟荣接受不了,他觉得弟弟还是在胡搅蛮缠,根本不是本着解决问题的目的来的。

  沈所长:算他十万,按照你的说法算有点道理的,怎么算,按照十级伤残、医药费、以后可能还要检查。有些方面大家要谅解,所以为什么要坐下来协商,就是要大家多谅解,大家都退一步。

  在沈所长看来,汤小伟和汤伟荣毕竟是亲兄弟,弟弟要的这十万元钱是多了些,也有赌气的成分在里边。另一方面,十万元钱对于哥哥一家来讲,根本就承受不了。于是沈所长决定,先把汤小伟的情绪稳定下来,把兄弟俩起争执的那块地的使用权先分清楚。

  沈所长:都是你们的权利,对不对?现在说这个地的使用权,你那车子往边上停一停,你浇的那块地照浇,往北边靠一点,老二你说我讲的对不对?

  经过沈所长的一番劝说,哥哥汤伟荣最终默认了沈所长的意见,同意让弟弟把车停在自己新房东边的空地上,弟弟也点头,同意哥哥修一条入户的小路。

  沈所长:现在这个车你就可以停在那边,这个焦点解决了,现在我们来说赔偿金。

  震泽派出所沈所长、法院和司法所工作人员,之后又分别就医疗费、误工费的相关赔偿事宜与兄弟俩进行了探讨、计算, 终于,兄弟俩在赔偿金的问题上,都肯各让一步了。

  沈所长:刚才我们也做了大量的工作,我说这个事情两个人都没便宜占,两个人都吃亏了,为什么说两个人都吃亏?两个人这个事情不应该发生,造成这样的一个后果,所以两个人都吃亏了,没有占到便宜。我们刚才也商量过了,五万五千元钱,五万五。为什么我说五万五?这个数字经过大家同意,两个都是亲弟兄,两个五,大家看一看,没有什么意见的话,把协议签掉,我们协议上写清楚,对不对。

  兄弟俩的这场纠纷终于达成和解,哥哥汤伟荣房子东边的那块地,弟弟可以停车,但是地的使用权最终还是归哥哥的,对于弟弟汤小伟受伤的医疗费用,哥哥要拿出五万五千元来作为赔偿。

  司法所姚所长:经调解,自愿达成如下协议:一、被申请人一次性补偿申请人,人民币五万五千元整,包括一次性伤残医疗补贴,前期医药费,后续治疗费、护理费、误工费、交通食宿费、营养伙食费等等一切费用。二、被申请人住宅东侧靠北,由申请人停车使用,被申请人负责将停车处清理干净。三、本协议双方自愿达成,都应认真履行。四、本协议双方签字后,立即生效,就此事再无纠纷。

  看到这对老兄弟终于达成了和解,现场的工作人员也松了一口气,对于他们来说,用耐心和真诚去化解这些纠纷,最期盼的就是看到所有的矛盾,都云消雾散,雨过天晴。

  沈所长:我们整个社会矛盾化解的综合性的一个工作,一个是推动了我们震泽的一个社会和谐稳定,这样一个局面;第二个,为老百姓提供了一个优质的法律服务;第三个,应该是我们老百姓,在震泽享受一个和谐平安的一个生活环境。

  在派出所的民警和多方力量的介入下,兄弟俩终于握手言和了。表面上看,他们是在争这块地,但实际上呢,他们是在争自己在家人心中的地位。这个弟弟汤小伟,他一直觉得自己是被家庭抛弃了的人,这兄弟姐妹都不拿他当自己人,他在心理上呢,也就主动地跟这个家庭隔绝了。有了这样的隔阂,家人投射过来的哪怕是爱,在他的心理反应下也会变质。这么多年了,他的内心一定很不轻松,可是就这么跟亲哥哥针锋相对地干,还打了架,腿还折了,一瘸一拐的,他就轻松了吗?凡事都那么较真,都那么较劲,他心里面的气是撒出去了,还是越积累越多了呢?

  从结果上看,汤小伟获得了五万(五千)元钱的补偿,但是这笔钱就能让他心中的怒气和怨气都消散了吗?心病还需心药治,不是钱惹的事,钱根本治不了本。这个世界上,有太多钱解决不了的问题了,比如手足情谊。

  这里是小区大事,我是路一鸣,我们下周的节目里再见。

channelId 1 1 2 09d758216d914b9687b3dad58f91be4c
  • 视频简介
  • 栏目介绍

来源:央视网

更新时间:2012年08月17日 23:38

视频简介:本节目主要内容:吴江市的一对亲兄弟,因为修路发生了争执,双方反目成仇。原来哥哥要修路,弟弟因为他占了他的新宅基地而阻拦,双方互不相让,弟弟还在争斗中摔伤了膝盖。最终,在吴江市公安局震泽派出所的调解下,双方达成协议握手言和。 (小区大事 2012年 第31期)

860010-1102019400